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常在閱讀】三大謬誤取代理性思維:《為什麼我們製造出玻璃心世代?》

這是人人為了正義出征的年代,也是飽受憂鬱焦慮所苦的年代
差別只在於:你是為自己討回公道的受害者?
還是咎由自取的加害者?
而無論何者,每個人都感覺自身安全岌岌可危,個人權利遭受剝奪

當教育方針不斷暗示年輕人「你很脆弱」
我們正親手將下一代推向毀滅之路

為什麼在崇尚自由民主風氣的美國大學校園裡,「走出同溫層」成了一件最危險的事?
因為數十年來,美國的整體社會氛圍持續鼓勵年輕人以扭曲的「三大謬誤」來思考!

什麼是三大謬誤?
★「脆弱」的謬誤:殺不死你的,讓你更脆弱(╳)
★「情緒推理」的謬誤:永遠信任自己的感覺(╳)
★「我們」VS「他們」的謬誤:人生是一場好人與壞人的戰爭(╳)

▶▶「脆弱」的謬誤讓人們誤以為應該要避開受挫的風險,一切「安全至上」,包括情緒上的安全感;
▶▶「情緒推理」的謬誤引導我們迅速回應負面情緒,而非理性論證,陷入負面回饋循環;
▶▶「我們」VS「他們」的謬誤則把人分為「我們」與「敵人」,而「我們」才是唯一的正義。

當人心對立,民粹崛起,假新聞紛至,大型社會衝突不斷
「三大謬誤」取代了理性思維,「安全至上主義」成為校園的最高指導原則與此同時,全國性的青少年情緒疾患比例不斷創下新高
新世代人類該如何重新打造強壯的心理素質?

2017年,柏克萊大學校園爆發左派學生對右派講者的演講抗議,1500名示威者湧入,引發流血暴動;同年的夏綠蒂鎮事件裡,一名年輕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開車衝進左翼團體、少數族裔人士串連
的遊行群眾中,當場輾斃一名示威者,十九人受傷。

早在數十年前,三大謬誤便已為龐大的玻璃心世代埋下種子,逐漸在美國人的日常與教養經驗裡生根。如今,它們更激化了社群中的批鬥與獵巫文化,使公共事務討論難以進行,在川普當選後,這樣的現象愈發嚴重,仇恨言論四起,連帶加劇校園衝突。

本書乃美國最具權威性的社會心理學家強納森‧海德特偕同憲法第一修正案專家葛瑞格‧路加諾夫振聾發聵之作,他們指出,安全至上與過度保護主義正侵蝕美國高等教育以及它們最珍貴的民主,腐蝕言論自由的根基,甚至催化了極端民粹。對此,兩位作者從自身專業領域出發,包括道德心理學、認知行為療法(CBT)與言論自由等相關學說,探究了自2013年以來,美國的多起重大校園事件與高社經地位父母教養方式改變、社群媒體崛起、川普上任等變化之間的交互關係,抽絲剝繭地檢視了近年來新世代人類心理以及國家未來面貌的走向,並提出珍貴的建言。

節錄:序章《追尋智慧》


「寵」指的是「過度保護」
  「寵」(coddle)這個字一直讓我們心情複雜。我們不喜歡這個字的暗示,好像現在的孩子既懶惰又嬌生慣養──這並不正確。現在的年輕人壓力很大(至少那些拚命擠進特定 大學的人是如此),他們不但得在學業上力求表現,也必須盡力達成許多課外成就。與此同時,受社群媒體盛行之累,青少年都得應付新型態的騷擾、攻擊和人際競爭。他們的財務前景也充滿不確定,畢竟經濟秩序已被全球化、自動化和人工智慧改寫,大多數職業都陷入薪資停滯的困境。因此,大多數孩子的童年過得並不輕鬆,遑論嬌生慣養。我們會在本書中指出,在這段時間裡,千方百計保護孩子的其實是成人,而這種過度保護可能帶來負面影響。事實上,字典對「寵」的定義便側重於過度保護,例如「以極端或過度的關心或體貼待之」。出錯的是成人和制度風氣,所以我們為本書下了這個副標:「好意和壞觀念怎麼耽誤一整代人」。本書的主題正在於此。我們接下來會一步一步說明,從小學花生禁令到大學言論規範,出於好意的過度保護為何可能弄巧成拙,到頭來造成的傷害大過益處。

  不過,過度保護只是我們稱為「進步的問題」(problems of progress)的一部分,這種問題指的是實屬良善的社會變化卻帶來壞的結果:經濟體系生產充足而價廉的食物是好事,但另一方面,肥胖的問題卻變得更加普遍。能免費而即時地與人聯絡和溝通是好事,但過度連結卻可能對年輕人的心理健康有害。有冰箱、抗憂鬱劑、空調和冷熱自來水當然很好,我們總算免於祖先們的大多數疑難雜症,卸下我們這個物種自出現以來便日日纏身的勞苦。舒適和人身安全都是人類夢寐以求的禮贈,但我們也得為此付出代價:適應了新而進步的環境之後,我們對不舒適和風險的容忍程度跟著降低。用我們曾祖父母的標準來看,我們幾乎全是嬌生慣養之徒。每一代人總傾向認為下一代脆弱、愛抱怨又缺乏韌性。雖然老一輩人的看法可能不無道理,但世代變化的確反映出真實而正面的進步。

  再強調一次:我們並「不」是說學生或年輕人面臨的問題無關緊要,只不過是小事或「胡思亂想」。我們要說的是:人選擇在腦子裡怎麼「做」,會決定實際問題怎麼影響他們。我們的主張終究是實用的,而不是道德式的:不論你的身分、背景或政治信念是什麼,只要你「反」米索波諾斯之道而行,你就能更快樂、更健康、更堅強,也更可能成功達到你的目標。換句話說:要追求挑戰(而非排除或迴避一切「感覺不安全的事」);要擺脫認知偏誤(而非永遠信任你最初的感覺);要寬宏看待他人,留心他們為人處世的幽微之處(而非使出簡單的「我們─他們」道德邏輯,先假定別人是壞人)。

本文節錄:《為什麼我們製造出玻璃心世代?:本世紀最大規模心理危機,看美國高等教育的「安全文化」如何讓下一代變得脆弱、反智、反民主》

  • 出版社:麥田
  • ISBN:9789863447351

作者: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
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湯瑪斯・庫利(Thomas Cooley)倫理領導教授,一九九二年於賓州大學取得社會心理學博士學位,曾於美國維吉尼亞大學任教十六年。著有暢銷書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象與騎象人》,並與人共同編輯《心盛:正向心理學與幸福生活》(Flourishing: Positive Psychology and the Life Well-lived)。

葛瑞格‧路加諾夫(Greg Lukianoff)
個人教育權基金會(Foundation for Individual Rights in Education, FIRE)會長兼執行長,畢業於美利堅大學和史丹佛法學院,專長是高等教育中的言論自由和第一修正案議題。著有《忘卻自由:校
園言論審查和美國論辯的終結》(Unlearning Liberty: Campus Censorship and the End of American Debate)及《免於言論的自由》(Freedom From Speech)。

譯者:朱怡康
專職譯者,守備範圍以宗教、醫療、政治與科普為主。譯有《為神而辯》、《塔木德精要》、《二十一世紀生死課》、《自閉群像》、《怎樣說科學》等書。其他歷史、科普譯作散見於《BBC知識》月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