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飛鏢也平權(上)

一年一度硬鏢界最矚目盛事 — PDC World Darts Championship將於12月13日至明年1月1日假英國倫敦Alexandra Palace舉行,來自28個國家及地區的頂尖鏢手將角逐鏢壇最高榮譽,以及賽事歷來最高的50萬鎊(約500萬港元)冠軍獎金。今屆賽事的其中一個亮點,是參賽人數由72人增至96人,當中特別預留兩個席位予女性選手,此舉被視為PDC促進飛鏢運動性別平權的標誌性一步,但亦有意見認為,這只是PDC的公關技倆。飛鏢的平權之路,到底走得如何?

上屆PDC世錦賽冠軍得主、英格蘭選手Rob Cross(圖片來源:Darts.tv)

PDC World Darts Championship(WDC)有女鏢手參賽其實並非新鮮事。加拿大選手Gayl King 及俄羅斯選手Anastasia Dobromyslova,分別於2001年及2009年持外卡參賽,但今年是PDC第一次以外圍賽形式選拔合資格的參賽女鏢手。Dobromyslova相隔九年重返WDC 的舞台,另一名取得參賽資格的選手為英格蘭的Lisa Ashton。

Anastasia Dobromyslova(左)和Lisa Ashton。(圖片來源:skysports.com , dartsworld.com)

PDC主席Barry Hearn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說,預留兩個參賽席位予女性選手,並非為了討好任何一方,而是希望為具實力的女鏢手提供一個平台,讓她們能夠有機會與男鏢手一較高下。他也強調:“I can give you opportunity but I can’t give you ability.”,女士能夠闖得多少關,靠的還是自己的實力。

這裡就談到一個核心問題:男女鏢手有沒有同場較量的條件?在1982至1987年間、連續六年成為鏢壇「一姐」,目前在大學任教運動心理學的Linda Duffy就唱反調,認為PDC 向兩名女鏢手提供WDC「入場券」,只是一場公關騷,因為男女之間始終有生理上的差別,令女性的掟鏢技術無法與男性看齊。

飛鏢是其中一項男女子賽事獎金嚴重不均的體育項目(圖片來源:HuffPost)

本欄曾經談過,飛鏢較其他體育項目的特別之處,在於運動員的生涯較長,而且主要講求小肌肉的運用,以及考驗選手的臨場應變(如:設定埋鏢分數、應否嘗試埋鏢、調節情緒等),不像田徑及各項球類運動般對體力有極大需求,因此男女鏢手表現的差別理論上亦較小。

筆者認同男女有別,而在現實生活上,很多事都難以追求絕對的平等。然而,觀乎過往高水平的女鏢手的比賽結果,部分人的表現確實不遜於男士。以Ashton 在WDC資格賽的表現為例,她的每回合平均得分(Points per round, PPR)為82.49;而同樣入圍WDC的香港好手Royden Lam,他在最近一次PDC賽事(2018 World Series of Darts Finals,首圈對上威爾士鏢手GerwynPrice,最終以盤數1–6落敗)的PPR只有73.49。若二人有機會對壘,你認為Ashton有沒有爭勝的希望?

筆者認為,女鏢手面對男鏢手並非毫無勝算,只是目前有能力爭勝的人數並不多,所以WDC今年先向女鏢手開放兩個參賽名額,並透過舉辦兩場女子外圍賽(一場讓英國及愛爾蘭選手參加,另一場讓其他地區人士參加),正是為了試水溫,既可選拔有能之士,亦可保障賽事質素。畢竟,若一下子提供大量名額予女選手,既會引起鏢迷及男鏢手的反彈,而男女對壘時若出現大量強弱懸殊的場面,那就真的如Duffy所言,淪為一場公關騷了。

討論運動性別平權的問題時,另一個較為人們關注的狀況,是男女子賽事獎金不均的問題,這在以男性為主導的飛鏢運動尤其嚴重。

BDO於2001年開始舉辦女子世錦賽。(圖片來源:BDO twitter)

舉一個明顯的例子。PDC的競爭對手British Darts Organisation(BDO),過去一直有舉辦自己的World Darts Championship,但因為選手水平和賽事規模都較PDC世錦賽遜色,所以鏢迷的關注度較低。不過,BDO版本的世錦賽的特別之處,是它分為男、女子組賽事,雖然看似為女鏢手提供表現的平台,但男女鏢手的待遇卻是天淵之別。以今年為例,男子BDO世錦賽冠軍可奪得10萬鎊(約100萬港元)獎金,但女子組冠軍獎金卻只有1.2萬鎊(約12萬港元)。諷刺的是,今年PDC世錦賽進一步上調獎金,首圈出局者已可獲得7,500鎊(約7.5萬港元);假如上述兩位入圍PDC世錦賽的女鏢手能夠成功晉級次圈,其獎金(1.5萬鎊,約15萬港元)已高於BDO「一姐」。

男女子賽事獎金不均的問題亦見於香港鏢壇。致力爭取成為鏢壇代言人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於今年10月底舉辦其首項公開賽事-「百仁基金國慶飛鏢大賽2018」(見:國慶飛鏢大賽的三個「趣點」)。其中,男子個人公開賽的冠、亞、季軍分別為港幣3萬、1萬及5,000元;女子組獎金則「縮水」,三個名次分別只有2萬、5,000及2,500元獎金。

梁雨恩是香港頂尖女鏢手之一。(圖片來源:香港飛鏢聯合總會Facebook)

男女鏢手本來就站在同一條起跑線,遵守相同的規則作賽,理應享有相同的待遇。然而,獎金不均,不但深化「女士掟鏢較男士差」的錯誤觀念,亦不利鼓勵女性加入全職鏢手行列。本欄曾探討過全職鏢手所遇到的問題,包括難以保障收入穩定,以及開拓收入來源並不容易(如:代言產品)等(見:寧波飛鏢行)。男鏢手尚且認為靠掟鏢來養活自己是件吃力的事,何況是待遇更差的女鏢手?

從道德角度考慮,「男女平等」早已成為普世價值,體育界亦有責任宣揚此訊息;從商業角度而言,推廣性別平權既有助體育機構建立正面形象,亦能帶來實質利益。以飛鏢為例,假如PDC今後能夠繼續為女鏢手提供若干世錦賽參賽席位,甚至將相關安排推展至其他大賽,無疑有利開拓女性市場(如:門票收入、購買商品等)。

希望讀者們在觀賞頂尖選手們在PDC世錦賽的表現時,亦能對鏢壇男女不平等的現況有所反思;而飛鏢的平權之路,固然不止性別平權一途,留條尾巴,下回再談。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參考資料:

1. ‘We are not scared of taking on the men’ — women darts players relish opportunity to qualify for PDC World Championship — — https://bit.ly/2SGWaLR

2. “It’s a publicity stunt. I don’t think it’s fair to ask women to play against men” — Former world number one Linda Duffy discusses women’s inclusion in PDC World Championship — - https://bit.ly/2PeJpLr

More Stories
蘋果鎖死診斷功能 封殺非官方更換電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