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 亦」的全部文章

【牛馬風塵】派對氛圍(上)

筆者第一次在Youtube瀏覽有關硬式飛鏢的影片,是鏢壇傳奇人物Phil Taylor的「九鏢完局」(9-darts out)合輯,自此愛上觀看硬鏢比賽。硬鏢選手的精彩表現固然令人神往,台下觀眾的反應同樣充滿娛樂性。選手們出場時所播放的音樂(Walk-on music),是刺激觀眾情緒的重要元素之一。今次就讓讀者們從音樂認識飛鏢。

鏢手出場,鏢迷夾道歡迎。(圖片來源:Daily Mail)

每位硬鏢選手都有專屬的出場音樂,大部分都是節奏感強的歌曲,擁有琅琅上口的歌詞或旋律。一首好的出場音樂,除了能夠有效帶動現場氣氛,亦能突顯鏢手的個人風格,讓鏢迷一提起那首歌,便會想起某位鏢手。

有的鏢手走霸氣路線,例如荷蘭選手Raymond van Barneveld(RvB)以美國樂隊Survivor的《Eye of the Tiger》為出場音樂。音樂播放前,會先來一段防空警報,待主持人介紹他出場後,他便會帶着凌厲的眼神,緩緩步向台上。以前RvB的選手服背面還印有大大的老虎頭像,令壓場感飆升。

Raymond van Barneveld (圖片來源:Sky Sports)

其實,本港流行曲亦曾於PDC的賽場上出現。香港首位全職飛鏢運動員、綽號「鬥魂之狼」的林鼎智(Royden Lam),曾經以張學友的《餓狼傳說》為出場音樂,雖然並非原唱版本,但都值得紀念。他說,自己喜歡狼適應力強、耐力高的特性,而且不論單獨或是聯群結隊行動,狼都能發揮出色,希望自己在賽場上都能展現這些特質。

霸氣之外,亦有鏢手選擇走跳脫路線。蘇格蘭選手Peter Wright雖已年近五旬,其活力卻不下於一眾年輕鏢手。他為人熟悉的地方,除了其浮誇髮型和衣着,還有其充滿喜感的出場方式。每當他走到台上,便會隨着其出場音樂 — 美國說唱歌手Pitbull的《Don’t Stop The Party》的節拍,攤開雙手,由比賽台的一端跳到另一端。他曾表示,自己的一身打扮,連同出場時的舞步,都是為了娛樂觀眾,讓他們能夠更加享受觀賞比賽。

Peter Wright (圖片來源:mirror.co.hk)

能夠娛樂觀眾的還有賽事的間場音樂,這亦是了解PDC發展歷程的一扇小窗。成立於1992年的PDC,當時與衛星電視頻道「天空體育台」(Sky Sports)達成協議,讓對方每年獨家播放三項賽事,供英國和愛爾蘭觀眾欣賞。時至今日,Sky Sports 獲授權播放的PDC大賽數字已增至6項,每當賽事出現休息時段(也就是電視台的廣告時段),比賽現場就會播放間場音樂 — 意大利樂隊Plant Funk於2001年發行的單曲《Chase the Sun》,這首歌亦成為最家傳戶曉的硬鏢比賽主題曲。

隨著PDC不斷發展壯大,獲賽事轉播權的電視台愈來愈多,其他間場音樂亦相繼出現。例如,英國電視台ITV所轉播的賽事,會選用蘇格蘭搖滾樂隊The Fratellis的《Chelsea Dagger》為間場音樂;其主要競爭對手、英國廣播公司(BBC)轉播的Champions League of Darts,其間場音樂則為奧地利歌手 DJ Ötzi的《Hey! Baby》。

不論現場響起的是什麼曲目,觀眾們都會拿着酒杯或標語,或是打着拍子,一邊哼唱,一邊擺動身體,享受歡愉的時光。造就這種派對氛圍的,又豈止於此?將飛鏢賽事派對化、娛樂化,對這門運動的發展孰好孰壞?留待下次再談。

在此亦分享部分鏢手的出場片段,讓讀者們隔着屏幕感受一下硬鏢賽場的氣氛。喜歡飛鏢的你,有否想過屬於自己的Walk-on music ?筆者幻想,有朝一日踏上PDC的比賽台時,場內會播着Europe的《The Final Countdown》。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牛馬風塵】飛鏢與桌球:命運迴異的發展路

