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千金難買好隊友

Published on 12-02-2021

本欄的讀者們當中,相信不少人都對飛鏢運動感到興趣,部分人或許有參賽經歷。剛過去的一個半月,筆者就經歷了許多飛鏢的難忘時刻,在此想跟各位分享一下,希望能夠引起你們的共鳴。

一:ADA國際飛鏢錦標賽

由亞洲飛鏢協會(Asia Darts Association)舉辦的第15屆ADA國際飛鏢錦標賽,4月5至7日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今屆賽事吸引了過千人報名參賽。其中,來自美國、日本、台灣、西班牙等10多個國家及地區的海外選手佔200多人,香港選手報名人數亦較上屆多逾200人,證明這項年度軟鏢盛事愈來愈受到本地及海外鏢手關注及支持。


香港隊於今屆ADA國際飛鏢錦標賽奪得隊際賽冠軍,是賽事舉辦以來首次。(作者攝)

一連三日的ADA,共有六項賽事,有些賽事(如:單人cricket、雙人501)是按選手的比賽等級分組別進行,參賽者可以跟自己實力相近的對手較量;有些賽事則(如:男、女子Top Gun、三人701)則沒有這樣的安排,因此本來屬於較低組別的賽事的參賽者,或有機會被編排與某些Top Player對賽。

今年參加ADA的700多名香港選手中,有500多人報名參加全部六項賽事,筆者是其中一員。首次參加ADA便選擇食「全餐」,除了是對自己鏢技的挑戰,還考驗自己的耐力和EQ,絕對是一次很好的比賽經歷。

由於參賽人數眾多,等待出賽的時間往往較實際落場時間長得多,當上午的賽事已完成,但下午的比賽還未開始,期間如何避免自己cool down (賽前表現下滑),如何從敗仗中盡快收拾心情,準備另一場比賽,以及如何分配時間休息、用膳、為隊友打氣,這些都是所有選手需要面對的難題。

這次是筆者首次參加如此大規模的賽事,三日的密集賽程,筆者與隊友們見面的時間比與家人相處還要多。經過一整日的比賽,大家一同吃過晚飯後回家休息,然後翌日大清早回到會場集合,有隊友笑言,這三天「仲勤力過返工」。

比賽經歷有悲有喜,既為部分隊友成功奪獎感到高興,亦為自己與同伴在雙人501 賽事中,由分組賽開始咬緊牙關,奮戰至16強賽落敗,與獎牌擦身而過感到難過。不過,有贏有輸,正是體育競技其中一項令人着迷之處。今日雖然飲恨,誰說他朝不能一吐烏氣?

二:長幼飛鏢團體賽

到了四月底,筆者參加了一場別開生面、由聖雅各福群會舉辦的飛鏢賽。這個比賽旨在宣揚「長幼共融」的理念,參加者需要四人一隊,當中包括長者和年輕人。

掟飛鏢所需的體力較其他運動小,適合用作推廣長幼共融的理念。(圖片來源:青年夢工場)

早於去年暑假,筆者曾為聖雅各福群會擔任飛鏢義工。參與義工服務前,筆者先與一些初學或未曾接觸飛鏢的長者一同上課,期間「老友記」們會學習基本的飛鏢投擲技巧、飛鏢遊戲規則,以及飛鏢禮儀,之後學員會分成數個小組,將自己所學教授其他長者。部分人雖然行動不便,甚至需要坐輪椅,但都能夠享受掟鏢的樂趣。

義工服務結束後,聖雅各福群會遂舉辦這個長幼飛鏢團體賽,讓參賽者與其他服務中心的飛鏢義工交流一番。

當得知有這個比賽時,筆者立即邀請在做義工時認識的三位「老友記」組隊參賽,他們亦很爽快地答應。其中一位是退休護士文姐,另外兩人是夫婦Sam哥和霞姐,他們以前是開店賣花生。他們三人多年前透過參與紅十字會的義工服務而認識,自此就閒時一同相約做義工或上興趣班,感情非常友好。

