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古亦

【鏢訊】疫情肆虐「自我隔離」八個月 HKDFA今推線上公益飛鏢班

面對本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來到第三波,飛鏢業界和本地飛鏢運動發展早已遭受重創。然而,自2018年3月成立以來一心打造自己成為飛鏢「業界代表」,卻在疫情期間一直「自我隔離」、完全無提出過任何扶持業界發展的支援措施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自4月初向全港飛鏢道場合共派發捐贈得來的60盒口罩後便銷聲匿跡。神隱四個月後,HKDFA終於重出江湖,在暑假只餘下半個月的時候宣布推出「擲.在家!」線上公益飛鏢班。原來拋西瓜真的可以找到失蹤人士,果真是民間智慧。

(圖片來源:香港飛鏢聯合總會 Facebook)

HKDFA表示,「擲.在家!」線上公益飛鏢班由HKDFA大使梁雨恩及數名飛鏢好手擔任導師,以視訊會議軟件Zoom教授部分慈善機構會員及公眾掟飛鏢。活動目的是讓更多市民能夠正確認識飛鏢運動,並讓「宅」在家的香港人足不出戶都能排解苦悶、舒展筋骨。

值得留意的是,HKDFA形容飛鏢班是其「防疫抗疫系列活動」之其中一項活動,至於之後有何搞作,HKDFA暫時並無透露。

筆者任何一個有常識、對飛鏢運動有興趣的香港人,應該都會明白飛鏢業界在疫情下面對什麼各式各樣的問題,部分人亦會懂得思考應該如何為業內人士提供協助。

反觀作為一個自稱「總會」的飛鏢組織, HKDFA在業界如此艱難的時候不僅「深潛」多月,並且在 「 上水 」 後第一件對外公布的事,不是為業界如何走出困境建言獻策,而是推廣網上學飛鏢,這其實已經充分反映出HKDFA已把自己矮化為如同地區體育會般、以舉辦興趣班和社福活動為主的小型體育組織。至於作為一個體育項目的 「總會」理應要做的事,例如推動的政策倡議、扶持業界發展、甚至爭取將體育項目納入為大型體育賽事競賽項目等,相信都不用指望HKDFA會有何作為。

筆者必須強調,自己絕對歡迎HKDFA舉辦飛鏢班向大眾推廣飛鏢運動,畢竟讓更多人認識飛鏢,也是將飛鏢運動普及化的必要條件,這類活動絕對多多益善。然而,人貴自知,若然HKDFA成立了兩年多也認為自己只做飛鏢推廣活動並無問題,或是認為自己存在至今能夠舉辦到飛鏢推廣活動已是極限 ,沒有能力做其他對業界更有幫助的事,倒不如坦承自己的不足、改改名字重新出發,不要再標榜自己是什麼飛鏢聯合總會,令整個業界「被代表」,或許這樣會令自己得到更多飛鏢同好的欣賞和尊重。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戰報】新冠肺炎疫情持續 PDC Asian Tour 首度停辦

PDC Asian Tour 2020原定於2月底在南韓首爾開打,但受新型冠狀肺炎病毒疫情影響,這項被視為亞洲區最高水平的硬鏢賽事一直復賽無期。PDC最新宣布,PDC Asian Tour 2020 確定取消,是賽事自2018年首度舉辦以來首次停辦,但改為在本月舉辦另一項賽事,詳情暫未公布。另外,多項地區性硬鏢巡迴賽亦宣布提前結束賽季。

PDC Asian Tour停辦,不止是令亞洲區鏢手損失了一個與高手比拼的機會,亦會影響到亞洲區鏢手參與PDC世界盃和PDC世錦賽的機會。PDC表示,會適時公布受影響國家及地區在爭取上述兩項大賽的參賽資格安排。

點擊此處瀏覽PDC相關資訊。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鏢手有話兒】抗疫鏢手—Keegan Brown

PDC早前發布短片,回顧7月舉行的PDC Summer Series。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飛鏢運動的發展和鏢手的生活,接受訪問的鏢手中,有的人說自己把握機會練習、做運動健身、陪伴家人;有的說對於終於能夠踏出家門參與賽事感到高興。而令筆者印象最深的是2014年PDC世界青年錦標賽冠軍、英格蘭鏢手Keegan Brown的訪問,他說近月疫情肆虐期間,自己在一間醫院擔任實驗室助理,負責大量新型肺炎樣本化驗工作,與其他醫護人員共同抗疫。

