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為咗hard sell飛鏢,一個香港飛鏢組織可以亂噏到幾盡?

成立已三年、聲稱透過「推展各項有助飛鏢運動普及化的計畫,以促使飛鏢成為比賽項目,爭取邁向亞運會、奧運會作為總會長遠目標」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早前在其Facebook專頁宣布推出「軟式飛鏢學校推廣計劃」,揚言要在未來一年「重點推廣飛鏢運動,將軟式飛鏢大舉打入學界,致力推動本地飛鏢運動發展及提供優質飛鏢教育」,並上載了計劃書闡述理念。一個花了三年時間都未設計好自己的網站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公開表明自己並非飛鏢「業界代表」的香港飛鏢組織,首次向外界交代自己在學校層面推廣飛鏢運動的具體方案,本應值得支持,奈何計劃書中竟然出現令人咋舌的事實陳述錯誤。筆者不禁要問:一個香港飛鏢組織,為了硬銷飛鏢運動,到底可以胡說八道到什麼程度?

(Facebook截圖)

事緣筆者根據HKDFA的facebook帖文所提供的連結,下載了「軟式飛鏢學校推廣計劃」的計劃書(筆者亦保存了計劃書內容,讀者可按此下載)。在「前言」中有關「本港飛鏢運動的發展」的部分,出現以下內容:

(香港飛鏢聯合總會《軟式飛鏢學校推廣計劃書》截圖)

上述段落中,以下部分引起筆者的關注:

「有見同樣是考驗準繩度的射擊和射箭早已被納入奧運項目,而同樣是酒吧玩意的桌球現已成為大受歡迎的奧運項目,本會相信飛鏢這項『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運動,絕對有資格成為未來大熱的奧運項目。」

此外,在「結語」中的「主席的話」,HKDFA主席曾鳳珠亦以中文和英文作類似表述:

射擊和射箭同樣是考驗準繩度的運動,早已被納入奧運項目;而桌球同樣是酒吧玩意,現在已是大受歡迎的奧運項目之一;考驗精準技巧與換算能力的飛鏢項目,絕對有資格成為未來大熱的奧運項目。再者,作為不佔空間、不費時間的最佳室內運動,本人深信飛鏢運動尤其適合寸金尺土、生活節奏快速的香港。

I realized the sport of darts is simply ‘A miss is as good as a miles’ compare to other similar sports such as shooting and archery which has already known as Olympic sport. Moreover, snooker was also established at the bar and it has already become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sport at the Olympic. I believe the sport of darts could also become one of the popular sports at the Olympic hence the sport does not take up a lot of space and this is one of the reasons why I believe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suitable sport for Hong Kong.
(香港飛鏢聯合總會《軟式飛鏢學校推廣計劃書》截圖)

曾主席的觀點其實非常清晰:她認為飛鏢和射擊及射箭一樣,都是考驗準繩度的運動;而且飛鏢也和桌球一樣,都是酒吧玩意。既然射擊、射箭和桌球都已成為奧運項目,那麼與它們性質相近的飛鏢,將來也絕對有資格成為奧運項目。遺憾的是,她連最基本的體育知識都欠奉:她說桌球「現在已是」奧運項目,但其實不論是英式桌球(snooker)、美式桌球(pool)或克朗球(carom),自首屆夏季奧運會至今均從來未被納入為奧運項目。

第一屆現代奧運會於1896年在希臘雅典舉行,當時的比賽項目只有9個大項(sports),包括田徑、單車、劍擊、體操、射擊、游泳、網球、舉重和摔跤。之後,奧運會的比賽項目經歷了很大的變化,時有增加,時有刪減,有些項目被剔出奧運後又在之後重返;即使比賽項目的「大項」得以保留,當中的「小項」(event,如單雙人賽、男女子組、射擊項目的比賽距離、拳擊項目的體重級別等)亦會在每屆奧運會有所變更。2016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辦的第31屆夏季奧運會,已發展成為擁有28個大項、306個小項的奧運會;但桌球從未在31屆的夏季奧運會的任何一屆出現過,連以表演項目的身分出現都沒有

國際奧委會:現在討論將電競列為奧運項目有些草率| PTT新聞

一項運動要成為奧運項目,不是由奧運會主辦國說了算,而是需要由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經過長時間討論、審批,最終投票表決;而一項運動要得到被IOC審批是否納入為奧運項目的機會,其所屬的國際體育聯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IF)至少須獲IOC承認身分。例如,管理桌球運動(billiard sports)發展國際桌球運動聯合會(World Confederation of Billiards Sports,WCBS),就獲IOC承認為桌球運動的國際體育聯會;過往一直爭取將桌球納入為奧運項目的工作,就是由WCBS推動,可惜一直未能成事

那麼飛鏢運動在IOC的地位又如何?這裡要先介紹另一個大型體育組織——The Alliance of Independent Recognized Members of Sport (AIMS)

The Alliance of Independent recognised Members of Sport (AIMS) -  International Rafting Federation

AIMS成立於2009年,旨在為未獲IOC承認IF資格的體育項目爭取納入為奧運項目,現時共有21個國際體育聯會會員,當中包括成立於1976年、專門管轄國際飛鏢事務的組織——世界飛鏢總會(World Darts Federation,WDF)。WDF目前共有來自六大洲、合共71個國家及地區飛鏢組織加入成為會員,當中包括香港的香港飛鏢會(Hong Kong Darts Association, HKDA)。

2020年1月,IOC經表決後通過承認AIMS的IF資格,這意味飛鏢邁向成為奧運項目又再踏前了一小步。雖然跟早已獲得獨立IF資格的桌球運動相比,飛鏢要打入奧運仍遠遠落後,但始終都算是國際鏢壇的一個好消息。

