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最緊要睇戲】立於風中 巍然不動

股市打滾,眾生以為威風八面,紙醉金迷。 事實是敬業的人沒甚時間風花雪月。

無論是電視機抑或YouTube,一眾演員中落場操過盤的少之又少。那一種啃食資訊、臨場感和波幅壓力,有時像泰式綠咖哩,最惹味又最辛辣。

綠咖哩工作不只股票佬一種,當中最有型之一,必是阿拉斯加捕蟹漁夫。剛播畢的Deadliest Catch(中譯:《漁人的搏鬥》)第十六季,可算是2005年開播以來最精彩一季。

在白令海做漁夫,本身就有幾點先天性困難。天氣上,長期寒冷把漁夫身體推向極限,同時漁船上滿載的蟹籠等裝備結冰,船隻很容易翻沉;海面隨時有數十呎巨浪,重則捲落海,輕則在重型設備間撞來撞去,甲板上的漁夫基本上每天面對生命危險。

Deadliest Catch Facebook圖片

再來是制度,兩種主要獵物帝王蟹(King Crab)和雪蟹(Opilio)(又稱松葉蟹)均有配額,捕蟹季開始後,愈快到碼頭的蟹獲,價錢愈高。船與船之間有競爭,也要和時間鬥快。

當然獵物不會坐著等你,到此就會涉及微妙的平衡,去離岸較遠處設籠,要賭上昂貴的油費及更昂貴的時間,如成果不佳,將同時損失人力和蟹餌等機會成本。

非先天的難處包括人員及資源管理。在巨浪面前,不是人人都有膽識踏上甲板,也不是到處都有老手讓你請,新手與老手比例也要拿好。請對人事半功倍,請錯人打亂整季部署,想換人也要等完季。機械情況亦類似,設備損壞或要回港口處理,拖慢整個捕撈進程,所以船上除有技工,每個船長機械知識亦相當豐富。

如此危險困難,為何還要做?答案很簡單:賣命搵錢,每艘船每一季都是數以百萬美元計收入。

Deadliest Catch Facebook圖片

第十六季如此特別,由於白令海對岸的俄羅斯修改捕蟹制度,基本上和美方相同,變成美俄供應同一時間搶奪市場。美國船隊除互相競爭,也要面對外敵。美國船隊都是家庭式的中小型船隊,需要力抗俄方的大型商業漁船。

難題豈止一個,天氣上本季面對兩個風暴加上雪月大潮,既阻斷捕蟹作業,亦改變蟹群行為模式,更難觸摸。

困境之中最傷是剛開季,節目七艘船就面對阿拉斯加同業Scandies Rose翻沉意外,船上七人中五人死亡,正好說明這份工作的難度和危險性,同時也說明一眾漁夫無比的勇氣。

每看完一集,每提醒自己:坐在冷氣房,還有甚麼好抱怨?立於風中,巍然不動。

More Stories
通告易:東方海外派特別息每股1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