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畫時光】《綠里奇蹟》:無止境褪色的萊姆綠

Published on 28-03-2022

《綠里奇蹟》(The Green Mile), Frank Darabont, 1999

黑人演員米高·克拉克·鄧肯的細膩演技,為他贏得不少獎項。

橫過一片枯黃蒼茫的田野,此起彼落風聲鳥聲狗吠聲,既肅殺又像哀嚎,手拿槍枝或三叉戟的鄉民四處奔忙搜索,父親撿起一片叢裡的衣角碎片,「凱蒂!柯拉!」畫面fade out至一片漆黑,呼喚聲隨著歲月的流逝彷彿成了遙遠的絕響。「你愛你妹妹嗎?你敢呼叫,知道會怎樣嗎?」殺手的輕聲絮語卻把一名老人從睡夢中驚醒。

精彩的剪接和混音,讓電影獲得奧斯卡相關獎項提名,更把主角一段悲傷往事勾勒出來。人老了,情份越久越深,導演法蘭·達拉本特便以倒敘法,由一頭蓬茸銀髮的保羅,緩緩憶述舊事舊情的來龍去脈。

上世紀三十年代,美國正值大蕭條,年輕的保羅在南部的冷山監獄,時任死囚牢的主管。由湯·漢斯飾演的保羅,多了幾分仁厚、正直和風趣。飽受尿道炎之苦的保羅,卻被魁梧壯碩的黑人囚犯——約翰,以神奇的力量治癒了,其後約翰亦相繼拯救了垂死邊緣的生命。

「My name is John Coffey, like the drink, only not spelled the same.」約翰因姦殺兩名白人小女孩而被判罪成,但這個溫柔細膩、怕黑愛哭的巨人,真是那個冷血無情的殺手嗎?

《綠里奇蹟》的故事取材自四十年代的一宗真人真事謀殺案,因當時不平等對待,十四歲的黑人少年罪成,而被判處死刑,事隔多年才得以沉冤得雪。在小說家Stephen King筆下,故事少了以往的驚悚,多了份科幻,但並沒有不自然和造作之感,反而把約翰這個人物,隱喻為神的奇蹟,而這份奇蹟,卻遭世人殺死。

「在審判日,站在上帝面前,祂問為什麼要殺了祂真正的奇蹟時,我該怎麼說?那是我的工作?」

電影對死刑的質問,推向更深的層次。雖然沒有太多著墨大蕭條的境況,但從人物的對話,場景的佈置,體現出流離失所、失業挨餓的無助。多少人,受盡折磨而失足犯錯,進了牢房?然而,生活卻是更龐大的籠牢。

牢房的地板是褪色的萊姆綠,因此,死囚的最後旅程稱作「綠色旅程」。踏上這綠色旅程,有人顫慄,有人懊悔,保羅把牢房看作是「醫院的加護病房」,認真看待,因為這是對生命的尊重。

保羅一生的愧疚,源於他的無能為力。

「真希望能在別的地方認識你們……我懊悔自己所做的事情,我願意付出一切挽回,但我無能為力,願上帝憐憫我。」

暴風雨的行刑夜,導演使用黑色電影的手法,營造出哥德式的緊張氛圍,不同角色的矛盾衝突推向極致。昔日的受害者懷著恨來觀刑:「希望他害怕,希望他知道烈火熊熊燃燒,撒旦的魔鬼等著他。」此時此刻,誰靠近上帝?誰靠攏魔鬼?

三小時的電影承載的東西太多太多,但不顯臃腫拖沓。沒有幫派打鬥或鬥智越獄,更多的是對生命的反思,親情友情的關愛,還有片中薰滿濃濃的南方風情。輕快的鄉村音樂,金黃色的小麥田,偷偷竄進來的老鼠,和妻子烤焗的玉米麵包。

年華逝去,孤身的保羅住在山上的「老人院」。山村多雨,南方郊外風土依舊,古秀依舊,綠意盎然,保羅走上自己的「綠色」旅程,湖藍的眼神盡是無言的故事。

人生流離,電影是夢,沒有夢,路怎樣走下去?「我似乎找到尋覓已久的幸福。」對於約翰,最後的願望,莫過於看一齣好電影。

華納兄弟在2020年公開昔日製作花絮,對影迷而言,最好奇莫過於如何拍攝老鼠「叮噹先生」,除了要牠在牢房走動,還有和囚犯老戴的互動,絕不容易!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20/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