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讓飛鏢飛」的勇氣

2019年的鏢壇令筆者最深刻的事,莫過於見證不少女鏢手在亞洲甚至國際舞台上奪得亮麗成績。她們以行動證明:在一直被男性壟斷的飛鏢運動市場中,女鏢手有能力佔得一席之位之餘,亦能正面影響着這門運動的發展。以下列舉一些女鏢手去年的亮麗成績:

Fallon Sherrock(英格蘭)

Fallon Sherrock (圖片來源: PDC)

若要選出2019年女子鏢壇風雲人物,相信非Fallon Sherrock莫屬。由2012年起在British Darts Organisation (BDO)賽場上征戰的Sherrock,去年取得由Professional Darts Corporation (PDC)舉辦的2019/2020年度世錦賽參賽資格,先於首圈擊敗同屬英格蘭的 Ted Evett,成為首位在PDC世錦賽贏得賽事的女鏢手,創造歷史;之後再下一城,次圈爆冷擊敗當時世界排名第11的奧地利鏢手Mensur Suljović,震驚鏢壇,最終於32強不敵賽事22號種子Chris Dobey。

Sherrock在PDC世錦賽投出平均分90.75分、埋鏢率51.61%、18次180分,整體表現位列96名參賽者的中上游位置,外國鏢壇亦以「Fallontastic」一詞形容Sherrock的優秀表現,風頭一時無兩。

鈴木未來(日本)

鈴木未來 (圖片來源: BDO)

身為日本一姐的鈴木未來,可以說是早已稱霸日本軟鏢鏢壇,近年更成功在硬鏢賽場闖出一片天。去年1月,她首次參加BDO 世錦賽,以不失一盤的強勢姿態奪冠,成為賽事自2001年舉辦女子組賽事以來,首位登上冠軍寶座的亞洲鏢手。這一仗不僅讓鈴木未來聲名大噪,更讓外國飛鏢組織及鏢迷認識到亞洲女子鏢手的實力。(她更於今年成功衛冕此項賽事的冠軍!)

到了去年11月,鈴木未來獲PDC邀請以BDO女子世錦賽冠軍身分參加Grand Slam of Darts,是賽事唯一一位參賽亞洲鏢手;12月循更資格賽成功奪得PDC世錦賽入場券,成為首位打入此項被視為硬鏢界年度盛事的亞洲鏢手。若非Fallon Sherrock在PDC世錦賽的表現如此出色,蓋過了鈴木未來的光芒,鈴木未來應該是去年最為人談論的女鏢手。

周莫默(中國)

周莫默 (圖片來源: Perfect – Soft Darts Pro Tournament)

現年28歲的周莫默,雖然鏢齡只有六年,但她已在海外及內地鏢壇屢獲殊榮,可說是今年實力最強的內地鏢手;她更於前年代表中國隊參加PDC世界盃,成為首位於此項賽事亮相的亞洲女鏢手。去年舉辦的Perfect日本軟式飛鏢大賽,周莫默雖然於賽期中段才加入戰團、只參與了12站賽事,卻取得九冠兩季的極佳成績,震驚日本鏢壇,最終她於女子組年度總成績排名第三,僅次於日本好手佐藤かす美和大城明香利。她今年能否繼續在日本飛鏢界掀起一股「中國旋風」?實在令人期待。

香港鏢壇新一哥—梁啟勳

梁啟勳 (圖片來源: PDC)

踏入2020年,香港鏢壇亦傳來好消息:飛鏢好手梁啟勳於PDC Q-School英國站的第二日賽事中,四強戰以局數5-4險勝前BDO女子世錦賽冠軍、來自英格蘭的Lisa Ashton,是其職業生涯首次取得PDC Tour Card,獲得未來兩年多項PDC賽事的參賽資格,亦是繼林鼎智後,第二位贏得Tour Card的香港鏢手。

事實上,梁啟勳近期的大賽表現可謂相當出色:Dartslive Hong Kong Tour 2019男子組總成績第一、蟬聯香港飛鏢公開賽男子組冠軍、去年The World軟鏢世界賽年度總排名第三、代表港隊出戰PDC和WDF世界盃……,相信不少鏢迷都認同, 他已榮升為「香港鏢壇新一哥」。

讓飛鏢飛,談何容易?

上述四位鏢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雖然已在鏢壇打滾了一段時間,但均未有安於現狀,反而選擇向更高更大的舞台進發,以個人表現爭取更多鏢迷及飛鏢組織的認同。以梁啟勳為例,他由接觸軟鏢開始,先是參與本地飛鏢道場舉辦的小型賽事,之後一步步裝備自己,全職投身飛鏢運動,挑戰本港和海外大型的軟鏢和硬鏢賽事,如今更成功實現自己進軍PDC舞台的夢想,認識他的朋友和鏢迷,相信都會為他今天的成就而感到欣喜。而對女鏢手而言,她們要嘗試在男性壟斷的飛鏢市場闖出一片天,所面對的挑戰就更大。

這裡就談到另一個問題。在「挑戰自己」的問題上,旁觀者往往只着眼於結果,而忽略成本問題;而對從不獲政府重視、甚至連所謂「業界代表」亦無甚作為的飛鏢運動而言,鏢手對成本問題的考慮自然較其他主流體育項目的運動員更大。畢竟人既要談夢想,亦要談麵包。

舉一個現實的例子:不論軟鏢還是硬鏢,很多大賽其實都不是在香港舉行。鏢手離港參賽的話,近則北上,遠則到其他亞洲甚至歐美國家征戰,所需的交通和食宿開支動輒四位甚至五位數(還未計算時間成本)。對缺乏贊助商支持的鏢手而言,遠征一次但「食白果」的代價不容忽視。

因此鏢手報名參賽時,很多時候都會考慮「值搏率」的問題:假如同一時間有兩項賽事,一個香港舉辦但獎金較低;另一個則於日本舉辦,但不論規模還是獎金都較高,即使鏢手本身具有一定水平,甚至被公認為香港的頂尖分子,他們都未必會選擇參與後者,因為一旦失手,損失的不只是參賽開支,還會影響自己的「履歷表」:要知道全職鏢手的收入來源以比賽獎金及品牌贊助為主,假如他們經常參加比賽卻沒有獲得獎項,有可能影響鏢迷甚至贊助商對自己的觀感,繼而影響到自己的收入。

每位鏢手的實力有高有低,每個人對「挑戰自己」的定義自然亦有所不同。筆者當然不是說要達到Fallon Sherrock、鈴木未來那樣的程度才算是挑戰自己,但她們敢於冒着失敗的風險以換取更大舞台和成就的勇氣,值得你我學習。

另一個要反思的問題是:假如飛鏢運動員能夠獲得更大的財政支援,例如獲政府、體育組織或私人機構贊助其離港比賽的經費,會否讓他們在考慮報名參賽時有較少顧慮,敢於作更多挑戰自我的決定?那些一看到個別本地飛鏢好手奪獎便連忙在網上發帖文「呃like」的所謂「業界代表」,除了懂得留下一句句冷冰冰的「恭喜」、「香港之光」之外,有否認真思考過,自己在鏢壇的角色為何?應為飛鏢運動員爭取些什麼?鏢壇需要怎樣的發展環境?

(圖片來源: Darts News)

在香港,「讓飛鏢飛」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祝願每一位勇於為夢想奮鬥、敢於挑戰自我的飛鏢運動員,新一年繼續逆境自強,再創佳績。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