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畫時光】《Basic Instinct》:本能裡有信仰

Published on 07-12-2021

《本能》保羅韋浩雲,1992

小時候,我們總是受到鼓勵,去發問為什麼。長大後,逐漸發現許多問題,其實沒有答案。

看保羅韋浩雲的《本能》,看到最後心裡倍感沮喪。為什麼?莎朗史東無底線演出,離奇的冰錐殺人,性與暴力推倒巔峰,還有什麼不滿足?當你認真專注,追索每一個情節和線索,以為找到兇手,怎料電影最後的一個鏡頭,卻暗示另一個相反的答案,但又與故事發生的一切,沒有絲毫違和。每一個證據,都支持兩個截然不同的結論。彷彿,整部電影都只是在玩弄觀眾。

保羅韋浩雲在最近一次訪談中,直言「多重現實」相當有趣。

但我想,我大概是太認真。世上99%的觀眾,都不太在意結局如何,只回味莎朗史東如何顛倒眾生。以致沒有多少人,想起珍妮翠柏虹。

莎朗史東多年後,懊悔自己在電影中被物化。那麼珍妮翠柏虹,不同的是,她在電影中流露性感的同時,也展現專業、理性的一面。

作為女性,我喜歡莎朗史東,也喜歡珍妮翠柏虹。莎朗史東的魅力遙不可及,但珍妮翠柏虹,那種知性的風韻,散發在日常的舉手投足,在對麥可道格拉斯的種種著緊,在被男性佔據的職場上獨當一面。還有,那一頭蓬鬆的深色短髮、黑框眼鏡、咖色西裝,和時而堅定的、時而似笑非笑的眼神。這樣的美麗永不過時。

我不相信珍妮翠柏虹是兇手。我相信,現實社會沒有真相,只有選擇相信什麼。

「靈魂內有信仰,搶不去。思想他人難偷取。無論鐵路會崩壞,方向未會被活埋。」

P.S. 珍妮翠柏虹在動畫《BoJack Horseman》第六季中,「客串」了一個小角色。教我猜想,在遙遠的某個角落,也有一個人,同樣喜歡著珍妮翠柏虹,並以另一種方式,記錄她的傳奇。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21/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