【牛馬風塵】區選之後(一):逐一擊破區議會「五大弊病」 實踐區政改革

在紛亂的時局下,任何人都難以獨善其身。每當社會出現critical moment,都是令人覺醒的時刻:你會看清哪些是人、哪些是鬼;你會反思什麼人、什麼事才是值得自己重視;你會對是與非、黑與白有全新的理解;你會思考:我是不是能夠為社會做些事?

筆者深信,只要留住有用之軀,把握機會在體能上、財政上、人際關係上、社會地位上等方面不斷自我增值,總有一日,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被時代選中的人」,分別只是時間問題:可能是明日、幾個月,甚至很多年後的今天。但當那一天真的來到,你我都要努力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所長,這樣才不會辜負前人的付出。

今屆區議會選舉錄得累積投票人數約294萬人,投票率71.2%,創歷屆新高,非建制派在17區區議會取得過半數議席。(圖片來源:BBC.com)

對很多香港人而言,最近半年最令人高興的事,莫過於早前的區議會選舉結果:非建制派取得壓倒性勝利,在18個地方行政區中合共取得逾380席,並取得其中17區的區議會主導權(除了在離島區因為委任議席而未能取得過半數議席)。區議會「變天」得來不易,既挫了建制派的銳氣,讓連月來支持反修例運動的香港人一吐烏氣,亦無疑顛覆了地區層面的政治生態。

如很多人所言,區選大勝只是完成了其中一項「支線任務」,往後還有更長的路要走。因此歡騰過後,除了勿忘抗爭者的付出,亦需好好深思如何利用區議會的平台,將在反修例風波下催生出的「黃營」選票,轉化為延續往後社會運動和政治改革的力量,這是上至政黨、候任議員、下至地區組織、選民、甚至未有投票權的年輕一代都需要共同思考的問題。

屆區議會選舉,多名參選素人獲勝,能否為區議會帶來新氣象?圖為觀塘月華選區當選人梁凱晴。(圖片來源:觀塘願景 – 梁凱晴)

如今非建制派既然取得區議會的主導權,就必須好好善用未來四年任期,做該做的事,其中一項較多人關注的話題是區議會改革。探討這個問題之前,需要先了解「區議會是什麽」

區議會制度始於1982年,其職能詳列於《區議會條例》中,當中指出各個區議會須就四方面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見,包括:影響區內人士的福利事宜、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政府為該區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先後次序,以及如何運用為進行地區公共工程和舉辦社區活動而撥給有關地方行政區的公帑。此外,如區議會獲得撥款,亦須承擔改善區內環境、促進區內康樂及文化活動及舉辦社區活動的責任。

十八區區議會會徽

接下來概述區議會的五大弊病

一:區議會既欠缺實權,亦不受政府重視。區議會雖為地區諮詢組織,但只能審批經由政府提供的撥款推行小型地區工程或舉行文娛及康體等活動,並不像以前的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那樣,擁有獨立財政權及制訂市政政策的權利。而且政府在推出重要政策、推行本地大型基建工程或花費不菲的地區工程前,並不一定需要諮詢區議會意見,這導致區議會難以影響政府施政,亦無法有效發揮傳達地區民意的角色。

二:議會權力有限加上選區範圍小,導致區議員區政視野狹窄。很多區議員只着眼自己所屬選區內的事務,因為只要成功爭取小恩小惠(如:延長紅綠燈秒數、增加巴士班次等),或是專注為街坊提供「蛇齋餅糭」,已能讓他們在單議席單票制的區議會選舉中取得足夠票數成功連任。這樣容易令地區發展欠缺長遠規劃,或在一些涉及多個區議會選區甚至跨地方行政區的議題上(如:興建文康設施、增加巴士路線等)出現爭拗。

三:部分區議會常規為人詬病。《區議會條例》訂明,區議會可訂立常規,以規管大會及其轄下委員會的程序。然而,眾多常規之中,尤以「授權票」制度(即容許缺席會議但欲投票的區議員,委任另一位議員代其投票,大多數區議會仍保留此制度)最受爭議,因區議員即使完全沒有參加會議討論議案、對議案毫不認識,仍能以授權票的方式「參與」表決,如此議政文化並不可取。

四:增選委員制度有待檢討。《區議會條例》容許區議會委任非議員成為轄下委員會的增選委員,但各區區議會的增選委員制度不一,有的區議會容許每名議員提名一名增選委員,有些區份則須由全體議員投票通過增選委員的建議。在很多情況下,議會內某些政治勢力可以壟斷增選委員的名額,被視為政治酬庸;能否真正吸納議會外的有識之士參與會議,效果成疑;而且增選委員在委員會會議上享有與區議員同等的發言權和投票權,亦被指做法不公。

