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業界代表無公關

Published on 12-02-2021

香港飛鏢運動員揚威海外,固然是本地鏢迷所樂見,而對矢志成為業界代表、聲言要把飛鏢運動推到亞運及奧運舞台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而言,若揚威海外的是「自己人」,自然格外高興。

4月27日,由飛鏢好手梁啟勳(FB)、林鼎智(Royden)、梁雨恩(Cathy)、余子安(Mica)和楊開森(Samson)組成的香港隊,在馬來西亞舉行的Soft Darts World Cup 2019勇奪冠軍兼贏得2萬美元獎金,亦是港隊自2016年賽事首屆舉辦以來,第二次高舉冠軍獎盃,賽後Cathy更獲選為MVP。

港隊第二度奪得軟式飛鏢世界盃冠軍。隊員包括(左起)梁啟勳、余子安、林鼎智、梁雨恩和楊開森。(圖片來源:The World Soft Darts World Championship)

比賽當日,Soft Darts World Cup 的主辦方Dartslive不時在其Facebook專頁舉行直播,當中包括有港隊出場的賽事,吸引了不少本地鏢迷關注。然而,HKDFA卻一直噤聲,既沒有在賽前分享任何與賽事有關的資訊,亦未有在比賽當日呼籲鏢迷為港隊打氣。

直到當晚港隊奪冠消息一出,HKDFA立即找來港隊上台領獎的照片於Facebook發帖,向五名隊員送上「熱烈祝賀」,盛讚他們為「香港之光」。翌日,總會的興奮之情仍未有減退,分享本地傳媒有關港隊的報道之餘,並附上一句:「香港鏢手再次登上世界盃之巔!」。兩日來發帖兩篇,合共讓HKDFA獲得近400個「讚好」和「心心」。難怪有鏢迷打趣道,每當有香港鏢手得獎,最開心的一定是HKDFA,因為「冇獎攞就冇Post出㗎喇」。

HKDFA發帖祝賀港隊奪冠。(Facebook截圖)

難得香港鏢手再度成為世界第一,HKDFA自然要想方設法分享喜悅。5月15日,總會在Facebook發帖,稱五名港隊成員在立法會「巧遇」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又聲稱對方「盛讚各人代表香港取得世界冠軍佳績!」。

相比港隊獲得政府高官的一言半句讚好,筆者其實更關注港隊成員為何會忽然到訪立法會,可惜該篇帖文並無交代。一查之下,原來眾人在總會主席羅啟邦的陪同下,帶同冠軍獎盃及2萬元的道具大支票,與工業界立法會議員吳永嘉會面。但願當日他們除了拍大合照留念,亦有就如何發展飛鏢運動、加強對飛鏢運動員支援等實質議題交流意見。

巧合地,在今年1月贏得BDO女子世錦賽冠軍的日本知名鏢手、Dartslive official player鈴木未來(Mikuru Suzuki),5月16日亦帶同其冠軍獎盃與日本體育廳長官鈴木大地會面,事後體育廳及Dartslive均在其社交平台及網站簡介事件。會面期間,鈴木未來分享自己接觸飛鏢的經歷和掟鏢技巧,二人亦有討論如何推廣飛鏢運動。鈴木大地稱,飛鏢是一項老少咸宜的運動,希望能夠將它進一步推廣至傷健人士群體,部分當地傳媒亦有報道事件。

日本體育廳在Twitter發布鈴木大地與鈴木未來會面的訊息。(Twitter截圖)

不論是政府部門還是私人機構,不時都有上述這類會面活動,讓接見者和被接見者各取所需。前者透過接觸不同界別的人士,了解行內發展或其他所需資訊;後者則把握機會表達訴求,同時顯示自己獲有權勢的人士或團體重視。事後雙方各自交代會面內容,吸引外界注意或媒體報道,期望藉此提升自身形象。

出Post很容易,但出一個好(至少不算差)的Post則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上述三個單位之中,日本體育廳的帖文算是「上品」:內容詳盡,交代官員向鏢手學習掟鏢之餘,亦不忘提及官員對發展飛鏢運動的意見,提煉出一些具新聞價值的要點。

