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文爾

【文字譚】沖繩民謠 以花息戰

今次不談廣東歌,談日文歌,再仔細一點,是沖繩民謠。外間看日本民族是一體,其實不然,近如東京、大阪、京都已是三套人情世故,再遠一點,北海道有愛努族,至於沖繩,更是另一片天地,是為琉球民族。沖繩與其他地區不同,因沖繩人很熱愛琉球文化,以大自然、和平、友善為宗旨,且是發自內心而為之,島內遊客區以外,商業味不重,是以保存人情味至厚。

(作者圖片)

沖繩原名為琉球國,本來向大清與日本兩邊兼交保護費,但求代代平安,後來發生牡丹社事件,日本藉故稱琉球是其領土,從此歸日本。二戰發生太平洋戰役,美軍於沖繩登陸,激戰連場,沖繩平民死者數以十萬計,邱吉爾曾稱此役是軍事史上最激烈與著名。戰後美軍佔領沖繩,將美軍基地完工,後來日本索還,加上島民不滿美軍苛政,沖繩便於1972年「回歸」予日本。而沖繩至今仍周旋於日本政府與美軍兩股勢力之間。

回顧歷史,是要寫出沖繩一直身不由己的身世。小國、一直不向外興戰,靠夾在大國狹縫中生存,但仍於戰爭深受其害。不過,沖繩民謠未有為此自欺欺人、以「馬照跑、舞照跳」麻醉自己,反而敢於以和平為主題,語調柔韌,不卑不亢,憧憬和平而不訴諸怨憤,大概是人道之典範,尤其沖繩島民本身不熱衷甚麼意識形態,只是隨心為之。沖繩人的強壯,不是仇恨,而是反其道行之,接納悲痛並以寬柔待人,比怨恨更難做到,卻更能教化世人趨近大同世界,而不落俗套。若然到沖繩書店一逛,不難發現大批沖繩視角的歷史書陳列,除了與日本史觀抗衡,也可讓年輕人明白這片島的由來,更重要的是為了將反戰的種子散布,盼望種出和平之花。

今次想提及的歌,是喜納昌吉的《花〜すべての人の心に花を〜(花~向所有人心裏以花……~)》。讀者如想了解此歌背景,可瀏覽這個博客。此歌有鄧麗君翻唱過原版,而周華健有華語改編、紅在一時的《花心》,亦有廣東話版的《幸運就是遇到你》,由馬浚偉主唱。反戰民謠落到華語歌市場,不免變成商品,割裂了背後的人道精神,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喜納昌吉出身自音樂世家,本身亦是半個政治人物,屬民主黨,2004年當選參議員,以反戰而形象鮮明,其著名口號為「向所有人心裏以花,向所有武器以樂器,向所有基地以花園,比起戰爭不如以祭典(すべての人の心に花を、すべての武器を楽器に、すべての基地を花園に、戦争より祭りを)」。日文有時省略動詞以作留白,此處所隱去的動詞大意是「取代」,《花》歌名亦由此而來。《花》一歌90年代傳頌於日本以至亞洲,2006年獲文化廳列入日本歌百選,以沖繩民謠而言絕對是異軍突起。不過,日本與沖繩之間仍有不少爭拗,如太平洋戰役中日軍為免沖繩島民被俘,曾派發手榴彈要島民自盡,死者千人,後來日本文部省一度淡化歷史,引發島民抗議。

川は流れて どこどこ行くの  河在流淌 流向何處何處

人も流れて どこどこ行くの   人也流淌 流向何處何處

そんな流れが つくころには   在潮流所抵達之時

花として 花として     花身為花 花身為花

咲かせてあげたい      想要為你要讓之綻放

泣きなさい 笑いなさい    請盡情哭吧 請盡情笑吧

いつの日か いつの日か    總有一日 總有一日

花を咲かそうよ       讓花綻放起來吧

正因沖繩民風淳厚,民謠亦以簡樸為調,但主題要道出戰爭之慘痛,變相歌詞言簡意賅,舉重若輕。

河是沖繩的水,人是沖繩戰時的人,人如水逝,不知何處去,或失或亡。儘管現在沖繩是藍天碧海的遊客天堂,但腳下曾是荒土枯骨;儘管島上人人掛着笑容,但歷史與悲哀早種在他們基因裏。所以要聽者盡情哭笑,是希望大家將感情表發,並以真誠示人,原版這兩句唱起來拉得特別長,更顯悲涼。

儘管悲涼至極,但仍不失盼望,盼望花有重開日。沖繩是熱帶區,草木茂盛,木槿與刺桐尤其開得燦爛,嫣紅滿眼。花象徵的是和平、大自然、愛等美好精神,在痛苦之時,仍要懷着盼望在心裏,不怨不恨,大概是沖繩人的靈魂。上文用過「柔韌」形容沖繩民謠語調,其實也是沖繩人的性情,待事事溫柔,但對困苦堅韌,以寬心度難關。《道德經》云:「夫舌之存也,豈非以其柔邪?齒之亡也,豈非以其剛邪?」也許這份柔韌,是沖繩人長壽的秘訣。島上民謠時常歌頌島國風光,也是用大自然的美來取代俗世的銅臭與虛名。懂得從生活中知情識趣,往往對權力、財物的興趣不大。

(作者圖片)

經過戰爭、逼害的地方處處,儘管用肉眼找不着痕跡,但痕跡在書本裏、在磚瓦處,在談吐間。與飽受戰爭凌虐的文化接觸,總找到值得取經之處。喜納昌吉本人於著名旅客景點国際通り的Live House不定期演出,Live House名為「ライブハウス チャクラ」,地址是沖縄県那覇市牧志1-2-1 モルビービル2F 国際通り。由於入口偏狹,常與在不遠處流連於手信店的旅客擦身而過。筆者到過看表演一次,喜納昌吉本人已60多歲,但仍中氣十足,氣氛熾熱,整夜連酒飲大概400多港元,若以近距離觀賞這個地位的歌手而言,十分滿意。

喜納昌吉Live House演出。(作者圖片)

對於沖繩人來說,黑糖、紫薯只是身外物,其民謠、歌舞、島上風光才是連起沖繩人的要物。如認識一個人,其衣着、家居只是外表,認識其心才算認識其人。若能在潛水、遊客區以外親睹一下沖繩人如何投入唱謠、跳舞,從他們臉上的笑容,也許會更明白另一位亞細亞的孤兒是如何面對苦痛,及理解和平。

