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畫時光】給我一瓶《整容液》

《整容液》Kyung-hun Cho, 2020

電影《整容液》甫上畫,便再引起坊間對美醜、整容的討論。這個話題是說不完的話題,且只會一直喧鬧下去。畢竟目前為止,我還未見過時代廣場的廣告牌上出現一位「既肥且醜」的模特兒,反之美容院的宣傳廣告牌卻越來越多。

如果把人變美了,心卻越來越醜陋,這枝整容液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呢?說起來,前些年在某一連鎖美容院做facial,也曾被sell過打botox 瘦臉。那時才24歲呢,被一位目測40歲的女士,批評現在的模樣有多不行,「你兩腮又闊又大,24歲開始打差不多啦,過多幾年皮膚鬆弛,變國字臉就好核突……」。botox不是永久的,藥效過了便要再打,「所以保養好重要!邊有咁多美魔女,老咗就要執下個樣!」

不是沒有心動的,而且這位推銷員看起來也確實保養得不錯。只是療程的價錢,對一位畢業沒多久且賺得不多的廢青而言,負擔不起。說到最後,原來是「窮」抹殺了「變美」的可能。但又想想,我也不太差啊,至少我沒有像電影的女主角,向父母親苛索金錢,滿足一己私慾。不使自己喪失自理的能力,是底線。

「給我自信 給我地位 這叫幸福 不怕流逝
任他們多漂亮 未及妳珍貴」

說到底,所謂世間的美,眼大鼻高嘴細瓜子臉胸大腰細腿長,是性,是慾望。

電影《整容液》改編自網絡漫畫,賦予女主角藝智有更多的背景故事,也讓人有更多的理解甚至共鳴。小時候學習芭蕾舞,長大後從事偶像明星的化妝師;與「美」這麼近,卻又跟自己扯不上半點關係。沒有人欣賞自己,連自己也嫌棄自己,只能藏身在網絡世界化為酸民復仇,靠文字攻擊別人來慰藉自卑的心靈。

暴力、血腥,整容液令人皮開肉裂,換來美麗的胴體,手段卻恐怖得震懾心靈。電影與原著漫畫的不同之處,在於加插更多男性的視角(新增便利商店店員、大廈管理員、經理人等角色,審視的目光無處不在)、社會扭曲的價值觀,和演藝圈潛規則的弊病。Kpop的花花世界夠華麗的吧,何嘗不是以一張張青春笑臉粉飾?一位又一位明星自殺,在暗示著甚麼呢?

韓國可堪稱以財閥治國,僅僅一間三星集團的銷售額就佔韓國GDP的五分一,大到不能倒。權貴之手伸延到演藝圈。陪酒、性交易、肢體暴力……龐大的資本怪物,是司法系統甚或微小如一個人能撼動得了嗎?

「內心是灰暗的,但在外面必須要假裝陽光。如果問我為什麼死了,我會說是因為累了。」前f(x)成員雪莉跟我同年出生,但她在2019年10月14日永遠停留在25歲。雪莉像好朋友IU寫給她的歌《Peach》,甜甜的水蜜桃,率性而美麗。自殺原因是一個謎,坊間各種傳言,或許是網絡暴力,或許是圈內的陰暗面,使水蜜桃爬滿了蟲子, 蠶食鮮花一般的生命。「請大家多愛我一點。」走到另一個世界,Are you happy now?Finally happy now?

「無錢?碌卡囉!可以分期付款。」我好奇40歲推銷員的人生。或許,需要變美的,是社會,是人心。

註:相傳這兩幅畫是雪莉的作品。男上女下;花朵一邊盛開一邊凋零。雪莉的死亡一直是我心中的刺。願她在天國安好。

fififi.diary
温温甜甜的絮語像冷天早上的熱豆漿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