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逆流鏢手 — 寫在硬鏢公開賽後

Published on 12-09-2019

縱然「香港飛鏢公開賽2018」(HK Open) 已結束一個多星期,但當天的經歷,至今仍歷歷在目。筆者與另外三位隊友一同出戰團體賽,早早出局乃意料中事,但至少做到賽前所說,做一塊「帶刺的魚腩 」。面對強敵,寧願經掙扎下落敗而非自我放棄,這才是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隊友。

HK Open是本港最歷史悠久的硬鏢公開賽。(作者攝)

今屆HK Open團體賽共有44支隊伍參加,先進行小組單循環賽,三至四隊一組,各組首、次名可出線淘汰賽。筆者那隊抽籤運不佳,同組另外兩隊,一隊被譽為香港最強女子隊,一隊是新界強隊。女子隊輕鬆連贏兩場以首名出線,筆者那隊要與新界強隊爭次名晉級。

HK Open每年都吸引不少本地與海外選手參與。(作者攝)

對參賽者而言,團體賽的最大挑戰,是要保持表現穩定,因為當自己的投鏢回合結束後,需要等待其餘七個人(三名隊友、四位對手)完成投鏢,才輪到自己再次走上投擲線,相隔時間之長,參賽者稍一不集中精神,大有可能「跌Watt」。另外,有別於單人501賽事,選手在其中一回合失準,可以迅速作出調整,在之後的回合追回分數,HK Open團體賽是採四人1001賽制,每個參賽者隨時只有四、五個回合投鏢,如果自己在其中一回合出現嚴重失誤,不僅自己能夠「補鑊」的回合較單人賽少,亦會變相增加之後投鏢的隊友的跑分壓力。

既然團體賽中,每位參賽者實際上場的機會都較個人賽少,那麼就更加要懂得善用每次等待下一輪上場的時間,除了要把握機會跟自己對話,提醒自己要保持集中、冷靜之餘,亦要懂得鼓勵隊友,透過擊掌和打氣說話維持士氣。

小組賽採三局兩勝制,與新界強隊的生死戰中,筆者那隊竟有幸先贏一局。眼見距離晉級只有一步之遙,筆者不斷鼓勵隊友們:「撐住!」、「加油!」、「捱埋佢!」。成功出線那刻,大家高興得摟在一起。即使到了32強淘汰賽,筆者那隊面對的是香港最強男子隊,最終直落0–3被淘汰,但大家都覺得超額完成了。

今次的參賽經歷,讓筆者想起了《逆流大叔》的一些畫面。電影中,負責安裝寬頻的主角們,糊裡糊塗地被徵召加入公司的龍舟隊。眾人最初對划龍舟一竅不通,甚至表現抗拒,但經過一番練習後,終於能夠穿上救生衣,首次將龍舟划出城門河,眾人臉上都掛着滿足的笑容。

對戲中余香凝的一句對白印象深刻:「試過先認輸,咁先對得住自己。」 (圖片來源:《逆流大叔》 Facebook)

飾演教練兼鼓手的余香凝,當時跟全隊人說:「龍舟是有生命的,只要划了第一下,它就會帶你向前行。」參加飛鏢團體賽,如同四人坐着同一條船,只有互相支持、全程投入到賽事之中,才能保持得分節奏,直至成功埋鏢。

到了第一場比賽,余香凝給了全隊人一個目標:不要包尾。結果眾人奮力一拼,在余香凝的鼓聲帶領和打氣下撐到衝線。當得知隊伍以倒數第二名完成賽事,全隊人都欣喜若狂。其實筆者所屬的隊伍,賽前也是以爭取小組賽出線為目標,即使抽籤後發現要與強隊對壘,大家依然未有動搖信心。經過一番努力,與隊友們合力換來預期的結果,對首次參與公開賽的筆者而言,多了一重意義。

《逆流大叔》的幾位主角,各自的人生都面對着不如意的事-婚姻破裂、婆媳糾紛、事業出現危機……但透過一場龍舟賽,他們找回尊嚴、自信,或是認清自己的路向。也許在鏢壇中,都有很多希望透過飛鏢拾回自信,或是尋找自己的價值的人,默默地努力着。

梁啟勳奪得HK Open男子組冠軍。(圖片來源:香港飛鏢聯合總會 Facebook)

掟鏢如做人,總不可能一帆風順,輸的次數亦遠較贏的多,但只要不再害怕失敗,哪怕往後再遇到什麼挑戰,都能安然面對。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股中人早點(2019/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