文爾
得意所以忘言,一切意義,尋於言外,便有廣漠天地。一場萍水,說過甚麼,聽過甚麼,若曾有所感悟,如是而已。

點擊下方連結,欣賞此歌的不同版本:

一)喜納昌吉(原唱):

二)夏川里美(著名沖繩歌姬翻唱):

三)石嶺愛莉&大城ケンタロウ(新世代沖繩歌姬):

花 すべての人の心に花を (願所有人心中綻放花朵)

川は流れて どこどこ行くの   河在流淌 流向何處何處
人も流れて どこどこ行くの   人也流淌 流向何處何處
そんな流れが つくころには   在潮流所抵達之時
花として 花として       花身為花 花身為花    
咲かせてあげたい       想要為你讓之綻放
泣きなさい 笑いなさい     請盡情哭吧 請盡情笑吧
いつの日か いつの日か     總有一日 總有一日
花を咲かそうよ        讓花綻放起來吧
  
涙流れて どこどこ行くの    淚在流淌,流向何處何處
愛も流れて どこどこ行くの   愛也流淌,流向流向何處
そんな流れを このうちに   在那條流 在這刻裏
花として 花として    花身為花 花身為花   
むかえてあげたい       想要迎接到來
泣きなさい 笑いなさい     請盡情哭吧,請盡情笑吧
いつの日か いつの日か      總有一日 總有一日
花を咲かそうよ        讓花綻放起來吧
  
花は花として 笑いもできる   花身為花 也能笑起來
人は人として 涙も流す     人身為人 也能流淚來
それが自然の うたなのさ    那是自然的歌呀
心の中に 心の中に       心中 心中
花を咲かそうよ         讓花綻放起來吧
泣きなさい 笑いなさい      請盡情哭吧 請盡情笑吧
いついつまでもいついつまでも 無論無論何時 無論無論何時
花をつかもうよ   將花捉緊吧

【文字譚】習慣被待薄 政權愈邪惡 – 《斯德哥爾摩情人》(下)

上回講《斯德哥爾摩情人》表層意義,即感情一層,總有「仆街磁石」離不開虛幻的安全感,擔心離開後會不知所措,故而久久不能獨立,終身靠容忍人渣過活,一邊埋怨,一邊啞忍,終無破局,永滯於輪迴之間。今回則講此歌裏層,即政治。

前文節錄

《斯德哥爾摩情人》是2013年作品,此歌有趣之處,在於寓意(Allegory)。寓意在文學或神話中很常見,除了為修辭而婉轉外,更可避過政治的風頭火勢。例如安徒生《國王的新衣》是諷刺社會裏人人噤若寒蟬,古希臘神話中宙斯險被父皇克洛諾斯吞食,是諷刺皇帝忌諱兒子奪權。《斯德哥爾摩情人》表面是情歌,描述喜歡被虐的人的戀愛關係,更深一層,是諷刺好些人不斷被暴政欺侮,卻又不會獨立,繼續倚賴對方。一場持久的欺凌,不是單方面的,而是必然有一方太軟弱遷就才成事,本來受害者是這場鬧劇的同謀。

此歌主題源自「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事緣1973年瑞典首府斯德哥爾摩有銀行被劫,四名人質被兩名劫匪脅持,警方到場談判時,人質Kristin Enmark卻維護劫匪,指與劫匪共處很安全。劫匪致電予時任瑞典首相Olof Palme,一度聲言要殺人質,但翌日Kristin Enmark與首相通電時,竟反指首相態度她不悅,要求首相放走人質與劫匪。正因此案離奇,明明人質是受害者,卻反過來維護身為加害者的綁匪,從此成為心理學的典例。

填詞的林夕用「斯德哥爾摩」標在歌名,顯然是暗指上述病例,整體是部分比喻,主要抽取受害者一直被虐、卻因倚賴而袒護加害者的一面。

《斯德哥爾摩情人》出自《The Key》一碟,但當年大陸竟將當中八首歌禁走六首,令陳奕迅大惑不解及大受挫折。當時陳奕迅也許未必知道,《斯德哥爾摩情人》有政治寓意,是大陸所忌,自然禁絕於中土之外。

2013年林夕於中大出席講座《詞人的書單》,於問答環節提及為麥浚龍寫《逆蒼生》,道出「甚麼人有甚麼社會」之理,後來反應慘淡,於是再寫一首情歌,監製問主旨,林夕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講座在2013年10月底舉辦,《逆蒼生》、《斯德哥爾摩情人》都在同年中面世,大概林夕所指的就是《斯德哥爾摩情人》,而這首歌當年亦頗流行,全賴裹着情歌的表皮。同一現象,《逆蒼生》是寫不肯同流合污,《斯德哥爾摩情人》則寫當局者迷。

同於講座,林夕提及北島名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指句子有「無限延伸的可能」,「上至貪官,下至14巴港女(同年有短片瘋傳網絡,有一香港女生街上掌摑男朋友14巴),其實都是同一個道理。」《斯德哥爾摩情人》在於寫出這種倚賴心理,套用世間同類現象,愛情可,政治亦可,而14巴港女中的男主角,恰巧是這首歌的實例。講座撮要可觀

逃避 分開的孤獨

情願 一起不舒服

其實你那佔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 教育

從邏輯去想,明明助紂為虐,長遠會為整體帶來壞處,殃及自身,看似極不理性,為何仍有不少人作如此事?要解釋此行為,可從精神分析心理學家Erich Fromm著作入手。

Erich Fromm先後攻讀社會學與精神分析學,理論以結合兩者見長,其一著作為《Escape from Freedom》(歐洲版為《Fear of Freedom》,中文版為《逃避自由》),大意是隨着資本主義擴張,人覺得一切愈來愈無力,習慣依附某些機構,從而獲取「安心」,故當極權崛起,好些人對時勢感到不安,於是趨近極權,甚至助紂為虐。當中不少人持有Authoritarian Personality(權威性人格),崇拜權力,以至欺善怕惡,成為權力結構的一員,並合力塑造極權,從中獲取興奮,而Erich Fromm直言,這種性格是「未成熟」。