筆者偏好瞄準類的運動。自高中時期起,不時約同學於假日到康文署體育館打美式桌球,數十元就能消磨一個下午,不亦樂乎。由打桌球轉到掟飛鏢,始於數年前一次中學同學聚會。當時自己初次接觸電子飛鏢靶,已覺得很有趣,從此與這門運動結下不解之緣。由一開始抱著娛樂心態,到道場投幣玩電子飛鏢機,到希望技術能夠更進一步而不斷練習,再到近期硬著頭皮加入飛鏢隊參加聯賽,確實沒想過,自己的飛鏢路能夠走得這麼遠。

沒有過人的技術,唯有靠後天努力,將勤補拙。紅磡一間桌球室內的飛鏢區,是筆者假日練習的好去處。每次去到那裡,都會看見幾位小學生在上美式桌球班。聽他們與導師的對話,估計是來自同一學校的學生,並將會參加學界比賽。另外,飛鏢區內近日亦貼出一張海報,宣傳由康文署贊助的「美式9號球公開賽」。上述兩個小片段,彷彿折射出本港飛鏢與桌球運動發展的迴異命運。

康文署贊助「美式9號球公開賽」。(作者攝)

香港桌球總會多年來舉辦的各項英式及美式桌球比賽,一直獲康文署贊助,這全因為總會乃港協暨奧委會會員之一,受惠於署方的「體育資助計劃」(見《且談飛鏢(下)》)。2017–18年度,總會單是透過這個計劃,已獲得逾240萬元。

另外,康文署自2009–10年度起推出「培育系統計劃」,協助各體育總會發掘和培育有潛質達至精英水準的年輕運動員。獲資助的體育總會可利用相關款項,推行體育發展計劃、籌辦本地賽事,為代表隊提供密集訓練,以及讓成員參加海外訓練及比賽等。 香港桌球總會上年度便透過此計劃,獲得近36萬元資助金。

對於上述計劃,本地飛鏢運動員只能說聲「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假如講錢傷感情,那麼轉個話題,談談硬件,談談軟件。

早於十多年前,康文署眼見壁球場使用率不斷下滑,遂將部分壁球場改變用途,擺設美式桌球檯,為年輕人提供不吸煙、不飲酒的場地練習桌球,對改變大眾對這門運動的觀感和普及桌球運動有一定作用。署方現時有11個體育場地合共提供4張英式桌球檯及21張美式桌球檯供公眾人士租訂,這些設施去年的使用率為65%,與網球場(63%)和乒乓球室(66%)相若。

順利邨體育館桌球中心於2010年1月啟用。(圖片來源:康文署)

一個壁球場的面積為9.75米乘以6.4米,而一個硬式飛鏢區所需的空間約為3米乘以2米,即一個壁球場可設置約10塊硬式飛鏢靶。假如康文署能夠在全港騰出幾個壁球場並改建成飛鏢區,對有意學習飛鏢的人士而言,已是很大的幫助。

此外,桌球作為香港體育學院「A 級」支援精英體育項目,運動員除了可在體院享用先進訓練場地,還有教練團隊、全面的運動科學及醫學支援等。桌球訓練系統Sight Right的創辦人Stephen Feeney今年就應港隊邀請,利用系統協助港隊訓練,改善運動員擊球時的準繩度。Sight Right雖能夠同樣應用於飛鏢運動,但對於未能在體院佔一席位的本地飛鏢好手,自然無法接受同類訓練。

香港體育學院為精英運動員提供最新訓練科技。(圖片來源:政府新聞公報)

成立快將25年的香港桌球總會,最令筆者欣賞之處,是「制度」。它建立出一套完整的教練及運動員架構,有效培訓人才。以英式桌球運動員為例,總會透過舉辦學校體育推廣計劃及各種程度的訓練課程,為年輕一代提供接觸桌球運動、提升個人技術的渠道,表現良好的學員更有機會獲安排參與青少年培訓,甚至港隊培訓計劃,逐步朝著為港爭光的目標進發。

回望本地鏢壇,雖然什麼都缺,卻不缺逆境自強的精神,「自己鏢壇自己救」:沒有政府場地,玩家就以飛鏢道場或提供飛鏢設施的酒吧為練習場所;沒有培訓計劃,有團體及資深鏢手就開班授徒,向年輕一代,甚至長者推廣這門運動;沒有政府對運動員的財政支援,本地飛鏢好手就努力爭取代言人合約或各種商業贊助,並透過參加海外賽事贏取獎金,解決生計;沒有政府對飛鏢運動的重視,飛鏢運動員就衝出香港,以亮麗成績證明:香港人掟鏢,毫不失禮。

本港全職飛鏢運動員林鼎智(Royden),多年來經常到外地參加大型飛鏢賽事。(圖片來源:THE WORLD SOFT DARTS WORLD CHAMPIONSHIP)

