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疫症下的鏢壇如何自救?

做香港人,真的很苦。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一連串社會運動,所造成的巨大創傷復元無期。豈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內地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迅速蔓延全球,一河之隔的香港,自然無法獨善其身。去年,數以百萬計市民為了爭取政府聆聽民意,憤而走上街頭;今日,大量市民為求一盒口罩抗疫,居然淪落到要露宿街頭。面對兩場人禍,相信不少人都曾絕望地問:「香港人到底做錯咗啲乜?」。但不論是冠狀病毒還是「官狀病毒」,危難當前,港人惟有自強,才能自救。共勉之。

市民通宵排隊買口罩的荒謬場面, 出現在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近期多項大型體育盛事相繼取消或延期,作為體育界一分子的鏢壇亦無法倖免於難。例如,鑑於去年底本港社會氣氛緊張,本港三項飛鏢聯賽(香港飛鏢會硬鏢聯賽,以及分別由Dartslive和Phoenixdarts舉辦的軟鏢聯賽)的個別場次,曾因為交通問題而需要延期進行;而廣受本地及海外鏢迷關注、原定12月初在香港舉行的“The World” Soft Darts World Championship 最後一站賽事及Dartslive Open 2019 Hong Kong,主辦單位亦因應香港的社會情況而於11月底宣布取消,當時大會稱無法預計及保證原定於賽事進行期間的選手安全及交通配套。

踏入2020年,香港全城抗疫,上述提到的本地飛鏢組織亦因時制宜。例如,新一季Phoenixdarts聯賽宣布延遲開季;已於1月開季的香港飛鏢會男、女子組排名賽和Dartslive聯賽,大會亦宣布將2月初至2月中的賽事延期。另外,個別飛鏢道場亦加強清潔,甚至要求顧客戴上口罩方可進店;亦有鏢手提醒鏢迷注意安全、關心身邊人士所需。

(Facebook 截圖)

反修例風波引發的社會運動,令部分大型飛鏢賽事告吹,對本港鏢壇的影響尚算有限,但新型肺炎疫情蔓延全球,而且短期內未見緩和跡象,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隨時較反修例風波更廣泛、更嚴重。

例如,本地女鏢手梁雨恩早前就在Facebook訴苦,稱自己即將要到南韓首爾比賽,並預訂了當地酒店,卻被對方告知因肺炎疫情而需要取消預訂,經溝通後才得以保留訂房。她亦在帖文中留下hashtag,慨嘆香港人成為國際上被歧視的一群。南韓酒店因疫情問題而向梁雨恩提出取消預訂,是否等同歧視香港人,筆者暫不作討論。但事件所帶出的訊息是,今次肺炎疫情無疑已對需要出外征戰的本港鏢手帶來影響。

(Facebook 截圖)

執筆之時,Professional Darts Asia宣布,由於亞洲各地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個案數字持續上升,加上多家航空公司相繼取消航班,考慮到鏢手的安全及健康,決定將原訂於2月29日至3月1日在南韓首爾舉行的PDC Asian Tour 2020第一及第二站賽事,延至5月9日至10日舉行。這是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首次有海外大型飛鏢賽事宣布改期。

(Facebook 截圖)

如此看來,假如疫情持續惡化,世界各地延期甚至取消賽事的舉動只會愈來愈多。到時候,本地鏢手不只要面對出行不便的問題,其收入亦有可能因參與海外大賽機會減少而下跌。

此外,現時愈來愈多中小學將飛鏢列為學生課外活動之一,亦有不少學校成立飛鏢隊,參與學界及青少年比賽,這是為飛鏢運動培育新血的重要一步。然而,受新型肺炎疫情影響,全港中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自農曆新年假期起已開始停課,按政府最新安排,上述學校最快於3月1日 才復課,這無疑會影響學界飛鏢運動推廣工作的進度。

危機當前,特區政府決策不但「慢幾拍」,亦未有切實回應社會訴求。各行各業甚至普通市民與其靠政府「離地式」、「龜速式」救港,倒不如在其能力範圍內做好本份,發揮所長自救,更為實際。其實鏢壇也不例外,前文談到的飛鏢聯賽更改賽期、道場加強清潔,便是二例。然而,自詡「業界代表」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此刻又有過什麼反應?

HKDFA舉行就職典禮時,星光熠熠。當年的坐上客,打完卡後還有多少人協助過飛鏢發展?(圖片來源: 香港飛鏢聯合總會 Facebook)

談到這裡,想必又有好事之徒認為筆者準備「抽水」。筆者當然不是要求HKDFA立即動員名下一眾大使和高級教練為鏢迷排隊搶購口罩、全副武裝拜訪全港道場協助清潔云云,但假如它連最起碼的公關式呼籲,或是為業界就應對疫情向政府發聲都不做,就說不過去了。細心想想,不論短中長期,其實HKDFA可做的事還不少:

