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國慶飛鏢大賽的三個「趣點」

於今年3月成立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上月底舉行了其首個硬鏢公開賽 — 「百仁基金國慶飛鏢大賽2018」,筆者亦有到場參觀。賽事一連兩日於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上演,除了獲不少政商界人士蒞臨主禮,亦獲個別報章及電子媒體報道,這對大眾認識HKDFA及推廣飛鏢運動無疑是好事。然而,熱鬧過後,是次活動又有何值得改善之處?以下分享賽事的幾個「趣點」。

一)全球首個硬鏢Count up 賽?

國慶飛鏢大賽共有五個項目,包括U23公開賽、大灣區企業盃、Count up邀請賽,以及男、女子個人公開賽。其中,「Count up邀請賽」可謂「別開生面」。

既然稱得上是邀請賽,那麼參賽選手自然不是等閒之輩。該賽事由HKDFA 的12位高級教練參與,賽制十分簡單:選手每回合投鏢三支,八個回合總分最高者勝。12名參賽者於初賽被分成六組,總分最高的兩位則進入決賽角逐冠軍。

Count up是飛鏢的其中一項練習或遊戲模式,用意是讓鏢手集中向某一個分區(主要是Trible 20或Bull)投鏢,訓練他們的準繩度及挑戰高分,一般作為電子飛鏢機玩家的熱身項目。除非鏢手想投擲的分區被已插在鏢靶上的飛鏢阻擋,否則一般都不會改變目標,因此若舉辦Count up賽,觀賞性其實相當低。

目前香港大概只有在個別軟鏢聯賽中、某些低級組別的賽制,會以Count up作為其中一、兩局的比賽項目;而環顧本港甚至海外的知名硬鏢組織,都不見有舉辦過Count up賽,只有在Grand Slam of Darts的小組賽中,當有參賽者的分數及得失局差皆相同時,才需要以9-dart shootout(即三個回合、共九鏢掟高分)決定誰人能夠晉級。因此大膽的說,今次HKDFA可謂開創本港、甚至全球硬鏢界的先河。

筆者估計,以Count up而不是501作為邀請賽的戲碼,原因主要有三。一:為了讓台下一眾主禮嘉賓看得懂(賽制簡單);二:比賽時間較易控制(只有八個回合,501則沒有回合限制,而主禮嘉賓的時間很寶貴);三:容錯度較高(參賽者只需專心掟高分,無需像掟501般考慮埋鏢)。

林鼎智(中)奪得Count up邀請賽冠軍。(作者攝)

若主辦單位希望透過舉辦比賽,讓高級教練們向台下觀眾展示實力之餘,亦要在賽制上搞搞新意思,倒不如舉辦Half-it賽。Half-it與Count up一樣,是為電子飛鏢機玩家所熟悉的練習模式及軟鏢聯賽的比賽項目。規則是玩家需要在每回合按指示投中指定分區,若該回合的三鏢都未能命中目標,則其當時的積分會減半,所有回合(一般是九個回合)結束後,積分最高者勝。Half-it要求參賽者掌握鏢靶上各個分區以避免扣分,因此競爭性和觀賞性都較Count up高。

另外,比賽當日,在現場為某媒體主持Facebook Live的旁述,居然以參賽者的軟鏢Count up最佳成績來分析他們硬鏢Count up的實力,實在令筆者忍俊不禁。雖然硬式飛鏢靶與電子飛鏢靶的設計大致上相同,但前者的每個分區面積都較後者少;加上硬鏢Count up會將Bull分成兩部分計算分數(外紅心為25分,紅心為50分),但軟鏢會把整個Bull當作50分,因此在硬鏢要投得高分,理論上較軟鏢難。那位旁述所作的分析,如同以球員踢三人足球賽的成績,評估他們踢十一人足球賽時的表現,其實沒有可比性。

會場環境寬敞,設有約40塊比賽專用飛鏢靶,每塊都配有平板電腦作計分之用。(作者攝)

二)「特別獎」意義何在?

主辦單位聲稱為鼓勵鏢手向高難度挑戰,特設三項個人賽特別獎,包括:首位以九鏢完成501(9-dart finish)者,可獲Harley Davidson電單車一部,價值12萬港元;首位以10鏢完成501者,可獲1.2萬港元;首位以170分埋鏢者,亦可獲1.2萬港元。

筆者早前曾整理出12名HKDFA高級教練過去近九年硬鏢賽事中的最高埋鏢分數,有鏢迷其後留言指,設立170埋鏢獎如同以獎金影響參賽者,會令比賽變質。筆者在此亦分享一下個人看法。

要討論設立170埋鏢會否令比賽變質,需要先了解飛鏢運動的本質。以硬鏢賽常見的501而言,比賽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求參賽者「以最少鏢數埋鏢/先於對手埋鏢」,而在硬鏢501賽制中,參賽者最快可以九鏢埋鏢。因此,設立 9-dart finish獎,並不會影響鏢手們的部署,因為理論上所有人開始時其實都是以此為目標,只是當他們途中未能保持投中高分,才會調整投鏢策略和位置,期望盡快埋鏢。某些外國硬鏢賽亦有類似獎項。例如,蘇格蘭鏢手Gary Anderson於今年7月底的在英國舉行的World Matchplay中成功做出9-dart finish,就獲得4.5萬鎊特別獎金(約45.8萬港元)。

Gary Anderson (左) 於World Matchplay做出其職業生涯中,第三次電視轉播的9-dart finish。(圖片來源:Sportinglife)

