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最緊要睇戲】《扑頭前失魂後》 :回魂後更好受

男人M(Markku Peltola飾)乘夜班火車抵達赫爾辛基,剛到埗去公園打盹,遇上芬蘭MK仔扑頭洗劫,重傷入院醫生宣佈certified後,忽然重生。

男人M

無情白事的起承轉合,是芬蘭名導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註冊商標無異。離離奇奇卻又讓他說得通順,推進得有趣。

《扑頭前失魂後》(The Man Without a Past)中,頓時一無所有的男人M,除健碩身型、蔽體衣物和語言能力外,基本上是個初生嬰兒。走走逛逛,去到一個碼頭區,得到一個住在貨櫃的草根家庭收留,決定落地生根,租貨櫃住並搵工做,遇上刻板教會工作者、「老藕」女主角(Kati Outinen,此角色奪下康城影展最佳女演員),搵到錢,溝到女,工餘搞埋搖滚樂活動,雖然七零八落,不過充滿風味。

美國獨立電影大導Jim Jarmusch這樣形容《扑頭前失魂後》:Another classic from one of my very favourite film directors. It’s sad enough to make you laugh, and funny enough to make you cry.

男人M身份總要解決,搵到長工的M試圖去辦銀行戶口,偏偏地獄黑仔王遇上銀行劫案,更遭懷疑是同謀,偏偏又靠登上報紙頭條,由前妻認出,身世大白,至於去留,相信不用多問。

扑頭劫案到頭來焉知非福,服未?

郭利斯馬基一向清清淡淡看人間,無離頭劇情,觸及低端人口,無證人口,制度荒謬,當中又有微妙平衡。比如碼頭管理員,數口精錙銖必較,也是區內惡霸,但遇到外敵就帶兵迎擊,最尾收拾襲擊男人M的MK仔。也許些少老套,但道理本就老套。

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

近來身邊不乏遭發夢股契媽股扑頭的新手散戶呼天搶地。蟹貨又如何?有價值的公司總有更好在後頭,失魂後更見真締。

講股定講電影?事旦啦。

More Stories
Uber季績參差 料2021錄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