而當中亦可分為SM兩面,即Sadism(施虐)與Masochism(受虐),角色雖似對立,但殊途同歸,亦不過為了逃離社會生活裏的不安,而有病態作為。施虐者得到權力,可控制他人以至大局,在社會壓逼中得到「安心」;受虐者認為無力於社會自立,索性依附權力機構,向彼折腰服從,當權力機構壯大甚至成為極權時,受虐者會「與有榮焉」,覺得自己是一分子,亦感到「安穩」,儘管自己當中的角色是地底泥。

其中受虐者在中國近代史有另一稱呼,是為「奴才」。魯迅有一寓言《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大意是奴才被主人待薄,宿舍簡陋,四壁無窗,聰明人見狀而不忍,鑿牆開洞,為奴才造窗,詎料奴才竟阻止聰明人,反呼一眾奴才趕走聰明人,然後向主人報告,喜獲誇獎。寓言或與Erich Fromm的理論互相輝映。

《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節錄)

這一天就來了許多慰問的人,聰明人也在內。

「先生。這回因為我有功,主人誇獎了我了。你先前說我總會好起來,實在是有先見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興地說。

「可不是嗎……。」聰明人也代為高興似的回答他。 

Erich Fromm於書中延伸到納粹崛起成因。惡之華能夠遍地開花,必然有其土壤,而上述的心理佔其一,加上德國中產階級放棄不了手頭利益,旁觀納粹壯大對其有利,故默不作聲,卒成人間浩劫,席捲歐洲,血流成河,屍骨無數。Erich Fromm身為猶太裔,自小居德,納粹掌權後,遷往墨西哥、美國出任大學教授,一生見證納粹緣起與肆虐,自然深有所感。

不知大家近年在香港生活時,會否感壓力,不得不跟從一套「生活方式」,彷彿一脫離這種規律,稍為放鬆一點,便會感到極度不安,甚至簡單如不炒股票、放假時不用節目填塞,頓覺人生空虛甚或惶恐?必須事業有成,必須置業,節日時必須一對對,才像個正常人。在此並非要妒忌或禁止人去做。衡量過覺得需要,不妨去做,但若由始至終覺得痛苦,又或不忍助紂為虐,而自己明明有餘力去過另一種生活,卻不斷逼自己過這種「主旋律」的生活、不斷盲目向上的話,這種多餘壓力便是上述的「不安」。

未能做 空虛的枯木

滯留在 擠擁的監獄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為了大局

上了癮也不戒毒

為逃避 輕鬆得孤獨

便寧願 緊張得舒服

無謂設計了佈局 這樣快結局

愛與痛也不到肉

由是觀之,不難理解為何香港許多人學歷好,但仍維護極權,或者加害於人,因為一切未必出於理性,而是由感性驅使,只想逃離「社會規範外的世界」,又名「自由」。即使禮崩樂壞,自欺欺人,寧留在荒謬的規範,每日生活如是,亦不敢一口氣跳出框框。此等性格,不是「善良」,不是「為了大局」,不是和平,不是法治,而是「軟弱」。而這種軟弱,不限於性別年紀,男女老幼都有機會犯上。

有如感情關係,當你不斷縱容對方施虐,對方只會變本加厲,唯一出口是不要做受虐的角色,皆因「施虐」與「受虐」是相生相滅。你一做「受虐」者,便成全了「施虐」者角色;若缺其一,則會雙雙消失。

沒有獻出我的臉怎拍響

沒有兩巴掌 怎制止痕癢

糊塗地軟弱當善良 誰就這樣變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亮

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

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若任由上述的不安病入膏肓,便從此離不開體制,縱使到了如納粹禍起一刻,亦會為自己的沉默找藉口,但說到底,是懼怕背離原有生活規律後的自由,以為會是一無所有,然後把自己打扮成無可奈何的模樣,恰如怕離開情人施虐後,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空虛。這種不安,是極權的土壤,不可不慎。

社會是人類的想像物,秩序好壞,在乎人心。人心好則治,人心壞則亂,要對抗極權,人人由修心做起,不倚賴極權,戒掉倚賴心理,牛鬼蛇神便難侵入。頂天立地做人,抑或淪為暴政的同謀,存乎一念之間。

看着 是誰令幸福給殮葬

別喊冤 別叫屈 別訴苦在這宗慘案

全賴我忍受 才令你享受

我是同謀

絕對是同謀

文爾
得意所以忘言,一切意義,尋於言外,便有廣漠天地。一場萍水,說過甚麼,聽過甚麼,若曾有所感悟,如是而已。

斯德哥爾摩情人
曲: C. Y. Kong
詞: 林夕
編: C. Y. in London
監製: Alvin Leong

逃避 分開的孤獨
情願 一起不舒服
其實你那佔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 教育

未能做 空虛的枯木
滯留在 擠湧的監獄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為了大局
上了癮也不戒毒

沒有獻出我的臉怎拍響
沒有兩巴掌 怎制止痕癢
糊塗地軟弱當善良 誰就這樣變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亮

也許當我感到窒息 想逃亡
卻未戒掉浴血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 苦海慈航
原諒你越愛越惡 滿足我預計的失望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 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為逃避 輕鬆得孤獨
便寧願 緊張得舒服
無謂設計了佈局 這樣快結局
愛與痛也不到肉

像戰爭片 最好有死有傷
未嚇到 尖叫哭也不流暢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
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也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但無論是偉大成狂
還是 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被虐成狂
看着 是誰令幸福給殮葬
別喊冤 別叫屈 別訴苦在這宗慘案
全賴我忍受 才令你享受
我是同謀

絕對是同謀

【文字譚】黃霑黑色報佳音—《香港 X’mas》

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重提黃霑於1989年錄製的玩味聖誕碟,其時六月出現六四,注定要自1997年起歸中國管的香港人,自然人心惶惶。聖誕節是西方節日,香港是身為殖民地,才為本地傳統,而同年大家又帶着悲哀情緒慶祝,像是盡情享受最後一年,悲憤交集。這張唱片由一眾填詞人以幽默放肆創作,聊解抑鬱,更何況當時不知能否再如此肆無忌憚。

維基引《香港政經周刊》第3期指:「奇怪的是,詞友和我,全部不約而同,沒有怎麼聯繫,寫出來的東西,雖然各有不同風格,可是主題全不謀而合。」當日的預言,未有在1997年發生,但到了今日,卻無比應驗,這張碟亦成絕響,無論是舊香港幽默風格,抑或是這種創作環境,都可一不可再。明年能否重聽,亦成疑問,今年餘日,應該是欣賞這張唱片的最佳時機。