  1. 在目前形勢下,以飛鏢業界代表自居的HKDFA最需要做的事,是定期留意本港及世界各地的疫情發展。例如:密切留意本港確診個案及居家隔離名單,若發現確診及須隔離人士的居住地點鄰近飛鏢場所,應盡快提醒有關場所,加強防疫工作。另外,HKDFA亦應與出現疫情的國家及地區的飛鏢組織保持緊密聯繫,與對方互通疫情消息之餘,亦可蒐集當地最新的賽事資訊,並即時向鏢手和鏢迷發放。

  2. 社會事件加上新型肺炎疫情,令飛鏢道場的營運雪上加霜,若HKDFA真的認為自己有能力擔當業界代表,應嘗試主動接觸各區道場,了解他們的經營問題,從而整理出一系列扶助業界的措施,並向政府反映。

  3. HKDFA邀請了不少政商界人士擔任會長、副會長、名譽顧問和理事等要職,即使目前飛鏢運動因未有體育總會資格而無法受惠於政府的體育政策,HKDFA亦理應有能力透過運用自己的人際網絡,自行推出措施,扶持飛鏢運動發展。例如:向上述政商界人士籌募經費成立基金,用作向飛鏢場所提供免息貸款以解決短期營商問題,或是舉辦大型賽事或加強從學界層面推廣飛鏢運動等。

  4. 不少飛鏢道場或酒吧向來被批評環境衛生欠佳,HKDFA應以今次對抗疫情為契機,就加強業界公共衛生意識,例如定時分享防疫須知,或訂立制訂衛生約章或守則,鼓勵有關場所遵從;長遠亦可自行設立行內認證制度,例如設立「衛生飛鏢場所名冊」,把衛生及整潔程度高的道場或酒吧納入其中,並與鏢友一同合作,定期檢視名冊。此舉有助推廣改善飛鏢運動的形象,有助吸引更多年輕一代接觸。

  5. 若HKDFA認為上述的工作「太複雜」、「太難做」、「太難為」了總會的同事們,那麼,主動聯絡本地飛鏢場所及經常需要離港參賽的鏢手,了解他們現時需要什麼協助,哪怕只是提供防疫物品。「幫得就幫」的道理,應該顯淺易明吧?

後記

經營了本欄將近兩年,大多都是寫於本港飛鏢發展有關的題目。收到的讀者鼓勵和反饋皆寥寥可數,Haters的冷嘲熱諷倒也聽過不少。文章寫了出來,有人欣賞有人批評,正常不過。

聽過的批評,不外乎「淨係識得鬧」、「有咩資格出聲」、「得閒無事寫啲嘢出嚟抽下水姐」、「咁叻咪去落手落腳幫個鏢壇囉」之類。面對冷言冷語,筆者不會單純以一句「Haters gonna hate」視之,反而想了解他們背後的想法。

關注本欄的讀者應該會留意到,筆者不少文章都在談論自己的興趣—飛鏢,而所評論的對象則以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為主,原因很簡單:HKDFA開宗名義要將飛鏢運動打入亞運和奧運、並以「聯合總會」自居,在成立多年的香港飛鏢會以外另起爐灶,明顯是要為本地鏢壇帶來一番新期象;加上一成立便對着傳媒大談亞運夢、奧運夢,筆者自然要以看待「業界代表」般的態度視之。若HKDFA真的立志要幹一番大事,相信也不甘於一直被人視作「政商鏢界圍威喂俱樂部」吧?

因此,筆者每次評論HKDFA的工作,都是圍繞一個主題:「香港需要怎樣的飛鏢業界代表?」例如,筆者不下一次強調爭取「體育總會」資格對發展飛鏢運動的重要性,亦多次勸諭HKDFA改善公關技巧。若提出了實質建議仍被人視為「淨係識得鬧」和「抽水」,筆者亦無話可說。

至於「有咩資格出聲」的問題,筆者認為,與其因人廢言,倒不如以事論事。若閣下認為筆者提出的觀點有不足或值得商榷之處,歡迎來函交流;若單純以有沒有「資格」來論斷,其實並無意義。而且,每個人和組織都有自己的角色和長處,筆者不像HKDFA那麼有豪情壯志,嚷着做業界代表,故以文字為業界發展提供意見,就是我力之所及、「落手落腳幫個鏢壇」的方式。

筆者亦想起近期有小店眼見政府抗疫不力,連讓市民獲得足夠防疫物資亦做不到,遂嘗試從海外採購口罩,希望盡可能協助市民。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小店未能一一滿足消費者所需是可以理解,但居然有買不到口罩的市民選擇遷怒於商戶,而不是政府。

鏢壇亦如是,很多自以為熱愛鏢壇的人士,往往只批判敢於提出意見的同路人,卻以「大愛包容」的心態看待無所作為的業界組織,這是不是放錯了焦點?

最後以一則鏢壇花生作結:一位Hater最近因為某家飛鏢公司的推廣活動安排有誤而大發雷霆,在網上嚷着要投訴云云。看到他在網上發帖訴苦時,筆者想起他之前對本欄的一句批評:「鬧下就有用喇咩?」

笑了。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