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的書櫃】《向光植物》:讓愛自由成長

這是一個關於女孩和女孩的愛情故事。這是一個女同志不自殺的故事。

《向光植物》是李屏瑤在PTT拉版發表的小說結集成書,主線是我、學姐小游與小莫的故事,在90年代的女子高中校園展開,橫跨大學、職場生活,不同的時期的變遷,她們仨的感情隨之不同,也可以見到她們的家庭對同性戀者的取態。

李屏瑤的《向光植物》,前身是她在PTT拉版發表的《老夏天》。(渺渺攝)

一切的故事就是簡單的「我」因為在開學第一日於校園迷路,於是叫停了學姐問路,然後學姐小游帶她去找路。一開始其實是很順的,兩人漸行漸近,「直到高一那年我才明白什麼叫視線,而視線是有溫度的」。

可是直屬的學姐小莫回校復學,令我與小游之間,多了一個人。小莫與小游,在別人眼中,大概就宛如天王遙與海王美智留般,是郎才女貌的一對,而事實上她們昔日是一對戀人。由性別錯摸到初戀的矇朧,好像很快就走入了混沌期。到有一個時期牽扯了我的同學小旻一切都更複雜了。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這種拖關係,令人感到不痛快、不舒暢,但也可能是最真實。

「大約是愛情。儘管最開始我們總給它不同的名字,以為那是友情的衍生物,以為此路不通,我們避開,我們在每個緊要關頭繞路而行」。

書中的主角們面對家人對其出櫃時的反應,也令人心酸,最令人難受,特別是小莫的家人。最初我的媽媽見到一頭短髮也是詫異的,後來時間拉長了,好像反應未有太大,但在二人獨處時,媽媽仍會拋下一句:「『那個』會好起來嗎﹖」我的家人已經要比小莫的家人開明了,在小莫的家人得知她和小游在一起後,立馬家人就決定要送她出國,「出門前要看醫生拿蘗吃,他們覺得我有病」。小莫不願出國,她爸爸就開出了兩個選項:台大或政大。

「很好笑吧。如果不能得到一個他們眼中『正常』的女兒,那至少要一個可以上名校的女兒」

小莫的手臂滿是自殘而留下的傷痕,但心裡的痛比身體的痛更痛。如果可以,她想選擇自己的家人,像小游、我等相處自在的。家庭的支持、接納比甚麼都重要,令他們不會感到孤獨和疏離,也可減少心理的傷害和壓力。

不自殺以後,下一步如何走呢﹖港台同性平權之路還是很遙遠。這兩個月,一邊廂香港的「QT案」上訴得直,同性伴侶可獲受養人簽證來港,但另一邊廂,台灣的「愛家公投」令婚姻平權受到莫大的挑戰。平權之路不易走,但還得繼續走下去。Anne Hathaway早前出席 Human Right Campaign的頒獎典禮,獲頒「國家平權獎」,得獎演說中,有一句是:「真正的平等是聚焦於愛,不是特定性別」,願愛可以不因性別而被歧視。

「還有多少回憶/藏著多少秘密/在我心裡翻來覆去/什麼叫做愛情 」是陳綺貞的《小步舞曲》中的歌詞,也是主角和不少人心中揮之不去的問題。

書名:《向光植物》

作者:李屏瑤

出版:逗點文創結社

購自:誠品書店(銅鑼灣)

渺渺:曾為記者、書店員工,現為出版業界小薯仔。閱讀雜食者。常撒的謊是:「我不買書了」,轉頭還是乖乖的在書店放下鈔票,把書帶走。願此地可以分享我喜歡的書籍,也成為你接觸書本的一個契機。

Email: meowlovereading@gmail.com

IG: mc_bookwor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通勤看小說】人生,如此渺小,如此毫無價值:《渺小一生A Little Life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