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疫情下的PDC世錦賽香港資格賽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香港揮之不去,香港鏢壇如被冰封一般。對很多鏢手而言,本地賽事全數取消、出外比賽又困難重重,今年確實是難熬的一年。就在香港爆發第四波疫情之際,PDC宣布在香港舉辦其中一站世錦賽資格賽,如同一顆打在平靜湖面上的石頭,令鏢壇泛起漣漪。比賽舉辦當日,不少鏢友在網上關注及討論賽果,鏢壇彷彿迎來久違了的熱鬧,最終比賽亦能圓滿結束。幸好政府才賽後翌日才宣布收緊多項社交距離措施,否則賽事是否仍能順利舉辦,實屬未知之數。

林良華 (Paul Lim) 勝出PDC世錦賽香港選拔賽(圖片來源:Paul Lim Facebook)

今次資格賽能夠成功舉辦,固然是主辦單位JDarts的功勞,但不同持份者的參與和付出亦非常重要,包括踏上投擲線的鏢手、在鎂光燈後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員,以及願意提供贊助的公司和組織等。筆者紀錄了不同參與者的感受,聽聽他們在比賽內外的點滴:

很多鏢友會將焦點落在今次資格賽的冠軍——新加坡鏢手林良華,或是與林良華在決賽激戰的鏢壇新星李樂賢,但筆者認為,每一位報名參賽挑戰自己的鏢手,都值得各位報以掌聲。

曾四次參與PDC Asian Tour、成為全職鏢手已四年的Haze(梁卓禧),雖然在今次的資格賽中次圈止步,但他仍很表示享受今次重返賽場的感覺:「去到比賽場地,見到熟悉的比賽畫面,大家有講有笑地準備比賽,感覺非常良好!」他又說,疫情之下,雖然未知自己何時能再有下一次比賽的機會,但仍會繼續保持努力鍛鍊的步伐,為下一個比賽做好準備。

梁卓禧 (Haze Leung) (受訪者提供)

「PDC這個舞台相信是大部分掟飛鏢的人最終想去的目的地,現在入場券放在自己家門口,那就更加毫無疑問一定要參加。」Haze坦言,香港在疫情期間仍能排除萬難舉行選拔賽,實在難得;也許因為主辦單位籌備比賽的時間較短,即使賽程在比賽前幾天還在改動,自己都表示理解和接受,而比賽整體而言都能流暢地進行。

對身為全職鏢手的Haze而言,疫情不但令他自今年一月後便無法在比賽場表現自己,飛鏢教學的工作亦因為停課而受影響。「2020年最大體會是飛鏢於香港的支援很少,只希望香港所有喜愛飛鏢的每一位,多給一點支持。」

有鏢友則選擇暫時放下飛鏢、改為拿起相機,以另一個身分參與比賽。鏢齡九年的Kenneth與筆者分享道,攝影是他的興趣之一,他過去曾為三個飛鏢賽事擔任攝影人員,但為PDC賽事幫忙,今次是第一次,「如果以(賽事)級數來計,今次是最高。」

Kenneth說,自己大約在資格賽舉辦前兩星期得悉主辦單位需要人手負責現場拍攝工作,「既然可以幫到鏢界出一分綿力,我立即答應。」他亦覺得今次為鏢手留下美好一刻,有一份使命感。

(圖片轉載自Kenneth Facebook)

這次賽事,鏢手即使在比賽期間亦要佩戴口罩。原來這項規定,亦為Kenneth的攝影工作增添一點難度:「有口罩之下,要捕捉到鏢手在某些時刻的表情,是非常大的挑戰。始終只露出雙眼,表達的情緒就少了很多。」但他讚揚鏢手們非常合作,即使磨拳擦掌想比賽,比賽前依然有秩序地排隊、填寫健康申報表;又認為主辦方在場地佈置的安排(如:鏢靶之間保持適當距離、要求現場人士最多四人一檯等)專業,證明在合適安排下,比賽仍然可以正常進行。

即使是在鏢壇沉寂多時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這次亦有現身,成為賽事的「特別贊助」。雖然HKDFA回覆筆者查詢時,未有交代向主辦單位提供什麼形式的贊助,但有主辦單位人士於比賽前在Facebook live透露,HKDFA其實是提供了部分比賽所需的器材和電子產品。

香港飛鏢聯合總會在今次賽事被列為「特別贊助」。另一個飛鏢組織——香港飛鏢會,則未見有出現在選拔賽的海報中;部分持有PDC裁判資格的飛鏢會幹事則有擔任工作人員。(圖片來源:JDarts Shop)

HKDFA表示,在疫情的影響下,許多飛鏢推廣活動及賽事均吿延遲或取消,鏢手不能像以往一樣隨意飛到世界各地參與大小賽事。它又表示,今次香港能夠舉辦資格賽實在難得,非常高興能為是次賽事提供贊助。

筆者希望HKDFA日後不再只是趁香港舉辦大型比賽時才現身支持,而是從整體飛鏢運動發展的角度出發,多做實事,這才配得上自己的名字。

不論是鏢手、鏢友還是飛鏢組織,只要大家都能在各自的崗位上做得更多、更好,飛鏢運動是可以踏上更高的台階。

[tmm name=”%e5%8f%a4%e4%ba%a6″]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20/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