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有毒】橫看成藍側成黑

《誰是被害者》是2020年台灣大熱劇集,但是左膠式結局斬斷其成神之路。

劇集開首,便說患有亞斯伯格症 的主角方毅任在警校受到其他學警傷害,教官非但沒有革扯施暴者(有些地區連畢業試出貓也沒事),更叫受害者自我檢討。這情節是否很熟悉呢?

作為一個人性主導的劇集, 誰是被害者不但淡化主角方毅任匿藏證據( 妨害司法公正)的影響、及輕輕帶過非法入侵市民資料庫。刑警隊長趙承寬更以違法方式來包庇主角,令主角可以離職了事。

刑警小廖警暴和貪污問題上, 趙承寬對前者視若無睹,後者更出錢幫其向非法賭場贖身。

華人人性劇和西方大愛劇最大不同是,西方大愛是以法律是公正且神聖立論、華人的人性主張則法律只是工具,為求目的是可以不擇手段。

每一個被害者,都有一絲心底下的柔軟。這絲柔軟成了他們被害的理由,同時也被編劇說成不應該死的原因。

如渴望歌聲能被人聽到的蘇可芸有資助兒童、有性別認同問題的游誠皓希望得到家人接納、張聰健在患癌後選擇為被過勞工友發聲、  莊秉耀更只是想有人知道其功勞。

而 劉光勇更一直保持人性光輝中的內疚、更已放棄尋死諗頭。

面對惡,眼不見為淨真的能令自己好過一點嗎 ? 還是如劇中所說的一樣,他們能有更好未來 ?

劇中的傳媒高層為了金主譽品建設放棄了第四權的監察社會工作。(正如香港某電視台新聞部,迎來多位空降,其原有高層暗示報導底線會很大不同)。報導的論理道德,要依靠記者的一己道德措守。同時作為一套,宣揚人性光輝的劇集,但對酷刑及腐敗容忍度奇高。有時會令筆者誤會是黑暗向劇集。

這套劇也反映了台港的不同,民代在台灣有關說權,企圖向警方施壓、壓下譽品建設及安光護理之家的問題。香港民代卻不要說監察權,連財政否決權也沒有。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誰是被害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