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譚】愈被虐待 愈似相愛 – 《斯德哥爾摩情人》(上)

《斯德哥爾摩情人》是2013年作品,此歌有趣之處,在於寓意(Allegory)。寓意在文學或神話中很常見,除了為修辭而婉轉外,更可避過政治的風頭火勢。例如安徒生《國王的新衣》是諷刺社會裏人人噤若寒蟬,古希臘神話中宙斯險被父皇克洛諾斯吞食,是諷刺皇帝忌諱兒子奪權。《斯德哥爾摩情人》表面是情歌,描述喜歡被虐的人的戀愛關係,更深一層,是諷刺好些人不斷被暴政欺侮,卻又不會獨立,繼續倚賴對方。一場持久的欺凌,不是單方面的,而是必然有一方太軟弱遷就才成事,本來受害者是這場鬧劇的同謀。

此歌主題源自「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事緣1973年瑞典首府斯德哥爾摩有銀行被劫,四名人質被兩名劫匪脅持,警方到場談判時,人質Kristin Enmark卻維護劫匪,指與劫匪共處很安全。劫匪致電予時任瑞典首相Olof Palme,一度聲言要殺人質,但翌日Kristin Enmark與首相通電時,竟反指首相態度令她不悅,要求首相放走人質與劫匪。正因此案離奇,明明人質是受害者,卻反過來維護身為加害者的綁匪,從此成為心理學的典例。

填詞的林夕用「斯德哥爾摩」標在歌名,顯然是暗指上述病例,整體是部分比喻,主要抽取受害者一直被虐、卻因倚賴而袒護加害者的一面。

今次先從表層,即以情歌解析。全歌用整個「綁匪與人質」的框架,套在情侶關係中。想一想,大家身邊有否朋友是稱職的「仆街磁石」?每每哭訴伴侶是人渣,但又不肯離開對方,甚至每次戀情結束後,仍會與人渣結緣,如是者不斷重覆,恍如走不出輪迴。然則是上天對他們刻薄,抑或咎由自取?林夕的答案是後者,並於此歌以第一身探討箇中心理。

逃避 分開的孤獨
情願 一起不舒服
其實你那佔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 教育
未能做 空虛的枯木
滯留在 擠湧的監獄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為了大局
上了癮也不戒毒

開首先寫明這種心理的成因。與其一味怪責這類人的心理奇特,不如與他們蹲在一起,以同理心探究原因。簡言之,是為了不想承受單身時的「孤獨」、「空虛」,便寧願與「有控制欲」的人一起,還要自欺欺人說成是「我為了大局」,說穿了不過是倚賴某樣事物。人最懼怕的是空虛,為了逃避空虛往往尋求「毒品」倚賴,麻醉自己,可以是香煙、大麻,可以是工作,亦可以是感情關係。廣府話常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正是本來受害者有痛腳在對方手上,不論對方如何加害,受害者的表現仍是不介意或不發惡,無從制衡,反正予取予攜亦毫無代價,試問對方豈會收手?

沒有獻出我的臉怎拍響
沒有兩巴掌 怎制止痕癢
糊塗地軟弱當善良 誰就這樣變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亮

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
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假設欺侮是一齣劇,劇中須有打與被打才能成事,兩者互生。犯賤的受害者,要自己獻身或啞忍,才可使整齣劇演下去,獻臉才有臉可拍響,「作惡也要好對象」。受害者一直不肯認清問題癥結,不肯承認自己對這病態關係上癮,其實被人虐待,反而更高興,得到兩巴掌才覺愉快,然後繼續欺騙自己,將自己行為說成「善良」,掩蓋自己的「軟弱」。然而繼續這樣「善良/軟弱」下去,對方更放肆,亦是理所當然。儘管這類受害者平日說得自己多冤枉,林夕卻不留情,直接摑醒這種「道友」,希望他們從中醒覺並解脫。