這張唱片主題大體是前途極不明朗、趁此聖誕活在當下。縱使鄧小平於1987年承諾香港可以「馬照跑、舞照跳」,但香港人目睹六四屠城,豈能放下心來。回顧政府統計處數據,1990至1994年香港即爆發移民潮,約30萬人移居外地 ,與今日香港人處境對看,相映成趣,畢竟有些歷史問題過去23年很多香港人未有積極解決,自欺一番後始終會捲土重來。

*歌詞部分的括號內容為作者注釋*

《又到聖誕》

原曲: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填詞:黃霑

喂 又到聖誕 嗱 又到聖誕
下個聖誕有冇今年咁歎(下個聖誕有沒有今年這麼過癮)
鄧小平 is coming to town
趁又到聖誕 人就要歎喇(人就要過癮一下)
第處聖誕有冇香港咁歎(其他地方的聖誕 有沒有在香港這麼過癮)
阿鉅子誠都怕且就yaang(富豪李嘉誠恐怕也快要走)

八番次共你聚聚 唱歌搭住晚飯(八卦一下跟你聚一聚 唱卡拉OK再接晚飯)
九七先至諗大鑊飯 係要今年玩多晚(九七時再想人民食堂 今年就先多玩一晚)
趁佢又到聖誕 人扮下懶(趁現在又到聖誕 人裝作懶惰一下)
伴你歎下 撇開咗班阿燦(陪你享受一下 甩開那群鄉巴佬)
趁鄧小平未來到自己歎咯(趁鄧小平未到 自己先繼續享受嚕)

咁就啱嘞(那就對了)

「下個聖誕有冇今年咁歎」,就是香港人憂慮翌年或者回歸後,會否六四重演,或限制自由等,原因亦以「鄧小平 is coming to town」道破。有網友指,曾聽過九七後霑叔改為「鄧小平已經化咗做碳」,諷刺他等不及目睹回歸。暫未能考證,聊備一說。

「第處聖誕有冇香港咁歎」,是大家擔心移民後的生活能否適應、能否找到工作,畢竟香港生活水平確高,不易在外地維持。今日大家自然感觸良多,31年前的憂慮,今日照字搬紙竟徹底合用。

「阿鉅子誠都怕且就yaang3」長和系創辦人兼大富豪李嘉誠即使在香港呼風喚雨,亦頻訪大陸協助改革開放,但回歸後會否遭清算,仍屬叵測之事,畢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後不出數年,上海即遭三反五反,外資撤離、商家遭批鬥。當時這首歌大概只是開玩笑,但於2017年英國國家檔案館解封部分檔案顯示早於六四事件前,時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李嘉誠,曾向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示意,望入英籍。

「大鑊飯」是人民公社的特色,黨員一齊食飯,無分彼此,是共產主義的象徵,更與香港的資本主義格格不入,遑論聖誕的火雞晚餐。既然香港人其時無可奈何,亦只能將九七問題推到到時再煩惱,當時亦只能與尚未移民的親友,盡情享受僅餘的自由。

跳啦老豆
原曲:Silent Night
填詞:黃霑

跳啦老豆 跳啦老豆 依家就跳夠喉(跳吧老爸 跳吧老爺 趁現在就跳到盡情為止)
係話乜都會照舊 但係怕佢一轉左褪後(說是說一切依舊 但怕他隨時轉方向)
總之今晚跳先 聽朝事聽朝先dau(總之今晚先繼續跳舞 明早事就明早再碰)
笑啦老豆 笑啦老豆 九七後怕應酬
但係今天不靠左靠右
盡量long weekend散多兩舊(盡量在聖誕節長周末假期 多花兩百元)
總之依大個口 出年事出年追究(總之張開口享受 明年事明年才任人追究)
Dododododo....

醉啦老豆 醉啦老豆(醉吧老爸 醉吧老爸)
酒精係你汽油 茅台XO都殺啦老豆(酒精是你的燃料 茅台XO酒都照要吧老爸)
自便加冰水雪啜啦老豆(自便加冰水溝喝 啜喝吧老爸)
總之乜都係趁手 今晚未必有回頭(總之一切都趁早 今晚後未必可回頭)
嘻嘻老豆醉咗嚕(嘻嘻老爸醉了耶)

「跳啦老豆」與「醉啦老豆」,是呼應鄧小平所承諾的「馬照跑、舞照跳」,即香港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有舞有酒有自由。

若對1949至1989年間的中共歷史有所聽聞,應知全國政治路線轉變急劇,左派右派互搏,保守派開明派爭權,香港人對中共承諾信心不足。「係話乜都會照舊,但係怕佢一轉左褪後,總之今晚跳先,聽朝事聽朝先dau3(觸碰)」,便是此意,而一國兩制是否能保香港自由五十年不變,大家心裏有數。

「九七後怕應酬」,是指怕回歸後要日日與共產黨員周旋,甚至逼人歸邊,不容百花齊放,與香港的基因徹底有別,不須為求自保而「靠左靠右」,今日更易明白。「盡量long weekend散多兩舊」,除了是活在當下的態度外,亦是暗示中共最愛將家產充公,當下盡量將錢財花在娛樂,總比他日萬貫家財盡被沒收,尤其「出年事出年追究」,已寫盡中共秋後算帳的作風。

「茅台XO都殺啦老豆」,茅台是國酒,XO是洋酒,就是代表香港是中西合璧的寶庫,縱使平日各有偏好,但到今日大難當前,哪一種文化也不要跟,但求一醉解千愁,「總之乜都係趁手,今晚未必有回頭。」這種放肆快樂,隨時不可重溫。

乜鬼都買
原曲:Joy To The World
填詞:林振強

乜鬼都買 好鬼高興(甚麼都買 非常高興)
Christmas shopping shopping
一九九七一早注定 新衫新錶應早買定(新衣新手表應及早買好)
莫待日後買清 到時頭暈頭㷫(到時頭痛發熱傷腦筋)
買件油多都要話睇身分證(買一件牛油吐司也要被查身分證)

今天不買 他朝盞㷫(今天不買 只會在他朝生氣)
Shouting 小平 小平
因此今天不必冷靜 砂煲罌罉一早買定(砂鍋、瓶子、平底鍋一早買好)
莫待日後買清 到時頭暈頭㷫
買盒牙籤都要話擔心呃秤(買一盒牙籤也擔心缺斤短兩)

