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後】眼球出走:戈壁荒漠行

最近我們好像經歷了Thanos降世彈指,地球死了很多人,人們來不及跟親友道別,他們就集體默然離去。

沒有限期的集體封關,許多旅行計劃被逼擱置,被困的肉體與靈魂無處可去。可憐的我們連逃離現實、麻木感官的機會都失去,也只好翻閱旅遊相簿,身在蝸居,眼睛往塞外跑。

如果對絲路的幻想是源自周淑屏《下輩子還是最愛你》,對外蒙的想像應該是來自《狼圖騰》,自看過電影及小說,就好想見識原始草原和蒙古遊牧民族的原貌。

就這樣,我們上年暑假往外蒙古走了一趟,乘坐著越野車由首都烏蘭巴托往戈壁沙漠一直闖,窗外風景由一大片植被漸變為一望無際的荒漠。零手機信號下,我們對於司機能在荒原辨認方向的能力嘖嘖稱奇,頓感舊約聖經中的以色列人在曠野繞行40年是絕對可能發生的。

驅車來到巴彥札格(中文可翻作烈火危崖),皆因黃昏的陽光照射斷崖會呈現紅色,有點像吐魯番的火焰山。而我對元祖火焰山的僅餘記憶只剩「夏日熱辣辣,好熱好熱」,熱得電話都要強制關機,還有人工化到不得了的景點。現在回想起,可能巴彥札格的外型比火焰山還更貼近《西遊記》的「火焰山」。

蒙古國絕大部份的自然景點保育都採用「無為而治」政策-遊人可以隨便走進國家公園或文物景點任何一角,有路便可走,沒有什麼指示牌導讀,沒有什麼圍欄和守衛。巴彥札格飽歷多年風化侵蝕,地表已經非常脆弱。走在這片危崖上,畏高的我怕得要死,極怕腳下的石頭會突然斷裂,掉到峽谷中摔死,所以我每步都行得很謹慎,死盯著地面碎步走。

路是人行出來的,這裡沒有任何行山徑,自己隨心四處行四處爬。

導遊妹妹說這裡是世上首次發現恐龍蛋的地方,由美國探險家Roy Chapman Andrew於1920年代所發現,地下仍埋藏大量恐龍化石未出土。其後翻查資料,史前時代的蒙古曾是一片汪洋,這裡曾發現放散蟲的殼化石,而放散蟲是約4億年前的海洋單細胞生物。換句話說,我們腳踏之處乃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土地之一,我們跟恐龍走在同一寸土地上!想到這裡,忽然覺得自己先前的膽小也不算什麼壞事,至少我曾經很認真地細看這片土地,一片曾是地球生命起源的土地。

Roy Chapman Andrew在巴彥札格的峭壁下首次發現恐龍蛋和完整的巢穴。

行程當日天空掛上沉甸甸的雲團,故未能見到旭日映照、烈火焚城的畫面。然而迎著涼風,坐在崖邊眺望遼闊無比的荒野,不失為一種雅興。內心不期然響起陳健安的作品《一吻穿越四十六億歲》。

同團的法國母女完全不怕脆弱的斷崖,輕鬆地坐在崖邊看風景。

四十六億歲是怎樣的一回事?是地球由原始太陽星雲的部份物質構成後計起的歷史,亦即是地球的歲數。原來只要與愛人在一起、忘我一吻的頃刻,時間便凝住了。古或今,或未來,都不及此時此刻。大抵永恆就是這樣的概念。

既然軀體被逼留在斗室內,要治療近日的居家隔離沉鬱症,也許跟愛人好好相處,那份美好或可以衝破牆壁,眼界開闊一點,心境也會輕省放開一點。肉身不能旅行,就讓思緒放鬆出走一下吧!

外套完美痴地。
青玉

三分鐘熱度廢青港女,喜歡旅遊,喜歡文字,喜歡廣東歌,喜歡被喜歡 ,喜歡一起探索三分鐘後的光景。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20/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