既然桌球過去未成為奧運項目,那麼未來有沒有這樣的機會?這裡筆者想分享三點

第一,原訂於2020年舉辦、但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至今年舉行的東京奧運,早於2016年已宣布新增五個體育大項,包括空手道、滑板、衝浪、運動攀岩以及棒球/壘球,當中並無桌球

第二,將於2024年在法國巴黎舉辦的奧運會,將會剔除空手道和棒球/壘球作為比賽項目,但會加入霹靂舞(breaking);但桌球與「飛躍道」(parkour)、壁球和國際象棋均未能成功入圍

第三,2028年奧運會雖已定於美國洛杉磯舉辦,惟目前仍未決定比賽大項的增刪安排。若HKDFA及曾主席快人一步收到什麼官方資訊,歡迎分享。

Tokyo 2020 Logos

另一項大家必須要認清的事實是,桌球並非奧運項目,而是亞運項目。

桌球第一次出現在亞運舞台,是在1998年的泰國曼谷亞運,但只出現了四屆,自2014年南韓仁川亞運起取消。港隊合共在桌球項目取得4金、3 銀、3銅的佳績,其中三戰亞運的「神奇小子」傅家俊更奪得3金、3銀。

之後,由於桌球並非奧運或亞運項目,曾一度傳出香港體育學院有意將桌球剔出精英體育項目名單,可幸香港桌球運動員一直在國際賽中屢獲殊榮,令桌球得以保住精英運動之名至今。桌球運動員能夠繼續在體院接受訓練和獲得一系列支援,對球壇發展甚有幫助。

2019年,香港桌球總會、桌球精英運動員、教練及桌球同業先後去信港協暨奧委會和亞洲桌球協會致函,希望爭取把桌球成為 2022 年中國杭州亞運比賽項目,最終事與願違。到了2021年3月,卡塔爾奧委會宣布將桌球重新納入2030年多哈亞運,香港桌球界終於迎來好消息。

所以,即使有HKDFA的忠實粉絲嘗試為總會辯解,稱計劃書其實想寫「桌球現已成為亞運項目」,也是不合理,皆因桌球仍要多等九年才能重返亞運,何來「現已成為」?

有鏢友打趣道,HKDFA和曾主席一直談及的「桌球」,其實不是指「snooker」,而是指「table tennis」,並附上圖片為證:

桌球基礎技巧&戰術
(圖片來源:博客來)

哈哈,若果真如此,只能說我輸了。不過,筆者見識少,假如上述所指的「桌球」是「酒吧玩意」,筆者只想起Beer Pong而已:

796 Beer Pong Stock Photos, Pictures & Royalty-Free Images - iStock
(圖片來源:iStock)

結語

若有普通人說「桌球是奧運項目」,一笑置之便可;若有知名人士公開地說「桌球是奧運項目」,大概是一時缺乏常識,而香港人向來善忘,此等糗事通常被「花生友」當作笑話笑個三數天後就會被丟淡;但一個體育組織領導人,為了改變本地學校對向來被視作「酒吧玩意」的軟式飛鏢的觀感,居然歪曲事實,在推廣軟式飛鏢活動的計劃書內寫上「桌球同樣是酒吧玩意,現在已是大受歡迎的奧運項目之一」,實在令人詫異

假如上述錯誤出現在計劃書內的其他部分,尚且可以把責任推卸到負責編寫計劃書的員工未有「fact check」,但今次是連「主席的話」也出現此等低級錯誤。難道曾主席整篇文章都是假手於人,自己完全沒有看過便同意刊出?順帶一提,曾主席在「主席的話」中形容飛鏢是一項「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運動——她今次的失誤,就像回力鏢一樣,一扔出去就飛回來擊中自己的腦袋,真是多麼的諷刺

HKDFA本來想靠桌球在體壇的地位,吸引學校關注同為「酒吧玩意」的飛鏢運動,但今次「亂噏當秘笈」卻有機會引起反效果——原來曾被視為「酒吧玩意」、現時形象已大有改善、兼有香港運動員奪過不少獎項的桌球項目,都依然未能打入奧運,那麼同為「酒吧玩意」但知名度更低的飛鏢運動,豈不是更難打入奧運?

身為首位女性香港菁英會主席、人稱「珠姐」的曾鳳珠,於去年起接任HKDFA主席一職。有認識她的鏢界持份者私下跟筆者分享,說「珠姐」並非什麼二世祖、富二代,處事風格跟前人不同,她希望能夠改變風氣,為鏢壇發展做些實事。然而,一個「菁英」領導人,除了辦事要有心有力,最基本的是要有常識。試想想,假如一位學校校長讀畢HKDFA的計劃書,發現它竟然是個連「桌球是否奧運項目都可以搞錯的組織」,如何有信心合作舉辦飛鏢活動?再者,連自稱「聯合總會」的香港飛鏢組織也如此欠缺常識,外界會如何看待飛鏢活動?如何看待飛鏢業界?

HKDFA在去年鏢壇水深火熱之際選擇離棄鏢壇,表明自己並非業界代表,被人戲稱為「鏢壇禮義廉」,是為「無恥」;花了三年時間炮製網頁,至今仍然只有一句「Our website is COMING SOON」,是為「無能」;自己的「菁英」主席居然宣稱桌球已成為奧運項目,是為「無常識」;出了錯的計劃書放了上網已一星期,上至主席下至員工居然沒有任何一人察覺到問題所在,是為「無公關」

成立了三年的HKDFA,若要改變自己深入民心的無恥、無能、無常識和無公關的形象,不是單單換個主席就可以的。

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普洛托斯時聞。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20/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