吳議員的帖文可勉強視為「中品」,交代與榮登世界冠軍的香港飛鏢隊會面,雖然有話題性,可惜實際會面內容欠奉,只利用hashtag留下一句「政府未來要加強支援飛鏢運動」,未有進一步提出個人觀點。

吳永嘉(左三)與羅啟邦(左四)及港隊成員會面。(Facebook截圖)

至於HKDFA則有獨特的出Post技巧,選擇隻字不提港隊與議員會面的正事,而是分享隊員偶遇局長並獲讚許的花邊消息。此舉非但對關注飛鏢發展的鏢迷而言並無意義,還弄巧反拙,引來一名網民留言,質疑鏢手們與高官合照的目的何在,可列為「下品」帖文的參考例子。

相比偶遇局長,下方的網民留言質疑其實更具話題性。(Facebook截圖)

HKDFA的慶祝之旅當然不會就此結束。5月20日,多名總會大使與懲教署飛鏢隊進行友誼賽,順道為有份出力奪得世界盃冠軍的四位成員舉行祝捷會,捧盃影相自然是指定動作。翌日早上,總會為世界盃留下倩影,再次對得獎大使致謝:

當「業界代表」不斷大讚四位大使之時,筆者卻想起港隊內那位未有現身祝捷會的非大使成員—Samson。縱然Samson在整個軟鏢世界盃賽事中都擔任後備,連一次上陣的機會都沒有,但他都是憑着自己過往的出色表現,才能爭取到港隊中的一席位。即使他在捧盃一事上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貢獻,相信鏢迷都會認同,他也是有資格一同分享得獎的喜悅。情況就如足球世界盃中,即使冠軍球隊內的後備龍門由始至終都沒有機會出場,但球迷都會認同他是球隊的一份子。反觀HKDFA的帖文,雖未至於有兔死狗烹的感覺,但難免讓人覺得發帖者思慮未夠周全。說到底,都是公關技巧問題。

HKDFA的公關技巧欠奉,從它一直以來的Facebook帖文可見一斑。有定時瀏覽總會社交專頁的鏢迷可能會留意到,它會選擇性關注鏢壇動態,對有關其大使或高級教練奪獎的消息尤其着緊。某些大型賽事由開始報名到活動結束,可能一直都得不到HKDFA幫忙轉發消息,呼籲鏢迷參與或關注事件;假如其大使或高級教練該賽事中成功得獎,則會令它從沉睡中甦醒,連忙發帖公佈喜訊「吸Like」。

不經不覺,HKDFA已成立了超過一年。綜觀它一直以來的動向,與其說它是一個以成為飛鏢界體育總會為目標的組織,倒不如形容它為一間獲大量政商界人士支持、與個別媒體或團體關係友好,並成功招攬了多名實力派本地飛鏢運動員的高級私人俱樂部。總會表面上積極向外界介紹香港鏢壇發展得如何成功,但擔任它的大使或教練的鏢手,也許才是它真正關心的對象。

假如這個以「瞄準、凝聚、推展」為理念的組織,其對象只是一小撮本地飛鏢好手,那麼它確實成功實踐了其理念;至於它到底為鏢壇帶來什麼正面影響,對鏢迷及其他業界持份者而言,可能永遠都是個謎。

HKDFA成立已超過一年,惟其網站仍在”Coming Soon”,令人大開眼界。(HKDFA網站截圖)

當有組織豪言要為飛鏢業界謀取更大的表演舞台,其實它同時正在鏢壇之中畫一個圈子。《動物農莊》提到:「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若把這句話稍作修改:「所有鏢壇份子皆重要,但有些份子比其他份子更重要」,會否就是某些「業界代表」推崇備至的觀念?

黃子華與劉青雲於棟篤笑中有一金句:「做人冇公關,食X㗎喇。」同樣地,做業界代表無公關?食X㗎喇。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More Stories
通告易:吳光正提私有化會德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