找到Keegan之前接受媒體訪問,他說實驗室助理是兼職,工作日數由每星期三日增加至五日,有時亦需要通宵工作。對於自己由飛鏢賽場走到實驗室,Keegan坦言,盡力運用自己的技能協助醫護同事,是他疫情期間應該做的事,又感謝市民和鄰居們對醫護人員的支持。

Keegan Brown (圖片來源:Keegan Brown Twitter)

不論是飛鏢賽場還是實驗室,只要有熱誠、有能力,一樣都能大放異彩。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戰報】PDC Autumn Series九月中舉行 梁啟勳積極備戰

繼上月初舉行的PDC Summer Series後,歐洲鏢壇即將再有大型硬鏢賽事舉行。PDC宣布,將於9月12至16日在德國城市希爾德斯海姆(Hildesheim)舉辦PDC Autumn Series,128位PDC Tour Card持卡鏢手將會再次碰頭,在一連五日的賽事中較勁。亞洲唯一PDC Tour Card持卡人、香港一哥梁啟勳表示正積極備戰,盡力贏取獎金以提升其個人排名。

(圖片來源:live-darts.com)
(圖片來源:live-darts.com)

與Summer Series一樣,在Autumn Series中所得總獎金最高的鏢手,將獲得11月舉行的 Grand Slam of Darts 參賽資格;每日賽事的獎金總額為7.5萬鎊。

梁啟勳表示,自己將會展開一段長途旅程前往德國,除了會參與PDC Autumn Series,亦會出戰9月11日舉行的World Series of Darts Finals資格賽。他又說,由於今次賽事獎金會納入計算PDC Order Merits,將會影響到哪些鏢手有資格參加11月底舉行的Players Championship Finals及12月舉行的PDC世錦賽,因此他需要努力爭勝,拉高個人排名;又坦言目前信心「五十五十」,今個月會加緊練習,當務之急是要將每回合平均分(ppr)提升至100分水平。

梁啟勳現時在PDC Order of Merits排名第95位,(圖片來源:PDC)

歐洲正爆發第二波疫情,有報道指德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個案,上周四(7月30日)增至逾900宗,創5月中以來最多。梁啟勳透露,今次PDC Autumn Series 不會有如Summer Series的「Bubble」防疫安排(即將鏢手活動範圍及比賽場地與外界隔絕),賽事舉辦方PDC Europe會為鏢手進行每日健康檢查和量體溫,但不會提供病毒檢測服務。他擔心到時會有健康風險,但只能「自己顧自己」。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牛馬風塵】誰成就了夢想?

“Clap along if you feel like happiness is the truth...” 現年26歲、綽號“The Dream Maker”的比利時鏢手Dimitri van den Bergh,選用了Pharrell Williams 的《Happy》作為其每次參賽的出場音樂。早前的PDC World Matchplay雖然因為疫情而取消觀眾入場,改為閉門作賽,但Dimitri仍然一如以往,上台後隨着音樂起舞。被部分香港鏢迷形容為「舞王」的Dimitri曾說過,比賽前跳跳舞是他減壓的方法;而講究派對氣氛的PDC賽事而言,觀眾對他的舉動亦相當受落。

World Matchplay是筆者最愛的PDC大賽之一,每場對戰局數多,加上戰至決勝局後須淨勝對手兩局才能獲勝的賽制,既考驗鏢手的耐力,亦不時會出現鏢手大落後力追然後反勝的精彩場面。今屆賽事,世界排名第一的Michael van Gerwen、衛冕冠軍的Rob Cross等多位頂尖鏢手早於首兩輪已出局;首次參賽、賽前被外國博彩網站開出冠軍賠率為1賠100大冷門的Dimitri,一路過關斬將,最終在決賽以局數18:10擊敗蘇格蘭鏢手Gary Anderson,成為賽事自1994年舉辦以來,第10位舉起冠軍獎盃的鏢手,也是他職業生涯首個PDC主要錦標;這個錦標亦令他的世界排名升至其職業生涯最高的第12位。在疫症肆虐全球之際,The Dream Maker夢想成真,這個冠軍對他而言,相信別具意義。

Dimitri亦感謝蘇格蘭鏢手Peter Wright在疫情期間對他的照顧,讓他在英國實施居家禁令期間能夠有容身之所,他亦在這段期間把握機會與對方練習。(圖片來源:PDC)

危難當前,對你我也好,對機構也好,對政府也好,都是一場對其毅力、抗逆力、應變能力和執行能力的考驗。今次疫症雖然對全球鏢壇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但有危就有機,此時能夠抓住機遇養精蓄銳、自強不息者,在疫情結束後必定更有作為。例如,各大飛鏢賽事因疫情而延期甚至停辦,鏢手們失去一展身手的機會,有人會因為抗疫期間疏於練習而退步,甚至對這門運動逐漸喪失興趣;有人則把握時間加緊練習,保持水準,靜待再次大放異彩的一天到來—今天笑着舉起冠軍獎盃的Dimitri,就是其中一人。

