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帶刺的魚腩 — 寫在硬鏢公開賽前

Published on 12-09-2019

查閱首篇文章的發布日期,才發現原來《牛馬風塵》已面世半年。這半年間,一路上摸着石頭過河,嘗試以不同角度撰文,惟話題總離不開飛鏢或體育。每次留下的文字數量愈來愈多,讀者人數卻不升反跌。看本欄的文章,始終不是一件輕鬆愉快的事,但與其說是考驗讀者們的耐力,倒不如說是筆者下給自己的考題,在這條石頭河上能夠撐得多久。

今回,不談飛鏢發展,只談個人經歷。

星期三上班時,隊友傳來短訊通知,說香港飛鏢會公布了「香港飛鏢公開賽2018 」(HK Open)的參賽者名單。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名單之中,興奮之餘亦帶點緊張,畢竟這是自己首次參加硬鏢公開賽。但不論比賽結果為何,都是自己飛鏢路上的一個重要時刻。

今屆香港飛鏢公開賽的參賽人數與去年相若,其中男子組賽事共有177人報名參加,當中不乏本地飛鏢好手,亦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和台灣等地的人士越洋爭勝。縱然HK Open 的總獎金較香港飛鏢聯合總會於上月底舉行的「百仁基金國慶飛鏢大賽2018」低,但由於它是世界飛鏢聯盟(World Darts Federation )認可的排名績分賽,故對海外選手具吸引力 (見:國慶飛鏢大賽的三個「趣點」),對本地參賽者而言,無疑是很好的交流機會。

HK Open共有四項賽事,包括四人隊際賽、青少年單人賽,以及男、女子組單人賽,總獎金達7.7萬港元。(圖片來源:香港飛鏢會)

筆者絕非爭標分子,面對高手如雲,自己若能在比賽場上發揮出應有水準,已經值得高興,希望過去數個月的硬鏢聯賽經驗,屆時能夠派上用場。說到硬鏢聯賽,這是另一個值得分享的故事。

足球場上有「魚腩部隊」,鏢壇亦不例外,筆者所屬的聯賽隊伍便是其中一分子。大約在四、五月左右,當時自己接觸硬鏢還不足一年,希望參加七月中開季的硬鏢聯賽,恰巧遇到網上有人招募隊員。硬著頭皮聯絡對方,得知他希望招攬未參與過硬鏢賽事的新人加入,講明是志在參與,遂答應入隊。

其實隊伍打從一開季,就牢牢守住榜末位置,絕對是一件上佳「魚腩」。敗仗一場接一場,怎會不洩氣?猶幸隊友們都樂於參與其中,平日不時在通訊群組保持聯繫,甚至私下約出來練習,隊內氣氛融洽。聽過打過聯賽的朋友分享,鏢壇什麼人都有,千金難買的,除了運氣,還有好隊員,總算對這句話有了切身體會。

有一次寫文前做資料搜集,看到政府新聞處對港隊亞運沙灘排球運動員袁廷芝和歐陽瑋欣 的專訪。兩人本是教師,兩年前毅然辭職,全職追逐亞運夢,去年成功取得亞運入場券。雖然他們早於亞運分組賽出局,但至少搏盡無悔。

歐陽瑋欣轉為全職沙排運動員前,原職小學教師。(圖片來源:RTHK)

歐陽瑋欣的一句話令筆者印象深刻:「我唔想俾人覺得香港就係『魚腩隊』,會好開心抽籤抽到要對香港。我哋想打得好。」其實自己打聯賽,也是同樣的心態。當上「魚腩部隊」,只是因為技不如人,但不代表甘於任人魚肉。所以每次上場前都會提醒自己:即使是魚腩,也要做一件帶刺的魚腩,不要讓人「食硬」。

「爭取不一定能夠取勝,但不爭取就一定輸」,這個道理顯淺易懂,卻知易行難。落敗了,收拾心情,下次再努力;再落敗,再收拾心情,再努力……如此不斷循環,過程當然並不好受。然而,天道酬勤,只要全隊人都有一份爭勝心,凡事都有可能。由個人首次成功埋鏢、首次為隊伍拿到聯賽積分、到個人首勝、雙人賽首勝、首個High finish,再到隊伍的聯賽首勝……不知不覺,原來四個多月來已與隊友們解鎖了不少成就。隊伍首勝當晚的興奮感覺,依然記憶猶新。距離聯賽結束尚餘數場,縱然筆者的隊伍仍然處於榜末,但又有誰能斷定不會有奇蹟出現?

HK Open將於今個星期六、日假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期望屆時自己能夠做一件令對手難以下嚥的魚腩。不管遇到什麼對手,放馬過來吧。

讀者們,你的飛鏢難忘時刻又是什麼?(圖片來源:香港飛鏢會)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19/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