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分野,是前者鼓吹欲望膨脹,任意購物,刺激經濟,後者則遏抑欲望,故經濟難以起飛,因此香港人上世紀不時寄物資到鄉下,有糧食、家電等,以接濟親戚。而香港人恐懼的,是三面紅旗等原教旨共產政策實施時,從此無法自由購物,平日出入更要被查身分證,則只能趁回歸前盡情購物,尤其「新衫新錶」等,因奢移品在共產主義中是禁忌。至於擔心買牙籤會被「呃秤」,是因為香港人明白大陸人營商信譽不佳,近十多年大陸仍出現假雞蛋、假疫苗等,可見情況未有改善。

今日回望,有些說法實現了,例如平日被警察查身份證,但大陸經歷改革開放後,反而在物質上很接納資本主義模式,甚至不時向香港宣傳經濟「新機遇」,高唱入雲。

當晚
原曲:Oh Christmas Tree
填詞:黎彼德

逢過聖誕吔火雞餐 懷念你在當晩
逢過聖誕着紫色衫 熱情共舞在璀璨
聖誕喚起絲絲慨嘆 聖誕留低片片浪漫
逢過聖誕過我的心間 舊情復熾在冰冷

逢過聖誕隻影孤單 便凝念你在當晩
逢過聖誕去青山灣 盡情大醉扮荒誕
聖誕換燈昏昏醉眼 聖誕浮起次次夢幻
逢過聖誕感觸一番 熱情大笑又一晩

這首歌較平淡,大意是悲傷中盡情享樂,不另解析。

香港長是我的家
原曲:We Three Kings Of The Orient Are
填詞:黃霑

香港你長是我的家 風打雨淋係我聖地
我愛香港 萬年亦不變 點肯點忍你別離(怎肯怎忍與你別離)
啊 我會發狂抱住你 我要永恆照住你
我愛Hong Kong We Love Hong Kong
愛國愛民愛護你

香港你長是我的家 千千百年係我聖地
我愛香港 熱誠絕不變 點都不會別離(怎樣都不會別離)
啊 我會有頭有尾 永遠永恆照住你
我愛Hong Kong We Love Hong Kong
愛國愛民愛護你

香港曾被稱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當初大家只當香港為避難所,但住久了開始有感情,逐漸有了「香港人」身分,例如許冠傑1972年的《鐵塔凌雲》「豈能及漁燈在彼邦」,已見香港人對香港的感情日漸奠定。同樣是許冠傑,1990年的《香港是我家》與這首歌相映成趣:「香港是我家,怎捨得失去它?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遞菜斟茶。」

我發憤做人
原曲:Away In A Manger
填詞:黃霑

一想起中國 我發憤做人
長懷熱誠民主與自由嘅心
一想起東西德 我發力做人
同胞一德一心 會將牆撞冧(會把牆撞倒)

一想起中國 我發憤做人
抬頭望埋架仔 就自然勇敢(抬頭看看日本仔 就自然勇敢)
歐洲加洲乜洲 我拍住做人(歐洲加洲甚麼洲也好 我也會並肩做好自己)
同保可愛香港 要佢將來莫冧(同保可愛香港 讓他將來不要坍塌)

一想起中國 我發憤做人
人權自由民主已熱紅我心
一想起淺水灣 我搏命做人(一想起淺水灣 我拚命做人)
同保可愛香港 再講明就cham(同保可愛香港 再說白就變囉嗦了)

這首歌氣象較闊,不是着眼目前悲哀,而是從香港人角度表述複雜的愛國情懷,幻想如何令中國作政治改革,遍植民主思想,多少延續八九民運的遺緒,即今日很多香港年輕人所看不起的「大中華膠」,行文亦透露了當年香港的國際視野。

既然回歸是無可避免,沉溺於悲哀亦無補於事,於是轉化悲哀為動力,鐵心促使中國改革,到今日結果揭盅,卻是由內陸吞噬港口城市

歌中提及東西德,柏林圍牆於1989年11月起逐步消失,正好在六四事件與這張唱片之間發生,令遙在亞洲的香港人不無聯想。時至今日,仍有人用東西德去比喻大陸與香港的關係,例如民運領袖黃之鋒。填詞的黃霑一向有開明愛國心,只是在這首歌中混合了對回歸的不安,衍生出對中國改革的切身冀盼。「同胞一德一心,會將牆撞冧」,同胞是中共用詞,搭在「一德」,用意明顯,而「會將牆撞冧」,則是希望獨裁政制可以改變。

「抬頭望埋架仔,就自然勇敢」七、八十年代日本經濟威絕東亞,亦對香港流行文化影響極深。「抬頭」已暗示香港對着日本是要仰望,猶有不及。1982年日本文部省對歷史教科書的審查右傾,淡化二戰暴行,激起香港人的中國人身分,由是出現大堆「愛國」廣東歌,如《勇敢的中國人》等,對於當時一些中華情懷濃厚的香港人來說,對日本格外忌憚,因此黃霑選用「ga4仔」一詞,地道之餘略帶貶義,要勇敢,亦因視日本為敵人,身為「中國人」不可比下去。順帶一提,「ga4仔」是因日語常出現ga/ka音(が/か),加上日本流行文化襲港,故此稱呼極流行於民間。

「同保可愛香港,要佢將來莫冧/再講明就cham3」,透露了大家對香港自由、一國兩制能否青春永葆,都深感憂慮,因此要時刻憂患,珍惜當時的自由,合力保住。不過,回顧回歸以來的31年,卻是從內部潰散多於外力遏制,很多人都似乎忘了初衷,沉淪於銀彈,又或者風骨淪喪,卑躬屈膝,令香港逐步毀滅。興亡事匹夫有責,但當日的寄語,為何未有珍惜到?

