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樂】一絲不苟:重看《秋天的童話》

Published on 02-11-2019

你寫過劇本嗎?

看過九十年代的電影,無論在寫劇本還是計劃攝製大綱,創作者都會忍不住不斷自我檢討、改善。看現時的本地懷舊風電影,有時令人難以投入,可能是演員的衣着打扮、家居佈置,或者是對白語氣,讓人困惑主角到底身處哪一個年代,來自什麼背景。

以下有雷🎬

重看《秋天的童話》,真難以想像鬼才們是怎樣寫到這麼到位的情節:船頭尺不知不覺愛上了十三妹,開心到需要寫在鏡上表白,但又怕對方看見,忐忑的心情一言難盡。船頭尺連自己生日都不敢告訴心上人,朋友問為什麼,他簡單一句:「什麼都要說明嗎?生日就是生日嘛。」

兩個相愛的人因背景的分歧而停滯不前,不向前就只能放手。船頭尺輕鬆跑到家中(心情與後來必須有落差成對比),乍見心愛的人突然要搬走了(確實有一點急),突然的離別二人都來不及準備任何深刻的對白,只能匆匆交換禮物以表心意。

到分開一刻方知不捨得,船頭尺望著車子遠去,不甘心,竭盡全力想追回失落的愛情,簡單的鋼琴音樂更突顯他的落寞空虛;車子縱橫交錯,但船頭尺眼中只有十三妹的身影,船頭尺面向鏡頭狂奔,更讓觀眾痛心,看著船頭尺跑不動的背影遠鏡頭,觀眾彷彿能分享他的孤單。

(圖片:《秋天的童話》)

分別過後,二人各自拆禮物,患得患失的遺憾感覺湧上心頭。

失落的船頭尺看着遠方,忽然感到天冷,緊緊拉緊衣襟,眺望遠方送別遠去的愛人;另一邊廂安排十三妹在車上打開禮物(必須是動態的加拿大佈景,顯示女主角的急不及待,亦必定比家中或火車車廂的背景好看),陰差陽錯的巧合讓十三妹傷心飲泣,又怕被同行友人看見醜態因而故意壓抑。

發生在秋天的故事,即使大團圓結局,最後送上的甜品仍是呂方幽幽的歌聲,也許為配合秋天忽冷忽熱的淒美感覺吧。

《秋天的童話》導演 張婉婷 • 1987
編劇 • 羅啟銳;監製 • 岑建勳

[tmm name=”%e8%99%8e%e8%b2%89″]

原文列於作者Instagram,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美股遐觀】2021美股核心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