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常在閱讀】首個可預防可逆轉老人痴呆的療程

Published on 05-10-2019

作者中文版序

在絕望之處有了希望:獻給台灣飽受環境毒素威脅的讀者。

日常生活中,阿茲海默症早已見怪不怪──幾乎天天都可以聽到關於它的消息,天天都可以在身邊的人身上看見它的蹤跡,不管是朋友還是我們摯愛的家人;有時我們甚至能感覺到它陰森森地爬上我們自己的身軀。
 
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人數越來越多,在全球各地都已成重大的健保難題。在美國,它是排名第三大的致死殺手,我相信它在台灣也會越來越嚴重,因為台灣的人口結構逐老化。有句俗話說:「每個人都認識一個罹癌康復的人,倒是從沒見過任何一個罹患阿茲海默症而康復的人。」實在不幸,阿茲海默症一直缺乏有效的治療方法。
 
但是,現在情況終於有了轉機。
 
過去30年來,我和實驗室的同僚致力研究阿茲海默症的基本機轉,並在2014年間發表了第一例阿茲海默病患改善的情況。而第一批的「阿茲海默症倖存者」正在持續康復,有些人重回職場,還有些人已經進入這個療程達6年了──療程的名稱叫做ReCODE,意思是「逆轉知能退化(reversal of cognitive decline)」。
 
先前從來沒有成功治療阿茲海默症的案例,而我們所採用的方式,更迥異於先前那些已證明無用的方法。我們拋棄了以往的「雖不知每位病患為何會出現知能退化,但提供相同的藥物給所有的病患」形式,接著我們再努力找出每位病患記憶力衰退背後的眾多原因,然後針對這位病患的每一個記憶力衰退原因,給予一種個人化的、多個組成因子的療程──這種方法,本質上就是將21世紀的精準醫學結合傳統中華醫藥觀念之後產生的結果。目前有兩千多位病患正在接受我們的治療,他們的進步是史無前例的。
 
在您手上這本由遠流出版公司翻譯出版的專書當中,您將看見我們使用的方法、它背後的原理、細節,以及病患的親身故事等。這本書在紐約時報最佳暢銷書榜上停留長達一年以上,而且已翻譯成全球24種語言了。
 
我們過去30年的醫學研究,帶來了許多開創性的結果。例如我們發現了阿茲海默症其實不是「單一的一種疾病」,而是有好幾種不同的亞型。第一型是發炎型的「熱型」,第二型是萎縮型的「冷型」,再來是醣毒性的「甜型」(我們稱之為第一點五型,因為它兼具第一型與第二型的特性),最後第三型則是有毒的「惡性型」。每種類型都有不同的最佳治療與預防方式。
 
我們還很驚訝地發現,阿茲海默症其實是一種保護反應──針對前述四種類型所致傷害的保護:發炎、腦部保護(如養分、激素等)的流失、胰島素抗性、毒素(汞或黴菌毒素──某些黴菌製造出的毒素)。由於我們確認了這些毒素是導致阿茲海默症患者知能退化的重要因素,因此在許多飽受這些毒素危害的區域(例如台灣與中國的都會地帶),勢將引發更多關切。
 
有鑑於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暴露在上述阿茲海默症的危險因子當中,加上許多人罹病的原因不只一種,我們主張每個人都應該接受評估,應該展開適當的預防計畫(若已出現症狀的人,更應及早治療以求逆轉)。正如醫界建議每位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接受大腸鏡檢查,我們在此建議,每位45歲以上的人都接受「認知鏡」的檢查──這是一系列的血液檢驗(本書當中有詳細說明),可以辨識出我們的危險因子,讓我們得以預防知能退化。
 
關於阿茲海默這種病,最佳的說法應該是「它很少見」。現在我們辦到了。只要我們齊心努力,就可降低全球各地因為失憶而產生的負擔。以前看不到希望的地方,現在終於出現希望了!