也許當我感到窒息 想逃亡
卻未戒掉浴血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 苦海慈航
原諒你越愛越惡 滿足我預計的失望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 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副歌着力描寫受害者的犯賤,一邊想戒毒,卻一邊享受自殘的快感。林夕為麥浚龍寫的《金剛圈》也有類似的句子,「還未捨得不痛心,怕刻骨不銘心,在記憶裡愛,不痛不真。」俱說人類有時會尋求痛,但求自以為人生過得實在,逃離心底空虛。大家可以想一想,自己生活中有否一些事情,是一直覺得痛苦,但又會逼自己做?有可能正是為了逃避由「空虛」帶來的陣痛,才一直沈淪於某種長痛或毒癮。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也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受害日久而麻木了,甚至將對方給予自己的折磨(一額汗)「舔盡」,即犯賤地享受。明明「綁匪與人質」是敵對,但此處卻用「合作」來形容,正是表達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病態情侶關係俱有的矛盾。「愛死」便是寫盡這種畸形的感情,似是愛,卻又用力地傷害對方,愛你愛到殺死你。正正要被虐待,才可感受刺激緊張。

以第一身剖析這種病態心理,容易令同類人代入,循其思路反思,經過全歌連番呵責自己,再得出直截了當的結論:「我是同謀,絕對是同謀。」能被人三番四次欺侮卻又只識啞忍,也許俗世會覺得受害者淒慘,但真實是若無受害者配合,加害者又豈能肆虐下去?也許擺脫困局但憑一口氣,但人最容易在這關頭洩氣,才走不出輪迴。

要改變命運,亦不外乎改變自己的思維與習慣,認清現實而已。要治本,只要慢慢適應一人生活就好,也許要好些時間,但至少不會讓自己再次靠向人渣。正因想得盡利益,人渣才有動機去熟練各種技巧吸引異性,便為自己帶來刺激的假象。若不怕空虛,從平凡的鹹魚白菜中仍能食出真味,已是福氣所在,從此更對人渣免疫。林夕為楊千嬅填的「原來安心才能開心」(《原來過得很快樂》),是從愛情中洗練出來的哲理,亦應是人世間愛情的終點。

下一回再說政治。

文爾
得意所以忘言,一切意義,尋於言外,便有廣漠天地。一場萍水,說過甚麼,聽過甚麼,若曾有所感悟,如是而已。

斯德哥爾摩情人
曲: C. Y. Kong
詞: 林夕
編: C. Y. in London 
監製: Alvin Leong

逃避 分開的孤獨
情願 一起不舒服
其實你那佔有欲 咬噬我血肉
怕我也有份 教育

未能做 空虛的枯木
滯留在 擠湧的監獄
明白你有控制欲 我為了大局
上了癮也不戒毒

沒有獻出我的臉怎拍響
沒有兩巴掌 怎制止痕癢
糊塗地軟弱當善良 誰就這樣變善良
你更放肆得漂 亮

也許當我感到窒息 想逃亡
卻未戒掉浴血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 苦海慈航
原諒你越愛越惡 滿足我預計的失望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 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為逃避 輕鬆得孤獨
便寧願 緊張得舒服
無謂設計了佈局 這樣快結局
愛與痛也不到肉

像戰爭片 最好有死有傷
未嚇到 尖叫哭也不流暢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是盲目地偉大成狂
還是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被虐成狂
能為你忍受 然後當享受
那又何妨

沒有我給你操縱的快感
問你的興奮知覺怎膨脹
完全為配合我軟弱 才令你樂意肆虐
作惡也要好對象

也許早已不覺窒息想投降
舔盡你贈我的一額汗
也許早已適應 就此跟綁匪同床
誰料你 誰料我 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應該 不只一次幻想怎麼逃亡
卻未戒掉妥協的慾望
也許早已戀上共綁匪苦海慈航
情慾要被你勒索 也許有助刺激心臟

但無論是偉大成狂
還是 受害 受用 犯賤 犯到被虐成狂
看著 是誰令幸福給殮葬
別喊冤 別叫屈 別訴苦 在這宗慘案
全賴我忍受 才令你享受
我是同謀
絕對是同謀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19/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