然而,要讓飛鏢運動健康而蓬勃地發展,除了需要政府重視和支持,亦需要貼地和做實事的「業界代表」。港協暨奧委會的會員資格對發展一門運動有多重要,筆者不再贅述,如何走進這個「大爐」,與其他體育總會一同「取暖」,盡力覓得各種支援以推動飛鏢運動發展,是「業界代表」最需要思考的問題。相反,偶爾在社交網站發文,匯報個別飛鏢好手的參賽表現,縱使能為自身提升丁點知名度,對業界發展卻無實質作用。畢竟,「Like」是不可以當飯吃的。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牛馬風塵】鏢如人生

運動競技引人入勝之處,在於參賽者運用個人技術、戰術及策略全力爭勝。一次精彩表現或一個失誤,隨時改寫結局,逆轉勝負;觀眾們的情緒隨著比賽形勢變化而起伏,交織出一個個扣人心弦的難忘時刻。正當廣大球迷為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盃而雀躍,筆者繼續以關注鏢壇動態而自娛。

飛鏢是一門講求精準的運動,雖然絕大多為單人賽事,而且較靜態,其觀賞性卻絕不亞於其他體育項目。兩雄相遇,並非較量體格優劣,而是考驗雙方的心理質素、技術水平,以及思維能力(Thinking)。成敗往往只是一鏢之差,正是飛鏢的魅力所在。

Rob Cross (左)與Phil Taylor(圖片來源:The Independent)

飛鏢的另一個特色,是它能夠打破年齡和性別的界限,不論男女老幼,只要有一塊靶、一套鏢,都能夠一同享受掟鏢的樂趣,甚至能夠同場較量,飛鏢運動員的生涯,亦遠較各項球類運動員長。今年1月的PDC世界飛鏢錦標賽決賽,由16屆世界冠軍、年屆57歲的Phil Taylor對上首次在決賽亮相、年僅27歲的Rob Cross。「前浪」最後雖以2–7告負,卻與「後浪」一同打出每三鏢平均分過百的高水準表現。作為鏢壇傳奇人物的Taylor,賽後亦宣布結束30多年的飛鏢生涯。一個時代的終結,或許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

與其他體育項目一樣,飛鏢運動員都會遇到瓶頸或低潮,例如受疾病或傷患困擾,或因個人技術未能進一步突破。此時,一個critical moment的出現,足以帶領他們走出低谷。澳洲飛鏢手Paul Nicholson,曾於2012年有份代表澳洲出戰PDC世界盃並奪得亞軍,惟之後表現每況愈下,過去五年從未試過打入任何PDC(英國職業飛鏢聯盟)排名賽的四強,更一度想過退役。

Paul Nicholson (圖片來源:Sky Sports)

不過,剛過去的直布羅陀盃(2018 Gibraltar Darts Trophy),Nicholson一路上過關斬將,到四強戰至最後一刻,雖然以6–7不敵兩屆世界冠軍Adrian Lewis,但已是今年最佳成績。這次比賽令他豁然開朗,坦言期望在今年餘下的排名賽能夠保持好表現,並以爭取年終的世界飛鏢錦標賽參賽資格為目標。現年39歲的他,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到自己受到兩位鏢手所啟發-來自蘇格蘭的Gary Anderson和Peter Wright,稱二人都是踏入40歲後才踏上飛鏢生涯的高峰,希望自己亦能夠做到。

Gary Anderson(左)和Peter Wright多次合作出戰PDC世界盃,今年勇奪亞軍。(圖片來源:pdc.tv)

阻礙鏢手向前進的最大阻力並非年齡,亦非體質,而是心態。困局當前,是釋懷後重新上路,抑或從此一厥不振,全憑一念之差。其實,做人亦如是。當世界排名第一、29歲的Michael van Gerwen今年已贏得其職業生涯第28個PDC大滿貫錦標;出道23年的Peter Wright要到去年才捧走人生第一個PDC大滿貫冠軍獎盃。然而,若這位蘇格蘭大叔沒有堅持到今天,他將永遠無法做到「零的突破」,更遑論成為鼓勵到Paul Nicholson繼續迎難而上的飛鏢好手。

鏢如人生。哪怕一開始局數大幅落後,只要比賽未到完結的一刻,總有可能反敗為勝,前提是選手必須保持着爭勝心,那麼當逆轉勝的機會出現時,才能牢牢抓住。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牛馬風塵】PDC世盃之後:像我沒來過,沒去過

