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ifi.diary】土瓜灣變奏曲之一:旅客潮退  短租舖賣三樽$3540日本製秘魯瑪卡

「三樽$3540,秘魯瑪卡,日本製造!」推銷語聲此起彼落,大門緊閉,外人無法窺探。路過的居民快快走過,不敢停留。土瓜灣舊區年老者不少,藥房尚且捱不住倒閉,取名「ハッピーショップ」(快樂店)的健康產品零售商何以發掘小區商機?何以進駐?何以經營如此隱秘?

(作者圖片)

土瓜灣,高峰時期每天三四百團內地旅行團到訪,每月二三十萬旅客留下足跡。對一個多近二十個重建發展項目的舊區而言,可謂匪夷所思。雖然帶動社區經濟,但最大的得益者是旅遊業界,居民的生活卻備受滋擾,小區的面目漸漸改變而無力挽回。

曾經旅行團湧入宛如毒瘤,無法抑止而越擴越大。但自2019年社運和2020年肆虐至今的疫情,內地旅客近乎絕跡,腐爛頓時消失。現在的土瓜灣,擾攘的噪音消失了,成行成市的手信店和藥房,或暫停營業或結束倒閉。這些「多出來」的空間,被商戶以短租形式所佔領。

(作者圖片)

思考社區的發展,首先要問:土瓜灣不是旅遊區,但何時成為內地旅客團「購物用餐觀光一條龍」的集中營?或許這是「雞先定蛋先」的問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毗鄰紅磡一帶的民樂街,本土珠寶批發商林立。由於較市價便宜又有質素保證,吸引旅客到訪。漸漸隨之而來的,是手信店、藥房、團餐酒樓、找換店、酒店……一位不願具名的居民透露,有商人發掘商機,以集團式經營,加上舊區商鋪租金低廉,開設更多「只為內地旅客服務」的商店。又與旅行社合作,制訂一條龍的行程,導遊只帶團到指定商店,便可分成拆賬。

絕非筆者誇大情況,試問一包標榜歐洲進口的杏仁朱古力,盛惠$528,有哪個本地人會做「水魚」去買呢?不過,「大茶飯」始終是珠寶。曾經陽光廣場一帶水泄不通,旅遊車一架架湧入,旅客一團團進出,為的不是廣場地舖幾間朱古力店和水果店,而是樓上的珠寶店。這些珠寶店並非昔日的本土珠寶批發商,他們只做旅客生意,沒有廣告招牌,大多設於大廈單位內,相當隱密,樓下有保安看守,外人無法輕易進入。

(作者圖片)

筆者「有幸」親身目睹,多次有導遊和旅客疑因「強迫購物」而發生爭執。數年前亦因為採訪拍攝,被一名女導遊施襲,以致兩手瘀傷,手機被擲於地上,更被女導遊反口誣告筆者動手傷人。警方詢問在場旁觀者,眾人只當「什麼也沒看見」。審訊期間,女導遊曾提出賠償$800和解了事,但道歉欠奉。最後,女導遊罪成判處監禁一個月但緩刑一年,主任裁判官斥責「有乜唔見得光?」

2020年訪港旅客人次按年跌逾九成,其中來自內地的旅客全年僅二百多萬,旅遊相關店鋪的生意頓時面臨寒冬,措手不及。但有趣的是,兩年多以來,土瓜灣多間手信店僅暫停營業,未有倒閉。究竟是舊區的租金實在便宜,還是背後有什麼資本在支撐他們呢?
有利可圖的情況下,亦有個體商戶「湊熱鬧」開設藥房牟利,現時同樣面臨生意慘淡。在一個二十多萬人口的社區,卻有不合符比例數目的藥房,沒有資本撐腰的商戶只能撒手離場。下鄉道的盈香飯店,有指是土瓜灣區第一間的團餐酒樓,$20-$30的平價團餐只招待旅客。疫情下停業多時,門前雜物一堆堆。旁邊的藥房曾轉型,向本地居民銷售防疫用品,現時已結業。鋪位很快已租出。誰人接手?原來是健康產品零售商。

(作者圖片)


「ハッピーショップ 」裝潢簡陋,僅掛以一幅橫額作招牌,大門窗口鋪設綠色白色的貼紙全遮擋。但由於銷售員語調高昂,旁人雖然站於門外,仍清晰可聽:「三樽$3540,秘魯瑪卡,日本製造!」

瑪卡又稱為秘魯人參,生長於安第斯山脈,分黑、紫、黃、白四種,營養成份豐富,主要功效為安神、補腎、增強免疫力、調節內分泌等。坊間冠以「男性壯陽聖品」之稱,源於瑪卡能補充體力,有助陽虛人士提振精神。

一般商店,原粒瑪卡約$110-$250一兩。製成膠囊,根據不同的成份、濃度和份量,較便宜的在iherbs 售賣$88.84一瓶,美國生產製造。$3540三樽是否價格相宜,消費者自行掂量。但短租戶的浮現,可見社區發展的困難重重。

(作者圖片)

土瓜灣的重建發展項目多近二十個,但社區的發展,不僅僅單靠收購舊樓興建新樓宇便可煥然一新,更要有長遠的目光,和以民為本的政策。作為民生區,康樂及文化設施是否足夠?配套是否足夠?當疫情過去,旅遊復甦,沉寂一時的藥房手信店會否雨後春筍般重新佔領土瓜灣?當街坊小店和社區組織因重建而逼遷,政府有否規劃如何安頓,不使他們就此消失?

常說一地反映一城,香港之路如何走?

More Stories
通告易:香港電訊全年派息增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