五:區議會會議透明度不足。各區區議會目前仍未有提供直播視像會議安排,市民只能等待區議會秘書處在會議完結後一段時間上載會議錄音及會議紀錄。即使有旁聽會議的市民希望自行進行網上直播,亦因為個別區議會常規的限制而被阻止。另外,大部分區議會都沒有實名記錄議員投票意向或發言內容,同樣會增加市民監察地區代議士的難度。

針對上述弊處,筆者認為區議會可循以下方向進行改革:

一:非建制陣營以十八區區議會(或只取得議會主導權的十七區)名義聯署,配合立法會議員提出無約束力動議,爭取以政府法案形式修訂《區議會條例》,增加區議會的實權及對政府政策影響力,具體方式如下:

有政黨建議將原來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擁有的權利歸還區議會。(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i.) 參考昔日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的做法,容許區議會擁有局部財政權,例如研究將部分差餉、賣地、市政服務(如:市政大廈訂場費、政府停車場、公共街市租金等),以及出售公屋及居屋單位等政府收入,撥予各區區議會自行運用,用作社區建設及籌辦活動等。

ii.) 強制規定行政長官/司局長/副局長須在每屆區議會的四年任期內,每年安排時間出席區議會答問會,加強政府與區議會的溝通。答問會的形式亦大有探討空間,例如:各個區議會自行安排會議,內容可聚焦該地方行政區的區務,這類答問會可以交由副局長參與;又或是以立法會選區為單位,由同一選區內的數個區議會舉辦聯合答問大會,邀請數名司局長一同出席,活動規模可以更大,亦可提問涉及更大範疇的議題。

二:各區區議會、委員會及區議員之間須加強溝通和合作。例如,區議會主席、副主席和委員會主席之間可與其他區議會(尤其是鄰區區議會)的同事恆常會面,交流彼此的工作進度、各自的區情及未來工作計劃等,如遇到共同關注且涉及跨地方行政區的議題(如:大型基建工程、公共交通路線變更、地區公共衞生議題等),應探討舉行聯合區議會大會或委員會會議的可行性;亦可研究是否需以十八區區議會聯署或各自提出議案等方式,就政治或民生議題表態或進行討論。這樣既可培養區議員以更廣闊的視野看待地區事務,亦能提升區政質素。

三:全港區議會劃一取消授權票制度。經過辯論後才表決動議乃正常不過的做法,但授權票制度卻顛覆了人們對議會的正常理解。容許從未參與辯論的缺席議員授權他人為自己投票,做法是否民主?議員可以在會議上提出臨時動議,那些已授權同事為自己投票的議員,何以在不在席的情況下,充分了解臨時動議的內容並作出投票決定?假如有一項動議,贊成的在席議員佔多數,卻因缺席的議員授權他人投反對票而令動議被否決,這又是否公平?連作為立法機關的立法會,都沒有這種荒唐的制度,為何部分區議會至今仍保持這種陋習?

深水埗區議會於2018年6月表決通過取消授權票。(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四:檢討增選委員制度。建議區議會可以保留委任增選委員的做法,吸納有識之士參與各委員會的討論及提供建議,但增選委員與區議員的身分始終有別,因此應規定增選委員只能發言而不能具有投票權,避免有任何一方政治勢力的議員以委任增選委員的方式左右投票結果。

五:從會議安排、開放會議內容及蒐集民意等方面着手,讓區議會更「貼地」,具體方式如下:

i.) 爭取由區議會秘書處安排硬件及人手負責直播會議(提供視像內容及手語傳譯),或是以投標方式讓地區組織或媒體機構承辦直播工作,便利市民了解會議情況。

ii.) 推動記名投票及提供具實名記錄議員發言內容的會議紀錄,加強議員對市民的問責程度。

iii.) 在推動大型地區工程及文娛活動前,先利用區議會撥款邀請本地民意研究機構進行民意調查,了解局內居民的意見;亦可利用大數據技術,分析哪些地區議題正在或將會為網民所關注,從而協助區議會更有效掌握民情,有需要時可透過提出動議或舉行特別會議跟進。

香港民意研究所於2019年5月4日正式營運。研究所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

iv.) 十八區區議會應與時並進,各自開設Facebook及Instagram賬號,利用社交平台定時發布有關區議會及所屬地方行政區的的動態(如:區議會未來會議議程、議員外訪活動、區內即將舉辦的文娛康體活動等),亦可就涉及地區政策的事宜製作懶人包,加深市民對區政及區情的認識,長遠亦有助加強市民對地區的歸屬感。

「要贏就一齊贏」。要實踐區政改革,區議會的角色固然重要,但地區人士的參與亦不可或缺。香港人以選票換來改革區議會的契機,未來還可以在哪些方面出一分力?下回再談。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