一連四日的PDC飛鏢世界盃圓滿落幕,連場大戰帶來眾多精彩時刻,值得以文字再次回味。

荷蘭隊實力毋庸置疑。(圖片來源:Raymond v Barneveld, Twitter)

以強勢姿態打入決賽的荷蘭,面對一號種子蘇格蘭,過程中未有面對太大挑戰,最終以總局數3比1勝出,第四度拿下冠軍獎盃兼成功衛冕,奪冠次數與英格蘭平分秋色。現年51歲、五屆世界冠軍Raymond van Barneveld(RvB),以往從未缺席PDC世界盃,荷蘭四次捧盃皆有他的身影,而其中三次是與現時世界排名一、現年29歲的Michael van Gerwen(MvG)拍檔。這對雙人組合,以行動證明年紀大小並非鏢壇衡量水平高低的因素。

荷蘭第四度捧走PDC飛鏢世界盃冠軍寶座,奪冠次數與英格蘭平分秋色。(圖片來源 Raymond v Barneveld, Twitter)

七號種子比利時,其晉級之路最令筆者印象難忘。大賽經驗豐富的Kim Huybrechts,配上年僅23歲、首次亮相PDC世界盃的Dimitri Van den Bergh,竟產生出化學作用。二人先於初賽面對實力不相伯仲的愛爾蘭挑戰,在落後0比3的劣勢下力挽狂瀾,最終反勝5比4驚險晉級;在八強戰更淘汰二號種子英格蘭,爆出今屆賽事最大冷門。該隊最後雖然敗於荷蘭而四強止步,但Dimitri在對RvB的那場個人賽,仍能抵住壓力打出每三鏢平均分逾107分的極佳表現,實在雖敗猶榮。

比利時隊經常流露真性情。(圖片來源:PDC Darts, Twitter)

過去一直頗受本港鏢迷關注的日本,該國今屆由兩名軟鏢好手 — 日本巡迴賽「PERFECT」三連霸的淺田齊吾,以及Super Darts 2018冠軍村松治樹參賽,終於擺脫對上兩屆首圈出局的頹風,先後淘汰奧地利及加拿大晉級,成為唯一一支能夠晉級八強亞洲隊伍,可惜之後面對蘇格蘭,雙方實力始終有一定差距,最終直落0比2告負。

幸運之神最終沒有眷顧港隊,讓Royden Lam和「石仔」石浩賢的世盃之旅能夠走遠一點。香港首圈面對四號種子澳洲,以1比5告負,歷時僅15分鐘。首次踏上世盃舞台的「石仔」,在首局掟出Double 20,協助港隊以16鏢「埋鏢」兼「破蛋」,相信足已讓他覺得不枉此行。期待本港選手未來一年繼續吸收大賽經驗,在明年世盃更上層樓。

香港參加PDC世界盃一事,並無在本港各大主流傳媒留下任何痕跡,就連聲稱要「致力把飛鏢活動融入社區,藉此推廣全民運動,促使飛鏢成為國際體育項目」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寧願將有關上月底在紀利華木球會舉辦飛鏢體驗班(見《價值數十萬元的飛鏢體驗班》)的Facebook帖文,置頂至6月3日,即PDC世界盃結束當日,都不願留下一字半句支持港隊。

對一般市民而言,港隊彷彿「像我沒來過,沒去過」,猶幸尚有為數不少的鏢友關注港隊表現,除了「以自己方式」觀賞賽事,亦在社交網站及通訊群組內討論,或在Royden和「石仔」的Facebook專頁留言打氣及讚好。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對某些人而言,香港運動員並非「Nobody」,而是「Somebody」,不論表現是好是壞,總會有人留意;同樣,誰是真心支持飛鏢運動發展,誰只空談口號爭做業界代表,相信有心人都會一一看在眼內,自有判斷。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牛馬風塵】PDC飛鏢世界盃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將於下月中在俄羅斯揭幕。筆者對足球認識不深,反而對由5月31日至6月3日、在德國法蘭克福上演的PDC飛鏢世界盃(2018 PDC World Cup of Darts)更感興趣。這件一年一度的國際鏢壇盛事,其實與香港不無關係。

2018 PDC飛鏢世界盃參賽隊伍。(圖片來源:PDC Darts Twitter)

PDC飛鏢世界盃由英國職業飛鏢聯盟(Professional Darts Corporation, PDC)於2010年起舉辦。過去七屆比賽(2011年未有舉辦)皆由傳統飛鏢勁旅英格蘭和荷蘭壟斷冠軍殊榮,兩國分別奪冠四次及三次。今屆賽事沿用上屆賽制,出戰的32隊國家隊,每隊各有兩人,隊伍之間以淘汰賽形式對壘。首輪採用雙人九局五勝制;次輪開始加入單人項目,每隊需取得一定賽點(Match point)才能晉級。今屆賽事總獎金為30萬元英鎊,冠軍隊伍將獲得6萬元英鎊獎金。