祝你聖誕快樂
原曲:We Wish You A Merry X’mas
填詞:黃霑

從聖誕想到日後 若果他朝一切未舊
如果九七肯押後 人人未使換竇(如果九七回歸肯押後 大家不用換家)
同志冇晒事 任我哋自由(同志沒有問題 任我們自由)
我嗰陣嘅家財 銀行十間未夠(我那時的家財 十家銀行也不夠放)
臨聖誕許個願望 望香江好到日後
唔使九七押後 人人停止互鬥(不用九七押後 人人停止互鬥)
同志你快樂 換我地自由
我祝福你身材 同埋肥肥互鬥(我祝福你幸福快樂 長胖得能與沈殿霞並齊)

此歌與其他大同小異,不想回歸,即使要回歸,亦冀盼自由、私有權永葆。特別的是,此歌沒有微言大義,較從小市民角度着手,不會說愛國、民主、人權,反而是明知難與中國一鬥,不如從現實處各取所需,換取香港的自由,如一政治交易。

結句祝福同志心廣體胖,借當時名藝人沈殿霞表達,這種港式幽默是「明知實力懸殊,及時跪下求饒」,在周星馳電影中亦很常見。

銀白聖誕
原曲:White Christmas
填詞:黃霑

夢見銀白聖誕節 銀白裏想想起你
人在夢幻中 將柔情柔聲 掛住心底知己
*讓 我用銀白聖誕卡 留住我深刻的憶記
迎住夢內白光和你 迎住夢幻christmas 陪你

這首是柔情歌,是電影《大富之家》主題曲,不另解析。

黃阿燦過聖誕
原曲:Jingle Bell
填詞:黎彼德

葡京有個人 謠傳何生擺錯陣
我存心轉個運 咁幾大都瞓身啦
點知葡京班中國人 從來都唔使請顧問
响輪盤掠我七千蚊 要走佬返深圳

鈴鈴啷 鈴鈴啷 港督咪恐慌
聖誕節我有願望 一於包起咗香港
唏 鈴鈴啷 鈴鈴啷 未想去番邦
聖誕節我有願望 但願尖東買地王

香港人習慣到鄰埠澳門賭錢,俗稱「過大海」,賭場尤以賭王何鴻燊澳博旗下的葡京最為著名。都市傳說澳門各大賭場都有用術數、法科起局,至少令精通法科者不能以奇招贏錢,如奇門循甲何生是何鴻燊,「擺錯陣」是指風水局出錯。中國命數分命、運二者,命是大體,運則有一個個段落,有三衰六旺,故不少香港人會到車公廟買風車「轉運」,冀由運滯轉向好運。

回歸前香港人的身分模稜兩可,有時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但遇到大陸人,則可能稱對方為中國人,變相暗示自己不是中國人。香港人對着澳門人會稱為澳門人,因此猜想「葡京班中國人」是指大陸賭客,在輪盤上贏錢,令歌手欠債,逃亡到深圳。而深圳當時尚未成形,對香港人來說算是荒地,在這裏是稍有貶義。

下半段用大陸口音唱,也許是模仿李嘉誠或外省大孖沙(商家)?大孖沙的聖誕願望是求港督「包起」香港,大意是買斷香港,類似「包場」。事實是2015年英國國家檔案館公開1983年一份檔案,提及英國官員曾考慮安置550萬香港人到英國;而同期亦有香港精英希望幫香港人辦移民。

尾段生動地說大孖沙不想去「番邦」,即移民海外,反而想在尖東買「地王」,簡單幾句,已是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歷史寫照。番邦是舊稱,指外國,多指中國少數民族,稍有貶義,恐怕現時大中華都不流行,但當時香港經常用作戲言。而八十年代初填海造就尖東成商業地段,卡拉OK與夜總會吸引年輕人流連,商廈更是聖誕燈飾競豔之地,只是後來富豪因中英談判而離開香港,傷了尖東氣數,自此半冷落至今。「地王」是香港天價地皮,如無回歸,富商自然希望在尖東發展,而今日尖東人影疏落,更無地王可言,一切停在九十年代,象徵了歷史走向另一邊。

慈祥鵬過聖誕
原曲:The Twelve Days of Christmas
填詞:林振強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佢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刀還是劍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槍還是炮 刀還是劍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車還是馬 槍還是炮 刀還是劍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雞球或鴨球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DISCO或台球 雞球或鴨球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WALKMAN或網球 DISCO或桌球
雞球或鴨球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加拿大買牛 (WALKMAN或網球) DISCO或桌球
(雞球或鴨球)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佢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天安門旅遊 (加拿大買牛)
WALKMAN或網球 (DISCO或桌球)
雞球或鴨球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慈祥鵬過聖誕 問我要啲乜嘢玩
(輕談或對頭) (天安門旅遊) (加拿大買牛)
(WALKMAN或網球) (DISCO或桌球)
(雞球或鴨球) (風球或羽球)
佢呵護我 只要我扮盲 不停讚 不再亂彈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

翻譯:
問我要啲乜嘢玩(問我要甚麼玩具)
輕談或對頭(中英是談判還是對敵)
DISCO或桌球(的士高或撞球)
風球或羽球(颱風警報或羽毛球)
不停讚 不再亂彈(不停讚 不再亂批評)
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但我說給我外國護照)

《慈祥鵬過聖誕》是林振強著名作品,用字平民,容易上口,亦諷刺味十足,是林振強一貫風格。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曾指,此歌針對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是希望與中國第一交椅鄧小平留一線,回歸日後亦好相見。

歌詞淺白,不必另解,但今日重溫「車還是馬,槍還是炮,刀還是劍」,難免想及2019年連番示威及警察、白衣人暴力;「只要我扮盲,不停讚,不再亂彈,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看到部分社會名人逐漸掩蓋雙眼,香港人爭相研究何地移民最好、續領BNO等,只能慨嘆: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

皆因一經過六四
原曲:Hark! The Herald Angels Sing
填詞:林夕

(好心啦 福心啦)
逢聖誕咯就要講恭喜 燈飾鋪滿殖民地
逢聖誕就凍得飛起 今年張被跌落來
坦克嘉年華冇掟避 港九新聞拍特技(坦克嘉年華無處可避 港島、九龍新聞畫面如拍特技)
諮委草委唱大戲 啲諧劇最啱聖誕報喜(諮委草委在表演 這種諧劇最適合在聖誕報喜)
皆因一經過六四 成日送機 冇曬鄉里(皆因一經過六四 經常送機 再無鄉里)
逢聖誕咯就要飲新地 井水溝至係和味(逢聖誕咯就要吃新地樂 用井水溝才算好味道)
逢聖誕咯就串燒雞髀 今年一燒燒到眼眉(逢聖誕就吃燒火雞腿 今年一燒燒到眉毛)
中英周時鬥大鼻 街坊睇來都要預備(中英不時逞強互鬥 看來鄰里也要預備)
中央抽獎送大禮 成十億 要你照起(中央抽獎送大禮 整整十億人 要你關顧)
皆因一經過六四 橫掂慶祝 慶到喘氣(皆因一經過六四 反正慶祝 慶到喘氣為止)

逢聖誕望救主爭氣 祖宗打救呢個殖民地
逢聖誕護照爭餐死 飛得起都咪靠米字旗(逢聖誕護照爭得你死我活 能搭飛機移民也不要寄望英國)
開希家其有掟避 花都巴黎佢哋有陣地(吾爾開希、嚴家其有處可逃 花都巴黎他們有陣地)
恭祝新禧唱萬里 人大照開 佢台詞流利(恭祝新禧歌頌中共領導萬里 人大照樣開幕 他台詞流利)
皆因一經過咗六四 橫掂冇死 我會等你(皆因一經過咗六四 反正還沒死 我會等你)
(啊,多謝啊大哥!)

