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畫時光】過年的嘮叨絮語:從徐州母親說起

Published on 03-02-2022

踏入虎年,舊人舊事能一時忘卻但不能忘懷。

大年初一,香港電視台罕有地以近三分鐘的air time,節錄中央電視台的春晚盛況,好不熱鬧。在民間,微博上議論紛紛的卻是,#徐州豐縣生育八孩女子情況。此事在上月底引起熱議,但臨近春晚hashtag或相關消息逐步被官方屏蔽。

越想要撲熄火種,火卻生生不息。

徐州農村一名母親的脖子上圍綁着鐵鏈,讓人聯想起屢有女性被拐賣到農村當生育機器的悲劇,不禁感概:原來沒被拐賣也是一種運氣。董姓丈夫說她瘋了,官方說不存在拐賣行為,有昔日的受害者質問:

「還是瘋媽媽們只有被打時才是瘋的,只有生女兒的時候是瘋的,只有不聽話的時候是瘋的,只有做得比牛少,吃得比雞多的時候是瘋的,不然為什麼大家都不怕她,要撿回家?媽媽是精神病殺人犯,放回村裏,大家都不怕死嗎?不就是因為都知道瘋媽媽是怎麼瘋的,瘋起來是怎麼樣,所以敢撿去生嗎?」

微博上的政治漫畫

董家的長子叫香港,年齡較輕的兒子叫銀行和國際。我認為,名字反映農村鄉民對世界的認識。可惜香港媒體「不知」有徐州母親,國際媒體反而報道較多。

這種滿佈疑點、未經證實、但輿論不斷發酵的風波,到底有沒有新聞價值?Netflix連續劇《紙牌屋》,美國國會議員Frank Underwood給出了答案:任何疑問,涉及到國家體制,便是值得問的問題,是需要解答的問題。

別誤會,Frank雖然熟悉新聞運作,但追逐權力核心的他,也擅於操控輿論。遇上渴望成名的記者Zoe Barnes,建立一段共生的關係,最終成為獵人與獵物、支配的性關係。Frank利用Zoe發放對手的黑材料,影響公眾輿論以達到政治目的;Zoe則憑藉獨家故事,建立人氣和地位,不自覺地成為依附政客的寄生蟲。

The Very Real History Behind the Crazy Politics of ‘House of Cards’ 網上圖片

Proximity to power deludes some into believing they wield it.

接近權力使一些人相信他們掌握了權力。

Zoe Barnes是今天魔幻現實社會下,媒體的縮影。

有些話,不假思索衝口而出,便容易被利用。今時今日的第四權,是否只淪為傳聲筒?讀者是否只能在碎片中,拼湊出真相?

最後,Frank將Zoe推向死亡。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