本來只想透過參賽與三位長者敘舊,輕輕鬆鬆打一場比賽,沒想到他們卻主動邀約,賽前到觀塘的道場練習,筆者亦鼓勵他們盡力打出水準,還計劃得獎後一同拿着獎金到大澳食海鮮。

可惜,筆者隊伍的整體實力始終稍遜,打入八強後便被淘汰出局。

當日自己心理包袱並不小,愈是希望做好自己,讓隊友們可以少一些壓力,就愈是會出現失誤。不斷提醒隊友們別緊張,其實自己才是最緊張的那位。出局之後,我苦笑地向隊友們表示歉意,誰知他們卻為順利完成比賽感到高興:「我哋咁嘅水平都可以晉到級,好好架喇!照約去大澳!」

三:鳳聯煞科戰

上星期,第16屆Phoenix Darts聯賽(鳳聯)進行最後一輪賽事。筆者的隊伍在所屬組別排名第四,由於與前三名分數相差太多,故已無爭標希望,今次賽事遂成為隊友們爭取個人獎項的最後機會。

鳳聯設有酒吧組及道場組,大會按各鏢隊的隊員實力,將參賽隊伍隨機分為多個小組,每屆賽期約為五個月。 (圖片來源:MyDarts)

根據鳳聯賽制,各組別賽事均設有個人獎項,參賽者若能成功做出指定數量的Hat Trick、Ton 80或9 Marks,可獲嘉許紀念襟章。其中,若要得到Hat Trick紀念章,需要在整個賽季中做到至少三次Hat Trick,可惜筆者只有兩次,一直未能達成目標。

隊長人很好,刻意安排筆者在最後一場賽事多打數個回合,讓自己能夠多一些機會嘗試「衝章」,可惜仍是差那一點點。每次自己上陣,隊友們都會為自己打氣。每當自己兩支鏢已命中紅心、但第三鏢僅僅出界的時候,他們都會大呼「Unlucky!」,反應比自己還要大。

聽過鏢友分享,部分聯賽隊伍為了爭勝,需要長期依賴隊中主力在每場比賽中盡可能出戰最多回合,務求爭取最多勝場,這樣或會犧牲了隊中能力稍遜的隊員的出場機會。在衝擊團體獎項的角度而言,如此安排本來無可厚非,但部分主力眼見自己有影響力,會向隊長施壓,要求按照他屬意的方式排陣。如此一來,隊員能否出場,就不純粹是基於表現優劣的考慮,而是滲雜了私人恩怨,即使最後成功得獎,隊內亦少不免是非多多。

幸運的是,筆者的隊伍並無上述人事問題,隊長既鼓勵大家全力以赴,賽前亦會悉心排陣,讓每位隊員都能夠出場,隊員之間相處融洽。難怪有人會說,參加聯賽,「寧願笑住輸,好過嬲住贏」。

後記

上述三個比賽,筆者雖然都無法協助隊伍奪獎,但自己的得着遠較一個獎項更重要。

「千金難買好隊友」。 一群好隊友,就是會站在你身後觀戰,並透過一次又一次的鼓勵、打氣,將中立場變成你的主場,建立出來的氣場足以影響對手的發揮;一群好隊友,就是會在適當時候給你溫馨提示,讓你感到安心,即使是參與單人賽,亦不會感到孤單;一群好隊友,就是能夠彼此一同進步,向着同一個目標奮鬥;一群好隊友,就是能夠讓你放下個人的成敗得失,願意為整個隊伍付出; 一群好隊友,就是比賽過後不論勝敗,會令你有一種「真希望能夠再次一同並肩作戰」的想法。

你的身邊也有一群好隊友嗎?

(圖片來源:9Darts.HK)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More Stories
【深夜點播】陳靈書🎧陳奕迅 《你給我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