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看小說】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地鐵站》

Published on 02-01-2022

好看指數 :新書試讀,歡迎讀者自行評閱。
啃書難易 :10

「於是他抬頭,轉身面對列車過來的方向。
在他跳下軌道的那一瞬間,他清楚看見這輛列車司機員的臉,也卻令司機員看見了他。」

如果可以,你會想選擇什麼樣的方式結束生命呢?

這是台灣第一部長篇地鐵小說,
所有的故事都從地鐵站的跳軌事件開始。

台灣作家何致和,曾任出版社編輯、專職譯者,著有長篇小說《白色城市的憂鬱》、《外島書》和《花街樹屋》。(官方照片)
書序中則提到,小說家高翊峰在聽完《地鐵站》後竟說:「根本就是一個愛情故事嘛!」,更加令人好奇全文故事了(笑)。

葉育安是地鐵站的主任,到職不到一年的期間,卻已經見過一、二十具跳軌的屍體,有盜用公款的中年男子、被霸凌的國中女生、久病纏身的老兵和西裝筆挺的上班族等等,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彼此都對人生不再留戀,寧願選擇用性命擋下列車。

隨著葉育安處理跳軌事件,會發現每一位輕生者都有著說不出的苦衷,婚姻危機、工作壓力、長期照護、人際溝通、憂鬱症和霸凌,當頭棒喝地指出當代社會的議題,甚至,連葉育安也有自己的問題。

「在隧道盡頭出現的亮光,究竟是希望的顯現還是更黑暗的絕望?」—《地鐵站》(作者照片/日本京都東鹽小路釜殿町)

身為一個資深通勤者,一看到書名是《地鐵站》就很好奇這是什麼故事,試讀完後,更是按耐不住,很想要趕快把整本書讀完。

看書時,讓我想到以前看過的一本舊書,Nick Hornby的《A Long Way Down往下跳》,同樣在描述自殺,只是劇情屬於黑色幽默,透過四位不同年齡階級的主角,他們不約而同選在跨年夜想要結束性命,爭先恐後地爬上去頂尖大廈,抵達後卻無法決定誰先往下跳,所以只好一起約定誰都不准先自殺,擇日再跳;故事透過「跳樓四人組」,一窺人生的荒謬和迷失,以及生活中的失敗。

英國作家Nick Hornby不僅是優秀的小說家,同時也是知名的電影編劇家,
作品有《愛在他鄉》、《布魯克林》和《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等電影作品。(官方照片)

兩本書都以「死亡」說起,《往下跳》諷刺死亡,而《地鐵站》則以揭開傷疤的方式看待死亡,《地鐵站》的主角是渺小無常的小人物,月台上等候列車的旅人們,平凡無奇的他們,內心早已傷痕累累,千瘡百孔來自對生活的崩潰和掙扎,囚禁在人生的困境裡,所有描寫的劇情都好日常且真實,讀起來很揪心,一股辛酸感油然產生,像是面對年邁的母親罹患失智,對於親人來說是不捨的痛,同時也是一顆未爆彈,這不就是現在越來越常在新聞上看到的社會問題嗎?

看似以「結束」貫穿兩本書,其實都是在用另一個角度闡述「如何活下去」,《地鐵站》的人物努力在彼此的關係、愛情、親情、人性、和社會裡尋找活下去的救命索,竭力想要「重新開始」,正呼應著Nick Hornby曾經說過:「想死是活下去的理由之一」。當你用盡一切的力氣去戰鬥時,生命或許不會馬上回應你,但是只要活著就一定仍會有希望。

推薦給喜歡看社會派故事的讀者們。

●《地鐵站》
● 出版社:木馬文化
● ISBN :9786263141063
● 如果對本書有興趣,歡迎點擊通勤看小說的專屬買書網址:
https://www.books.com.tw/exep/assp.php/readbooksmrt/products/0010912211?sloc=main&utm_source=readbooksmrt&utm_medium=ap-books&utm_content=recommend&utm_campaign=ap-202112


More Stories
【深夜點播】青玉🎧柳應廷《水刑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