「贏到比賽」是鏢手的首要考慮,高分埋鏢則只是比賽期間的一種副產品,而170分埋鏢更是相當罕見。正常情況而言,鏢手都會選擇將分數減得愈低愈好,讓自己以較少鏢數埋鏢,變相提升埋鏢的成功率。當有埋鏢機會出現,不論分數有多高,鏢手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嘗試埋鏢,但不會為了追求高分埋鏢而刻意將分數保持在高分。

然而,HKDFA所設的170埋鏢獎,正正把飛鏢賽事的「主」(以最少鏢數埋鏢)和「次」(高分埋鏢)搞亂。在此舉個例子來說明:假設一位鏢手剩下173分,這是一個無法埋鏢的分數,不論他的水平有多高,都會盡可能降低自己的分數以換取下回合的埋鏢機會;但出現了170埋鏢獎,這位鏢手會否為了「向高難度挑戰」,而在這個回合把三鏢都投向1分,讓自己在下個回合可以嘗試奪獎?

若170埋鏢獎的獎金或獎品價值並不高,也許參賽者們都不會刻意「chok分」,問題是大會將該獎的獎金設得過高(1.2萬元),較男子組亞軍(1萬港元)、女子組亞軍(5,000港元),甚至U23組冠軍(1萬港元)還要高,變相提高自知爭標機會較低的選手為搏中獎而放棄全力爭勝的誘因,做法並不理想。

另一方面,若主辦單位真的想鼓勵表現出色的鏢手,應該設立奪獎難度較低的獎項,迎合本地鏢手水平。要知道歷來香港鏢壇能夠在硬鏢賽事中做到170分或10鏢埋鏢的人少之又少,9鏢埋鏢者更是絕無僅有(HKDFA大使、前世界冠軍林良華在1990年做到一次,距今已28年),與其設下聽起來吸引、但最後要由大會收回的特別獎,不如參考香港飛鏢會聯賽的做法,例如設立「最高分數完成獎」及「最少鏢數完成獎」,並把獎金金額相應降低,效果可能更好。

這部Harley Davidson電單車,早於HKDFA成立之時已設為9-dart finish獎,不知何時才能送出?(作者攝)

三)大灣區企業盃「吹大咗」?

中央和特區政府不斷呼籲港人要把握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所帶來的機遇,而獲建制青年組織「百仁基金」贊助的國慶飛鏢大賽,推廣飛鏢之餘亦不忘注入大灣區元素,舉辦「大灣區企業盃」。大會一直沒有透露參賽隊伍,筆者唯有到現場一探究竟,果然令人大開眼界。

大灣區企業盃共有25支參賽隊伍,按隊伍所屬團體及組織分類如下:

上述團體及組織,哪些是「企業」,哪些是「被企業」;哪些的業務面向大灣區,哪些是被「大灣區化」,交由看官自行判斷。

在此想分享一下觀賽當日的見聞。筆者遇到了幾位代表聖雅各福群會參賽的「老友記」,他們都是首次接觸硬鏢,雖然在首圈以直落三盤不敵消防處,但都覺得這次是很好的體驗。他們透露,主辦單位是在截止報名後數天才接觸聖雅各福群會,他們報名後僅到飛鏢道場練習了一次便參賽,期望下次的表現會更好。

消防處代表隊奪得大灣區企業盃冠軍。(作者攝)

「老友記」未有因為被人「臨時拉夫」兼大敗而洩氣,固然值得鼓勵,而此事亦反映主辦單位安排不周,若當初發現有興趣參賽的大灣區企業欠奉,應及早改變策略,對外公開比賽詳情及開放報名門檻,而非待截止報名後發現參賽隊伍不足,才急急聯絡個別組織「填數」,這對獲邀的參賽者實在有欠尊重。

國慶飛鏢大賽 VS 香港公開賽

國慶飛鏢大賽獲百仁基金冠名贊助,水源自然充足,賽事總獎金達港幣20萬元,各項個人賽合共吸引逾150人參賽。相比之下,本地歷史悠久的硬鏢賽事、由香港飛鏢會舉辦的「香港飛鏢公開賽(HK Open)」,上屆的總獎金雖然只有7.7萬元,但叫座力卻較高。據了解,上屆HK Open個人賽總參賽人數逾240人。

國慶飛鏢大賽各項賽事獎金豐富。(作者攝)

比較兩項比賽的男子組參賽人數,HK Open 據悉有逾170人參賽;國慶飛鏢大賽則只有88人參加,若扣除「自己友」、11名HKDFA男高級教練,大會實際上只吸引到77人報名,數量不及HK Open的一半。證明獎金豐富並非吸引鏢手參賽的主要條件,還會考慮主辦單位的知名度、口碑,以及過往舉辦賽事的經驗。值得一提的是,HK Open是世界飛鏢聯盟(World Darts Federation )認可的排名績分賽,因此較易吸引海外選手參賽。HKDFA若希望日後舉辦的賽事能夠更受國際鏢壇關注,需要爭取加入國際飛鏢組織。

比賽當日,HKDFA主席羅啟邦除了再次向傳媒介紹總會的「亞運夢」,亦透露將於明年舉辦聯賽,以及多到學校推廣飛鏢。要幹出實績,才能做個好夢,期望總會能夠總結這次舉辦國慶飛鏢大賽的經驗,讓未來的賽事能夠辦得更好。

大會邀得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擔任主禮嘉賓,卻不見主管體育事務的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作者攝)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通告易:東亞中期息喪劈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