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我的飛鏢2018:三件事、三個人

來到第20篇,適逢新一年的開始,回顧自己在2018年所走過的飛鏢路之餘,亦向讀者們分享經營《牛馬風塵》以來的心路歷程。

去年轉了新工作,換來穩定工時和更多休息時間。有一次跟同事們閒聊,才發現不少人都利用工餘時間報讀興趣班,大多學樂器或外語,有人甚至去學騎馬。他們普遍都會說:「依家唔試,將來可能無機會試。」

這句話深深刻在筆者的腦海中,同時冒起了求變、求突破的想法。以前由於工作關係,平日幾乎過着日夜顛倒的生活,能夠在週末相約朋友到飛鏢道場一聚已是難得,遑論要透過參賽來挑戰自己,自己有一段時間甚至把掟鏢的興趣放下。如今工作時間改為朝九晚六,希望能夠投放多些時間在興趣上,也讓生活多添一分色彩。

就這樣,筆者的飛鏢路,去年出現了三個重要時刻:

一:加入鏢隊

筆者一直對加入鏢隊有所顧慮,源於聽過朋友分享參加軟鏢聯賽的不愉快經歷,說鏢隊團結度甚低,隊友之間默契不足,除了比賽當日能夠見面,其餘時間都不會有練習或聯絡,所謂的鏢隊,不過是幾個陌生人湊合起來一同打比賽。更無奈的是,當鏢隊已無爭獎希望,部分人更開始缺席比賽,毫無團隊精神。

然而,若要參加聯賽,無可避免要加入鏢隊。適逢香港飛鏢會舉辦的第65屆硬鏢聯賽在去年7月開季,筆者在5月開始留意有沒有鏢隊招人,寄望能夠找到一戶好人家。有一日,看到有鏢隊在Facebook發帖,招募新手參加硬鏢聯賽,遂結識了源哥。

源哥鏢齡五年多,由買飛鏢和鏢靶自娛到組隊參賽,如今已成功組織數支隊伍,遍布本地各項飛鏢聯賽。隊員們關係融洽,大家不時會透過Whatsapp群組聯繫,源哥亦會定期安排聚會和舉辦隊內賽,增進隊員之間的交流。

能夠加入一隊好鏢隊,是件幸運的事。若當初沒有鼓起勇氣踏出第一步,在源哥的Facebook帖文留言,恐怕現在都未有機會一嘗參與聯賽的滋味,更無法經歷賽場上一個個難忘時刻。

紅磡新旺會是筆者不時相約隊友練習的好去處。(作者攝)

二:飛鏢義工

與加入鏢隊的日子接近,筆者參加了由某個社福機構舉辦的飛鏢興趣班,為自己在週末安排活動消磨時間。該興趣班的特色是推廣「長幼共融」的理念,安排長者與年輕人一同上課,學成之後會分成若干小組,各自負責教授其他長者及傷健人士掟鏢,讓更多人認識飛鏢運動。

香港女鏢手梁雨恩(前排左三)是飛鏢興趣班的導師之一。

興趣班共有20多人報名,當中年輕人約佔三分之一,由三位本地飛鏢高手擔任導師。不少年輕學員當發現自己要與一大群「老友記」上課,第二課開始已不見人影;反而長者們卻每次都準時上課,從不缺席,實在值得嘉許。

上課期間,筆者認識了退休人士文姐。她雖然從未接觸過飛鏢,但樂於學習,愛稱呼筆者為「師傅仔」。日子有功,文姐的技術愈來愈有進步,由三支飛鏢都無法上靶,都成功命中紅心。她的身上彷彿散發出一股正能量:一時失手,她會一笑置之;偶有出色表現,她會露出自信笑容。文姐積極樂觀的做人態度,能夠讓筆者有所反思,說起來其實她才是筆者的師傅。

三:牛馬風塵

若說加入鏢隊和做飛鏢義工都能夠讓自己開拓眼界,那麼經營《牛馬風塵》就是給予自己沉澱思緒的機會。

最初筆者是希望透過《牛馬風塵》,向讀者們分享一下自己的興趣和所關注的議題,於是選擇由飛鏢運動談起,豈料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寫了一篇又一篇,如今變成了一個飛鏢專欄。

既然是專欄,而且文章談的是飛鏢,當然希望能夠吸引到鏢迷關注。自己開始定期留意文章能夠接觸到多少人,會為瀏覽量上升而高興;當瀏覽量未如理想,又會懊惱是不是哪方面出了問題,像個小股民一樣,買了股票之後不斷查閱股價變動,生怕虧本。但後來發覺這並不健康,不能為了追趕數字而忘卻寫文的本意:為誰而寫?為何而寫?

《牛馬風塵》已經營了八個月,文章所接觸到的人數雖然有所增長,但真正進入網站讀畢文章的人其實少之又少。筆者形容自己是個派傳單的人,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很多路人都留意自己,卻沒有多少人會願意上前接過自己手上的傳單,看看上面寫了什麼。然而,與其去猜度讀者需要什麼,倒不如專注寫自己想寫的事,畢竟身為一個Nobody,哪怕只有一人接過傳單,其實都是Bonus。想到這裡,內心釋懷了不少。

每篇文章的末段,筆者都會留下電郵,期待會有知音人來信,彼此交流一番,惟至今僅收到一位讀者來信。這位讀者叫W先生,在香港飛鏢高手之一,對鏢壇發展,尤其對向年輕人推廣飛鏢運動甚為關注。

「落井下石易,雪中送炭難」,開始了寫作,才發現寫作的路不僅崎嶇,有時候還會覺得虐心,總覺得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身邊不少人都鼓勵過筆者不要放棄,努力去做自己認為正確、感興趣的事,但收到與自己毫不相識的讀者來函表示支持,更覺難能可貴。

過去19篇文章,筆者寫過「派對三部曲」、「平權兩部曲」;談過PDC世界盃,也談過國慶飛鏢大賽,亦試過以其他不同的角度,剖析本港鏢壇發展的不足及機遇。回頭一看,在《牛馬風塵》留下的文字原來已數以萬計。

入場觀賞飛鏢賽事,隨時成為寫作題材。圖為香港消防處飛鏢隊在國慶飛鏢大賽奪得大灣區企業盃冠軍。(作者攝)

筆者的長遠目標,固然是希望本欄能夠啟發鏢迷思考,鏢壇需要如何發展,而並非只將飛鏢視為娛樂消閒的玩意;甚至希望將來能夠對鏢壇持份者帶來一點影響力,但目前還是先做好本分,默默以文字記錄個人所思所想,將來能否從Nobody變為Somebody,既然無可預計,那就順其自然吧。

人愈大,愈發覺很多事都不是理所當然,除了要懂得感恩,亦要心懷勇氣,敢於走出第一步,擁抱未知的領域,才能讓自己的人生活得更有價值。若當初沒有下定決心打聯賽、做義工、寫專欄,也許筆者就認識不到源哥、文姐、W先生,無法從與他們相處和交流的過程中,讓自己有所啟發。

感謝你能夠讀到這裡,但願你在新一年繼續支持本欄,支持筆者在飛鏢路上緩緩前行。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共勉之。(作者攝)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