節錄:第一章  惱人的失智症

有關阿茲海默症的可怕報導漫天亂飛,我們躲也躲不掉:醫不好、缺乏有效療法、各種預防方式都無效。數十年來,沒有任何一位神經科學家能找出這種疾病的根治方法。儘管政府機構、製藥公司和生物技術專家花了數十億美元,投入發明和測試治療阿茲海默症的藥物,但這些受測的藥物中竟有99.6%是失敗的,甚至根本沒有通過測試階段。
 
你或許想把希望寄託在那百分之零點四已經進入市場的藥物上——畢竟,如果對阿茲海默症有效,就算只有一種藥也很夠了——但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正如阿茲海默症協會(Alzheimer’s Association)坦承,「自2003年以來,沒有一種阿茲海默症新藥獲得批准上市,且目前已批准上市的藥物,對停止或減緩阿茲海默症惡化來說一點用都沒有。」雖然現有的四種阿茲海默症藥物可能有助於減輕症狀,如記憶力減退和困惑,但效果並不持久。
 
或許你還在回想,最近一次看到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核准阿茲海默症的新藥物是什麼年代。想不起來的話也沒關係:在公元2000年到2010年所測試的244種藥物當中,只有美金剛(胺)(memantine)這種藥在2003年通過測試。而正如我接下來要解釋的,美金剛的藥效也只是聊勝於無。
 
阿茲海默症:它要的不只是你的命而已

上面說到的這些事,實在令人沮喪,也難怪阿茲海默症是大家最不想聽到的疾病。有位婦女長期接受阿茲海默症治療,她的丈夫搖著頭,失望地說:「不斷有人告訴我們,科學家正努力開發新藥,減緩阿茲海默症惡化,但何必繼續呢?我可以告訴你,每天和阿茲海默症為伍,是你最不希望見到的。」阿茲海默症已經成為當代生活的一部份了,讓我們看到一個又一個關於阿茲海默症的故事。令人難過的是,這些故事都以悲劇收場。我們不怕其他疾病,卻異常懼怕阿茲海默症。為什麼呢?原因至少有二:
 
首先,阿茲海默症是全國最常見十大致死疾病當中,唯一一個缺乏有效治療方式的。我再重複一次:最常見的十大致死疾病當中,只有阿茲海默症尚無有效療法。而我所謂的「有效」,其實標準還挺低的:先不說「
根治」好了,只要有人能發明一種藥或是其他東西,就算只能做到讓阿茲海默症患者病情稍微舒緩的這種「最低限度」,我一定大力拍手叫好。我相信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親屬也會大力拍手叫好。那些罹病高危險群的人士、那些已經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人,同樣會大力拍手叫好。可惜,這種藥不存在。我們甚至沒有一種療法能幫助有主觀認知障礙(SCI)或輕度認知障礙(MCI)的病人——以上兩種狀況通常會發展成為阿茲海默症——讓他們的狀況不要進一步惡化成阿茲海默症。
 
第二,阿茲海默症令人害怕的原因在於,它要的不僅僅是你的命而已!許多疾病都會致命,有一則老笑話更說:「生命本身就是致命的。」但阿茲海默症比致命更糟糕:在它害死患者之前,它會先長期折磨他們,有時甚至達數十年。在這段期間裡,它會剝奪患者的人性,折磨他們的家人。患者的記憶、思考能力、美滿生活和自理能力都消失了,病情的惡化看不見盡頭,彷彿是永無止境的深淵,直到最後,患者再也不認識親人,想不起自己的過去,想不起這個世界,想不起自己。
 
其實,這種疾病之所以可怕,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分子生物學和神經科學在過去50年的發展勢如破竹,即使癌症的病因非常複雜,但生物學家仍能解開多種病因,杜絕許多癌變。我們已經了解大腦的化學和電氣運作方式,這些過程是構成思考和知覺的基礎,所以我們能針對抑鬱症、精神分裂症、焦慮和躁鬱症開發出有效的藥物──即使有些尚不完美。當然,我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藥典中還有許多藥物需要改進,但不管是哪一種疾病,都給了我們堅實的理由相信:我們的研究方向是對的,我們已掌握了這些疾病的基本原理,在變幻莫測的大自然中我們終於看見了基本規律……唯有阿茲海默症就是例外。
 
