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最緊要睇戲】長路伊始《拯救巴黎聖母院》

2019年4月15日,九小時大火重創巴黎聖母院。

民族國家多多少少需要些象徵,聖母院1163年建基,首一百年斷斷續續建造,超過850年來參與以天主教為主流的法國所走每一步,加冕國王(包括法蘭西第一帝國大帝拿破崙);為聖女貞德舉行平反訴訟會;送別一代又一代英雄;就連反同性婚姻的極右歷史學者Dominique Venner也於2013年選擇在聖母院祭壇前極端地表達訴求,飲彈自盡。

民族的文代中心受創,總統馬克龍在大火救熄後隨即宣布進行修復,一眾政商名流立即捐助。

大火燒毁聖母院的木製尖塔、屋項,並破壞幾個穹頂。另外,火災發生時聖母院本來就正進行修復,重達200公噸,燒得半融化的鷹架卡在教堂上。大火雖然救熄,不過歌德式建築環環相扣,重量分布平衡徵妙,屋頂嚴重損毁,平衡破局,建築物僅僅危立。

國家地理頻道紀錄片“Saving Notre Dame“(拯救巴黎聖母院)講述法國工程人員如何解決聖母院的倒塌危機。

鷹架對建築物是危機,對人員是致命陷阱,需要高空工作團隊設置安全網及震動偵測器,一有異樣地面人員立即要撤離。但高空團隊的生活最不好過,除高度外危機四伏。

800年前的建築方法,在木製屋頂用上大量鉛,大火釋放大量鉛毒。無錯,歷史本身成為致命元素。高空團隊每次工作,彷如在切爾諾貝爾般,著上全套防護衣,返回地面要立即洗澡,定期驗血。

受破壞的穹頂需要清理,高空團隊懸吊工作本身就高風險,而且穹頂每塊石都是珍貴的文物及建材。加上牽一髮動全身的建築手法,工作難上加難。

地面團隊也不易做,由於上方充滿搖搖欲墜的建材及鷹架。已燒毁掉落至教堂內的木材,地面團隊要用機械人收集,旁人眼中的廢木是文物,更是重建由一千顆樹建造的複雜屋頂之重要線索,也是警方調查的證物。

環境危險、建築結構複雜加上小心翼翼施工,團隊用近一年時間,方完成加固,確保聖母院不會倒下,修復是漫漫長路。

花盡心思的一年僅僅是力挽狂瀾,一個民族要走的路,怎會是一年半載就完?

股中人

「90後股票分析員。 收工最緊要睇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