PDC主要是根據各國選手的PDC個人排名(PDC Order of Merit)選出合資格人士參加飛鏢世界盃,該排名是計算選手在過去兩年的PDC排名賽所得的獎金金額而得出。一般而言,每隊國家隊都是由該國PDC個人排名最高的兩人所組成,但亦有例外。例如中國便於上月底舉辦選拔賽,由賽事的冠軍及亞軍選手代表出戰世界盃。

平均PDC排名最高的八隊國家隊會成為種子隊伍,今年的種子隊(按排名序)為:蘇格蘭、英格蘭、荷蘭、澳洲、威爾士、北愛爾蘭、比利時和奧地利。除北愛爾蘭和奧地利外,其餘種子隊均從未缺席PDC飛鏢世界盃。

2014年,香港隊首次亮相於PDC飛鏢世界盃的舞台,之後一直參賽至今。要數港隊最光輝的時刻,不得不提2015年那一屆世界盃。當年由飛鏢好手林鼎智(Royden Lam)和斯科特.麥肯齊(Scott Mackenzie)組成的香港組合雖然不被看好,但二人先後在首輪及次輪分別擊敗七號種子威爾士和10號種子愛爾蘭(當年共有32支隊伍,其中16隊為種子隊,香港不在種子隊之列),歷史性殺入八強。雖然其後敗於二號種子、該屆亞軍蘇格蘭而行人止步,但足以讓本地鏢迷拍爛手掌。

2015年由林鼎智(左)和斯科特.麥肯齊(中)組成的港隊淘汰威爾士,晉級16強。(圖片來源:PDC Darts Twitter)

今屆世界盃,以下隊伍值得關注:

香港:港隊自從於2015年創造歷史後,最近兩屆都難逃首圈出局的命運。今屆繼續由 Royden Lam領軍,配上首次參賽的年輕鏢手石浩賢(Prince),二人在本地鏢壇甚具名氣,在PDC亞洲區巡迴賽的個人排名(Asisn Tour Order Of Merit)分別位列第二及第14。可惜今年一如以往,繼續欠缺抽籤運,首圈便要硬撼四號種子澳洲。

石浩賢今年首次參加PDC飛鏢世界盃。(圖片來源:dartslive.com)

中國:中國隊與港隊一樣,都是在2014年起打入世界盃,但往績卻較港隊差,成績最好的一次只是2016年擊敗捷克晉級次圈,其餘都是首圈出局。不過今年國家隊的兩名選手都是新面孔,分別是年僅20歲、去年獲得PDC世界錦標賽參賽資格的宗笑塵,以及現年26歲、於上月PDC世界盃中國區選拔賽奪冠的周莫默。她除了是首位代表中國隊參加世界盃的女選手,亦是繼2010年後,歷來第二位亮相於世界盃的女選手。他們首圈面對實力不高的瑞士,相信今年有機會更上層樓。

周莫默(中)被譽為中國飛鏢第一美女。美不美,留待讀者判斷(圖片來源:PDC 網站)

英格蘭:今年英格蘭隊出現新面孔-去年世界飛鏢冠軍錦標賽(World Darts Championship, WDC)冠軍、現時PDC排名第三的Rob Cross;Cross的隊友、PDC排名第七的Dave Chisnall,今年才第二次參加世界盃。這隊全新組合能否保持昔日英格蘭隊的戰鬥力,值得關注。

荷蘭、蘇格蘭:兩隊冠軍人馬,組合與上屆一樣,甚有睇頭。前者有筆者的偶像-五屆世界冠軍Raymond van Barneveld(RvB),配上PDC排名第一的Michael van Gerwen(MvG),爭取衛冕;後者有兩屆世界冠軍Gary Anderson和以浮誇髮型吸引觀眾眼球的Peter Wright,誓要一洗上屆首圈被新加坡踢出局的頹風。從兩隊走線看來,若發揮出色,大有可能於決賽碰頭。

Michael van Gerwen(左)和Raymond van Barneveld。(圖片來源:sportinglife.com)
Peter Wright(左)和Gary Anderson。(圖片來源:live-darts.com)

香港對澳洲的戲碼將於本港時間6月1日凌晨上演。港隊的世盃之旅若要走遠一些,既要爭氣,亦需要運氣。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