此歌由林夕操筆,鮮有地全首以口語入詞,作風詼諧,但與黃霑、林振強比,則略嫌不夠地道及親民。

開首先講「好心啦,福心啦」,是源自新馬師曾著名粵劇《萬惡淫為首》之《乞食》,尤其經常在《歡樂滿東華》演出,縱不看粵劇,此句亦深入民心,無人不曉。將粵劇名句放在聖誕歌,更是十分舊香港的中西合璧味。原句是在主角陳子年窺繼母通姦而被弄盲,以致流落街頭行乞,此歌選用此句,或是借其哀求味,刻劃香港無可奈何之處境。

粵語俗語云:「天跌落來當被冚」,意思就算天翻地覆,便當作棉被蓋着自己,姑且隨遇而安。「逢聖誕就凍得飛起,今年張被跌落來」,估計「張被跌落來」是用此俚語,加上「今年」二字,應是暗示六四屠城與回歸是天翻地覆。

「坦克嘉年華冇掟避,港九新聞拍特技」,分明指是從新聞看到六四坦克清場,對香港人而言,荒謬如港產片的特技,與2019年全年報道相去無幾。「諮委草委」是指草擬基本法時成立的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委員;「唱大戲」泛指中國戲劇,引申為大家在虛偽地表演,林夕為楊千嬅填的《楊千嬅》有「你現在大個需要做大戲」,意思相若,將一場事關重大的工作戲稱為「諧劇」,也大概反映民間對此信心不穩。

而香港人雖則略有寄望殖民地宗主國拯救香港,但對英國信心亦不足,一來《中英聯合聲明》並無第三張椅,香港人無份談判,二來決定香港悉數交給中國,三來普遍香港人未有獲發居英權,只有少數可參加居英權計劃,反觀葡萄牙卻向澳門人發葡萄牙國籍與公民權,倍使香港人灰心。何況學運領袖吾爾開希、嚴家其等可流亡海外,而香港人卻無容身之所,不無諷刺。

聖誕堅持
原曲:O Come All Ye Faithful
填詞:林夕

我個人最堅持 地球係要住勻
聖誕係圍住雪景欣賞至過癮
搵個國籍 澳紐美加過日辰。
聖誕有班老人 學習評論救萬民
認識基本氣候 最多出年至瞓(認識基本氣候 最多明年才睡)
我向來咁堅持 做人最講胸襟(我向來這麼堅持 做人最講胸襟)
世界大同就要四周發掘情人
專制係最笨 愛多兩打做平衡
聖誕有班老人 學習評論救萬民
認識基本氣候 最多出年至瞓
我再來個堅持 用人道對難民
最怕第時仲要靠返佢哋移民
股市就要韌 氣功要頂住陸沉
聖誕有班老人 學習評論救萬民
認識基本氣候 最多出年至瞓

此歌大意指香港人移民之餘,擁抱普世價值,反對專制。其時香港傲視亞洲,甚至有經濟餘力幫助難民,尤其越戰以來,香港前後收容20萬名越南。「用人道對難民」,便是希望回歸後出事的話越南可容許香港人移民。雖然至今這個劇本未有發生,但越南人的確有感激當年香港相助

我的基本法
原曲: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填詞:林夕

我想去學基本法 程序常令人困惑
我想鑽研基本法 腦海裏一片空白
我想協助基本法 尋覓渠道頭髮白
我想去維園請客 無奈常被人阻嚇

莫問高級與賤格 我知點抉擇
前路就算點不測 聖誕起草新計劃
我有套大基本法 無論何日能發達
我只要做足一百 人就能自成一格

莫問清高與邋遢 我知點抉擇
尋樂共醉飲多杯 聖誕通宵中發白
馬會有大把表格 成日期望人發達
我只要順手一挖 明日成疊銀紙紥 

當時《基本法》起草時由精英參與,民間雖然關心,但亦無從參與,甚或覺得太深奧,即使想協助起草,亦上天無路,煩惱得「頭髮白」。八九民運到六四事件期間,香港人已先後數次到維園集會,支持或紀念民運學生,但憂慮回歸後再赴維園紀代六四,則被政府阻嚇。雖然回歸以來30年間六四燭光晚會如常舉行,但到了2020年,政府以限聚令為名,禁辦六四晚會,是第一次無法舉行,往後會否一語成讖,令人深憂。

順帶一提,賽馬會是香港官方賭場,兼營賭馬、賭足球、賭六合彩,只要在表格中把相關數字挖(填)黑,便可下注。

文爾
得意所以忘言,一切意義,尋於言外,便有廣漠天地。一場萍水,說過甚麼,聽過甚麼,若曾有所感悟,如是而已。

【文字譚】愈被虐待 愈似相愛 – 《斯德哥爾摩情人》(上)

《斯德哥爾摩情人》是2013年作品,此歌有趣之處,在於寓意(Allegory)。寓意在文學或神話中很常見,除了為修辭而婉轉外,更可避過政治的風頭火勢。例如安徒生《國王的新衣》是諷刺社會裏人人噤若寒蟬,古希臘神話中宙斯險被父皇克洛諾斯吞食,是諷刺皇帝忌諱兒子奪權。《斯德哥爾摩情人》表面是情歌,描述喜歡被虐的人的戀愛關係,更深一層,是諷刺好些人不斷被暴政欺侮,卻又不會獨立,繼續倚賴對方。一場持久的欺凌,不是單方面的,而是必然有一方太軟弱遷就才成事,本來受害者是這場鬧劇的同謀。

