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文化有毒】

【文化有毒】細思極恐《MIU404》結局

2020夏季日劇《MIU404》已經完結,理所當然地結局是主角所在的警視廳一方獲得完全勝利。

而結局中,管田將暉曾以自殘方式企圖「陷害」主角打犯,但卻因其友人都服管田研發的輕度興奮劑EP而神志不清,結果構陷不成。

但值得深思是EP不是第一幕出現,較早出現場面的藥效也沒有這麼強,而觀眾也因只能接收電視台所提供的信息去相信主角。

在現實情況,最近有宗案例法庭根據某部門的CCTV,認為是受害人自殘而罪名成立、再例如之前的投訴警察即起訴假口供、再到更早前的綁架案。都是根據某部門「調查」後,再用司法程序把原告變成被告。而主流新聞機構當然搬字過紙,依書直說。

而和劇中一樣,把新媒體/自媒體說成不進行消息驗證分析,只為眼球流量的謠言製造者。這不等同現實中的網媒被輕視,特別是部分網媒如傳真社等比大台報導更深入,更詳盡。結果也是被輕視。

劇中被興奮劑影響而不能為管田作證的人物,全都是社會精英階層/知名人士,如模特,初創企業家,富二代等。現實中不也有黑白照的「女權」明星闊太,以兒童權利進行籌款的機構,各大院校校長和「香港」企業家?

如果把一切用非主角視線去睇,所有解釋都會現實得恐怖, 特別是警官二代的九重說了要用其職業生涯去改革警隊,例如證人保護制度、警官旋轉門條款等。不就是英劇喜歡的在黑暗中尋找光明?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文化有毒】當金錢遇上良知

根據台灣社群網站,台北票房觀測站 最新票房估算,因女主角劉亦菲個人言行而備受爭議的迪士尼電影 《 花木蘭 》 。截至9月5日為止,在台北票房約有620萬新台幣,成為該周票房榜眼。

《花木蘭》週六台北票房較週五成長31%,不能說太好,但依正常家庭片台北:全台票房比約1:3~3.5的比例推算,《花木蘭》昨週六全台票房將機會單日破千萬,首週末全台破2000萬已無懸念!

不論美國本土、歐洲、亞洲都是民權主義高漲的2020年。作為全球最大的娛樂事業公司竟然上架及部分地區上映一個公開支持警權社會,警方暴力的女演員所拍攝的電影。充分表明了迪士尼對非美國地區的人權漠視。同時根據BBC報導「奶茶聯盟」地區(香港、台灣、泰國)的偏人道主義者公開要求民眾對電影 《 花木蘭 》 進行抵制。

這次人道主義遇上金錢,迪士尼選擇了金錢。筆者想知的是,如果下一個迪士尼主角公開支持白人至上、支持對黑人警暴行為。迪士尼還會如此公平嗎?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PS:圖片為網上資源

【文化有毒】年度最垃圾偽聖女

偽聖女クソオブザイヤー 是在 https://kakuyomu.jp/ 網上連載,已經完結的作品,現正角逐ファミ通文庫大賞。

偽聖女由兩個世界及三條時間線所形成的小說。主角由地球上的日本穿越至Gal game 「 永遠の散花~Fiore caduto eterna~ 」世界,變身成一惡役女配--偽聖女 Elrise 。同時因為穿越而生成時間線B,這令故事和主角自身所了解的時間線A會完全不同。再加上主角偶然回到地球和自己的分身-不動新人所看到的IF 線(時間線C)。

作為遊戲中的真聖女 Eterna的粉絲,令主角決定要在歸還聖女之位前,成為一完美聖女,及解決遊戲中的大Boss 魔女,使真聖女能夠輕鬆接棒。

作為主角,自然有其金手指--魔力循環過盛症,再加上主角努力。使其成為比魔女更強存、更令魔女害怕得避世不出,再加上其四處行善。而被稱為歷來最優秀的聖女,但主角仍然自嘲為偽物。

而且因為轉生至遊戲世界和自身性格使然,所以主角一直都不愛惜自己,成為一個外人眼中,從不考慮自己,捨己為人的完美存在。

隨著故事的進展,世界既真相一步步的發現。始發現遊戲世界是一真實、獨立存在的世界。而標題永遠的散花也代表著異世界的一個千年悲劇。

小說全篇是88話,部分集數會再細分上下話,總共有167話。網上也有愛好者譯成中文版,更有 neta 詳解及出處加上原文涉及三種語言,請讓筆者對作者及譯者送上敬意。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文化有毒】橫看成藍側成黑

《誰是被害者》是2020年台灣大熱劇集,但是左膠式結局斬斷其成神之路。

劇集開首,便說患有亞斯伯格症 的主角方毅任在警校受到其他學警傷害,教官非但沒有革扯施暴者(有些地區連畢業試出貓也沒事),更叫受害者自我檢討。這情節是否很熟悉呢?

作為一個人性主導的劇集, 誰是被害者不但淡化主角方毅任匿藏證據( 妨害司法公正)的影響、及輕輕帶過非法入侵市民資料庫。刑警隊長趙承寬更以違法方式來包庇主角,令主角可以離職了事。

刑警小廖警暴和貪污問題上, 趙承寬對前者視若無睹,後者更出錢幫其向非法賭場贖身。

華人人性劇和西方大愛劇最大不同是,西方大愛是以法律是公正且神聖立論、華人的人性主張則法律只是工具,為求目的是可以不擇手段。

每一個被害者,都有一絲心底下的柔軟。這絲柔軟成了他們被害的理由,同時也被編劇說成不應該死的原因。

如渴望歌聲能被人聽到的蘇可芸有資助兒童、有性別認同問題的游誠皓希望得到家人接納、張聰健在患癌後選擇為被過勞工友發聲、  莊秉耀更只是想有人知道其功勞。

而 劉光勇更一直保持人性光輝中的內疚、更已放棄尋死諗頭。

面對惡,眼不見為淨真的能令自己好過一點嗎 ? 還是如劇中所說的一樣,他們能有更好未來 ?

劇中的傳媒高層為了金主譽品建設放棄了第四權的監察社會工作。(正如香港某電視台新聞部,迎來多位空降,其原有高層暗示報導底線會很大不同)。報導的論理道德,要依靠記者的一己道德措守。同時作為一套,宣揚人性光輝的劇集,但對酷刑及腐敗容忍度奇高。有時會令筆者誤會是黑暗向劇集。

這套劇也反映了台港的不同,民代在台灣有關說權,企圖向警方施壓、壓下譽品建設及安光護理之家的問題。香港民代卻不要說監察權,連財政否決權也沒有。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誰是被害者

【文化有毒】站隊歸邊:《數碼暴龍Last Evolution 絆》

老實說,筆者看《數碼暴龍Last Evolution 絆》 到一半,已經出神。因為相比童年回憶,筆者看到的是香港,當然 梅諾亞 初衷比林鄭好,人也更美。

所謂歲月靜好,雖然聽起來很正面、永遠和精靈一起看起來也很快樂。但這快樂是透過傷害其他「被選中的小孩」時,不過是一騙局。

當太一、大和正面和梅諾亞決戰時。當大輔、小京在海外戰鬥時。選擇歲月靜好的人竟然為了仍能活在虛幻的美好中而倒戈相向;袖手旁觀、 兩不相幫的小空,其實也而經成了高牆一部份,當然她也沒有好下場。

成為太一與大和,可需要很大勇氣,但大輔和小京這種堅持信念的人,應該不難吧?應該是吧......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PS,當連612也告急時,希望大家不要成為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