也難怪我們會害怕阿茲海默症的強大威力。它讓人絕望,絕望到無藥可救。但現在,情況終於有了改變。
 
本書可以幫助你的地方

讓我用大白話來說:阿茲海默症是可以預防的,而且在許多情况下,阿茲海默症造成的知能衰退是可以逆轉的。這就是我和同事在知名醫學雜誌中發表的、經同儕評閱的研究論文當中所呈現的。這是首度能夠對患者帶來顯著的效果。是的,我知道我們等於打臉了幾十年來的傳統觀點,因為我們主張認知能力下降是可以逆轉的,有好幾百位患者已經做到了,而且只要幾個人人都能做的步驟,就可以預防許多專家長久以來認為既不可避免、也不可逆轉的知能衰退。
 
當然,我們這些大膽的言論,值得你合理的懷疑。當你閱讀我過去30年在實驗室的研究成果時──這些成果首度使得初期阿茲海默症及其前兆(亦即主觀認知障礙和輕度認知障礙)所造成的知能衰退現象,得以逆轉──希望你能秉持這種懷疑的態度。當你讀到某些病人已經從知能衰退的深淵中爬出來的故事時,我希望你能保持懷疑的態度;當你閱讀我們開發的個人化治療計畫時,我仍希望你能夠抱著這種懷疑的態度──我們開發的這些計畫,是希望使每個人都能預防認知功能障礙,或是在已經有知能衰退跡象時阻止衰退並恢復記憶、思考的能力,再一次過著擁有健康認知功能的生活。
 
如果我的論點能破除你的迷思,那還請敞開心胸,試著改變你的生活。如果你已經開始出現知能衰退,就該這麼做;就算沒有,也應該這麼做。
 
本書能對以下讀者帶來最直接、最徹底翻轉人生的幫助:記憶和知能已經開始衰退的人、他們的家人和照顧者。只要遵循我的療程,那些認知剛開始受損卻還未變成阿茲海默症的人,以及那些已經患了阿茲海默症的人,不但能夠讓症狀停止惡化,還能逆轉困擾他們已久的知能衰退。到現在為止,對於那些病情嚴重的人來說,只能不可避免地走上重度失智之路,等著他們的只有專家們帶來的壞消息。可是,我與同事所研發的療法,即將把過去那些迂腐的教條送入歷史的垃圾堆裡。
 
還有一群特定的人,會因為這本書而迎向健康快樂的明天,不用再等待悲慘的未來。這些人生來就有稱作ApoE4(ApoE就是載脂蛋白E的縮寫,載脂蛋白是攜帶脂質──也就是脂肪的蛋白質)的基因變體(等位基因),ApoE4基因是已知的阿茲海默症最強遺傳風險因子,只要有一個ApoE4(即遺傳自父母其中一位),那麼你一生中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就增加到30%;而有兩個ApoE4的話(遺傳自父母雙方),風險增加到50%以上(從50%到90%,根據研究的不同,結果也有所不同)。相比之下,沒有遺傳到這種基因的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只有9%左右。
 
還有一群較不容易想到的人,我認為這本書也能改變他們的生活:40歲以上的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每個人都關心自己認知能力的喪失(是的,腦部老化大約從40歲開始)。有了這些認知能力,我們才能閱讀、理解愛人寄來的書信;才能了解電影或是書中的情節;才能觀察、了解生活周遭的人們;才能洞察身邊的事物,讓我們能有立足之地;才能正常生活,包括自行飲食、著衣、行動和沐浴;才能將生命中重要的事情和貴人留在記憶裡──這就是人類。當我們喪失了這樣的認知能力,作為一個人,再也無法過著有意義的生活。各位或許是幸運的,還沒有喪失任何的知能(即使我們非常清楚自己以後可能會喪失認知能力),但我想說的是:放心,對大多數人來說,知能衰退是可以解決的,尤其是在發病早期。別管別人怎麼說。知能衰退不是絕望,也非不可逆轉的。它可以逆轉。醫學史上第一次,「希望」和「阿茲海默症」終於結合起來了。
 