然而,疫情肆虐期間,即使鏢手個人努力,亦不一定能夠發光發亮。有些飛鏢組織便嘗試在有限的資源和環境下,盡量嘗試在舉辦賽事和防疫抗疫之間取得平衡,令飛鏢賽場不至於完全停擺。以PDC為例,它曾於4月中至5月中舉辦首度PDC Home Tour,讓一眾持有PDC Tour Card的鏢手在疫情期間都能夠在家中以戰養戰、保持曝光;之後又在7月初舉辦PDC Summer Series時採取多項防疫措施,包括引入「氣泡」(bubble)安排,將比賽會場、餐廳和酒店劃為一個「氣泡」,與外界隔絕,讓一連五日的賽事能夠順利進行。兩項賽事事後均獲參賽鏢手和鏢迷的好評。

PDC Summer Series Lineup Revealed
PDC Summer Series 會場。(圖片來源:onlinedarts.com)

相比參賽機會,鏢手更需要解決的是生計問題。Professional Darts Players Association (PDPA)就曾於3月底宣布為持有PDC Tour Card的鏢手推出兩項財政支援措施,包括為每人無償提供1,000鎊應急基金;以及容許有較大財政困難的鏢手以預支比賽獎金的形式申請援助,待日後贏得賽事才償還款項。

反觀香港,雖然疫情不及歐美地區般嚴重,但政府一系列的限聚措施,加上飛鏢業界缺乏支援,足以令本地鏢壇重創,飛鏢運動發展可謂完全停頓。對本港各大飛鏢聯賽的主辦單位而言,它們最關注的問題是何時能夠安全和順利地舉辦賽事,因此目前做得做多的工作只是定期審視本地疫情發展,然後不斷宣布將賽事延期甚至取消。

疫情期間,鏢手能否謀生、鏢場能否經營下去,固然不是賽事主辦方需要操心的事,但最令人不齒的是,就連自詡「業界代表」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在這嚴峻時刻亦選擇離鏢壇而去——自從於4月初(即本港受疫情困擾數月後)向本地飛鏢道場合共派發數十盒口罩,之後一直銷聲匿跡。HKDFA在成立之初,誇誇其談發展香港飛鏢運動的鴻圖大計,吸引了一些傳媒和業內人士的關注,贏得一時的鎂光燈和掌聲;如今疫情如同一面照妖鏡,照出這個組織的不堪和醜陋。向來用作形容某個政黨的「禮義廉」一詞,放到HKDFA身上,沒有一丁點違和感。

有些人,就算將西瓜拋下海,都不會找到他們。 (圖片來源: John Lambeth, Pexels )

說回Dimitri。他得獎後接受傳媒訪問時亦坦言,若沒有PDC的迎難而上,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盡力舉辦今次賽事,他亦不可能實現夢想。一個將運動員放在首位的體育組織,對體育發展非常重要。有資源、有名氣的組織,不代表它有頭腦、有遠見、有人性;同樣地,即使資源有限、人脈有限,只要有心,普通人也可以為社會做到有意義的事。

「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 什麼「時機未成熟」、「內部檢討中」,統統都是bullshit。看着那些只懂得消費鏢壇卻無建樹的人,筆者想起某位前高官的金句:「認住呢班人,一個一個咁記住。」

後記

這大半年來,疫情肆虐,筆者足不出戶的日子多了,無可避免也少了接觸飛鏢。聽到身邊有些鏢友和隊友表示,他們已找到了別的興趣和娛樂取代飛鏢,實在感到可惜。自己堅持隔一段時間就寫寫文章、分享鏢壇資訊,某程度都是對這門運動保持熱情的方法。

Dimitri Van den Bergh
Dimitri Van den Bergh(圖片來源:PDC)

筆者很喜歡看Dimitri比賽,除了欣賞他的出手和沉穩的態度,亦因為他對飛鏢的熱愛感染了包括筆者在內的不少鏢迷。今次他在沒有觀眾的賽場上,隨着《Happy》的旋律起舞,彷彿提醒着電視屏幕前的觀眾:在目前艱難的時刻,請你保持開朗的心境;還有,繼續好好享受飛鏢吧。

延伸閱讀:【深夜點播】古亦 🎧PHARRELL WILLIAMS 《HAPPY》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