此歌主題源自「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事緣1973年瑞典首府斯德哥爾摩有銀行被劫,四名人質被兩名劫匪脅持,警方到場談判時,人質Kristin Enmark卻維護劫匪,指與劫匪共處很安全。劫匪致電予時任瑞典首相Olof Palme,一度聲言要殺人質,但翌日Kristin Enmark與首相通電時,竟反指首相態度令她不悅,要求首相放走人質與劫匪。正因此案離奇,明明人質是受害者,卻反過來維護身為加害者的綁匪,從此成為心理學的典例。

填詞的林夕用「斯德哥爾摩」標在歌名,顯然是暗指上述病例,整體是部分比喻,主要抽取受害者一直被虐、卻因倚賴而袒護加害者的一面。

今次先從表層,即以情歌解析。全歌用整個「綁匪與人質」的框架,套在情侶關係中。想一想,大家身邊有否朋友是稱職的「仆街磁石」?每每哭訴伴侶是人渣,但又不肯離開對方,甚至每次戀情結束後,仍會與人渣結緣,如是者不斷重覆,恍如走不出輪迴。然則是上天對他們刻薄,抑或咎由自取?林夕的答案是後者,並於此歌以第一身探討箇中心理。

逃避 分開的孤獨
情願 一起不舒服
其實你那佔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 教育
未能做 空虛的枯木
滯留在 擠湧的監獄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為了大局
上了癮也不戒毒

開首先寫明這種心理的成因。與其一味怪責這類人的心理奇特,不如與他們蹲在一起,以同理心探究原因。簡言之,是為了不想承受單身時的「孤獨」、「空虛」,便寧願與「有控制欲」的人一起,還要自欺欺人說成是「我為了大局」,說穿了不過是倚賴某樣事物。人最懼怕的是空虛,為了逃避空虛往往尋求「毒品」倚賴,麻醉自己,可以是香煙、大麻,可以是工作,亦可以是感情關係。廣府話常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正是本來受害者有痛腳在對方手上,不論對方如何加害,受害者的表現仍是不介意或不發惡,無從制衡,反正予取予攜亦毫無代價,試問對方豈會收手?

沒有獻出我的臉怎拍響
沒有兩巴掌 怎制止痕癢
糊塗地軟弱當善良 誰就這樣變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亮

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
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假設欺侮是一齣劇,劇中須有打與被打才能成事,兩者互生。犯賤的受害者,要自己獻身或啞忍,才可使整齣劇演下去,獻臉才有臉可拍響,「作惡也要好對象」。受害者一直不肯認清問題癥結,不肯承認自己對這病態關係上癮,其實被人虐待,反而更高興,得到兩巴掌才覺愉快,然後繼續欺騙自己,將自己行為說成「善良」,掩蓋自己的「軟弱」。然而繼續這樣「善良/軟弱」下去,對方更放肆,亦是理所當然。儘管這類受害者平日說得自己多冤枉,林夕卻不留情,直接摑醒這種「道友」,希望他們從中醒覺並解脫。

也許當我感到窒息 想逃亡
卻未戒掉浴血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 苦海慈航
原諒你越愛越惡 滿足我預計的失望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 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副歌着力描寫受害者的犯賤,一邊想戒毒,卻一邊享受自殘的快感。林夕為麥浚龍寫的《金剛圈》也有類似的句子,「還未捨得不痛心,怕刻骨不銘心,在記憶裡愛,不痛不真。」俱說人類有時會尋求痛,但求自以為人生過得實在,逃離心底空虛。大家可以想一想,自己生活中有否一些事情,是一直覺得痛苦,但又會逼自己做?有可能正是為了逃避由「空虛」帶來的陣痛,才一直沈淪於某種長痛或毒癮。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也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受害日久而麻木了,甚至將對方給予自己的折磨(一額汗)「舔盡」,即犯賤地享受。明明「綁匪與人質」是敵對,但此處卻用「合作」來形容,正是表達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病態情侶關係俱有的矛盾。「愛死」便是寫盡這種畸形的感情,似是愛,卻又用力地傷害對方,愛你愛到殺死你。正正要被虐待,才可感受刺激緊張。

以第一身剖析這種病態心理,容易令同類人代入,循其思路反思,經過全歌連番呵責自己,再得出直截了當的結論:「我是同謀,絕對是同謀。」能被人三番四次欺侮卻又只識啞忍,也許俗世會覺得受害者淒慘,但真實是若無受害者配合,加害者又豈能肆虐下去?也許擺脫困局但憑一口氣,但人最容易在這關頭洩氣,才走不出輪迴。

要改變命運,亦不外乎改變自己的思維與習慣,認清現實而已。要治本,只要慢慢適應一人生活就好,也許要好些時間,但至少不會讓自己再次靠向人渣。正因想得盡利益,人渣才有動機去熟練各種技巧吸引異性,便為自己帶來刺激的假象。若不怕空虛,從平凡的鹹魚白菜中仍能食出真味,已是福氣所在,從此更對人渣免疫。林夕為楊千嬅填的「原來安心才能開心」(《原來過得很快樂》),是從愛情中洗練出來的哲理,亦應是人世間愛情的終點。

下一回再說政治。

文爾
得意所以忘言,一切意義,尋於言外,便有廣漠天地。一場萍水,說過甚麼,聽過甚麼,若曾有所感悟,如是而已。

斯德哥爾摩情人
曲: C. Y. Kong
詞: 林夕
編: C. Y. in London 
監製: Alvin Leong

逃避 分開的孤獨
情願 一起不舒服
其實你那佔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 教育

未能做 空虛的枯木
滯留在 擠湧的監獄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為了大局
上了癮也不戒毒

沒有獻出我的臉怎拍響
沒有兩巴掌 怎制止痕癢
糊塗地軟弱當善良 誰就這樣變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 亮

也許當我感到窒息 想逃亡
卻未戒掉浴血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 苦海慈航
原諒你越愛越惡 滿足我預計的失望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 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為逃避 輕鬆得孤獨
便寧願 緊張得舒服
無謂設計了佈局 這樣快結局
愛與痛也不到肉

像戰爭片 最好有死有傷
未嚇到 尖叫哭也不流暢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
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 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但無論是偉大成狂
還是 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被虐成狂
看著 是誰令幸福給殮葬
別喊冤 別叫屈 別訴苦 在這宗慘案
全賴我忍受 才令你享受
我是同謀
絕對是同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