這是一本簡單好用的手冊

雖然我用科學證據來支持我的結論,但本書並非笨重的科學著作,而是一本切合實際、簡單好用、循序漸進的手冊,告訴讀者如何預防和逆轉早期阿茲海默症的認知衰退或其前兆,也就是輕度認知障礙和主觀認知障礙,並幫助你持續改進。這也是一本指南,幫助全球數以億計遺傳到ApoE4基因的人,擺脫早已寫在DNA裡的命運。
 
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我們根據過去幾十年以來,對於神經生物學在阿茲海默症上的研究,制定了一項精密的個人化療程。這也促成了自2014年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科學研究發表,主題是關於許多認知能力衰退的病人,其中十分之九是阿茲海默症或其前兆的患者。這個療法稱作ReCODE,主要內容為逆轉知能衰退。在此之前,沒有人認為阿茲海默症裡的知能衰退以及阿茲海默症的前兆是可以逆轉的,這個療法不但達到了這個目標,還能讓病人的病情逐漸好轉。
 
我撰寫本書時,第一位接受ReCODE療法的病人已經接受5年的治療了,她現在73歲,不但有健康的認知能力,還能環遊世界並全職工作。我們後續做了廣泛的研究,該療法對數百名患者都有效,證明了她並不是唯一能從這項療法中受益的人。
 
本書為你帶來好消息!

我們終於要來講講,關於阿茲海默症的第一個好消息。這是一個快樂的消息,是一種重新掌握人生的福氣。書中你會讀到:有一位病人說他現在和孫輩談話時,終於能夠再次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另一位病人說她的記憶力比30年前還要好。一位音樂家的妻子說,她先生可以再次彈奏吉他了。還有一位病人的女兒說,以往她每次從學校回來時,都覺得母親心不在焉,但現在她母親又能重新融入家庭。你現在讀到的,是世界改變的開端,終結阿茲海默症才正要開始。
 
第二章到第六章解說了發展ReCODE的科學旅程。第六章會針對這三種情況詳細解說。第七章將介紹一些測試方法,讓你找出導致你知能退化的原因,以及什麼原因會讓你處於認知退化的風險中。第八章和第九章告訴你,如何依照測試的結果採取行動,並且討論了必須解决的根本問題,以求逆轉知能退化,降低未來知能退化的風險。第十至十二章將解釋如何取得最佳結果、如何維持療效的關鍵。這裡還提出許多替代方案,不但幫助你成功逆轉知能退化,還可以消除大家對這個方法的疑慮和批評。

本文節錄:《終結阿茲海默症:第一個實證可預防、逆轉認知退
化的療程》

  • 出版社:遠流
  • ISBN:9789573286318

作者:戴爾・布萊迪森醫生(Dale E. Bredesen, MD)

國際知名的神經退化性疾病專家。他畢生的職志就是翻轉當今對阿茲海默症的理解。他相信,阿茲海默症可以預防,可以逆轉。他是醫界神經研究的先鋒,率先發現ReCODE療程,現已獲全球許多醫生採用。
 
他畢業於加州理工學院、杜克大學醫學中心,並在加州大學舊金山校區醫院擔任神經科住院醫師及總醫師。他曾在諾貝爾獎得主史丹利・布魯希納(S.Prusiner)的實驗室從事博士後研究。
 
他先後任教加州大學(舊金山、洛杉磯)與加州州立大學(聖地牙哥),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阿茲海默症伊斯頓研究中心主任、巴克老化研究所(Buck Institute)的董事長兼執行長。
 
布萊迪森醫師的實驗室主要研究神經退化過程的機轉,並致力將研究結果轉換為有效的阿茲海默症與其他神經退化性疾病的治療方法。出版過超過230篇經過同儕審閱的論文。
 
2008年,他與瓦吉斯・約翰醫生(Varghese John MD)合作建立了「阿茲海默症用藥發展網絡(ADDN)」,從而找出全新的阿茲海默症分類療法,並且發展出全面性的新療程,也因此辨識出三種阿茲海默症亞型。同時,他們於2014、2016年發表「逆轉認知退化(ReCODE)」療程,紀錄到輕度認知障礙與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病患好轉。這是人類醫學史上的新例,本書也成為家喻戶曉的紐約時報暢銷書。

More Stories
黃金時代倉(2023/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