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樂】失性非一日之果

Published on 02-11-2019

現代男人的浪漫,豆腐火腩飯已聽得太多。到底為什麼?毋須詳述。女人不明白的,就是男人的浪漫。但林嶺東導演電影的江湖兄弟情,即便女人不明白,亦不多問。此乃高度。

周潤發的經典對白:「我講嘢大聲,唔代表我冇禮貌。阿SIR!」讓男影迷不再懼怕被人質疑自己的說話方式,讓本應低頭的瞬間變得理直氣壯。而電影中,最值得學習的,是導演善用演員說故事。梁家輝飾演的阿耀率直衝動,不知天高地厚,與歷盡滄桑的正哥(周潤發飾演)成對比;電影一幕正哥以煙代香,為殺死太太的行為懺悔,為逝世的愛人默哀,主角憶起往事的片刻,導演沒有使用其他創作人常用的方法,加插回憶片段,而是以慢鏡拍攝主角吸煙 :煙化成一縷縷帶不走的思緒與過去,相比以兇殘、激烈的畫面刺激觀感,香煙的美態更引發無限想像。聯想之寬闊,無與倫比。

《監獄風雲》截圖

[以下有雷]

電影中的正哥與阿耀,和觀眾態度相若,同有一顆向善的心,卻被現實社會逼得無可奈可,就算你坦誠認罪、悔改當初,仍然諸事不順,被欺負、被針對、被「砌生豬肉」。監獄隊長殺手雄猶如魔鬼使者,以制服為名,以私心為實,利用自己的權力打壓憤力向上爬的善人。觀眾投入其中,同樣討厭殺手雄,但犯罪有後果,在獄中犯錯更是恨錯難返,在制度以內只能生存,時機對的時候才出一口氣。

劇情需要,必須步步逼進。正哥看見好朋友阿耀被政治霸權玩弄其中,忍辱負重找各方求援不果,目擊好友忍受不住而自殘,此乃伏線。一而再,再而三,阿正面臨將近出牢之日只能忍 。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於牢中學得的人生智慧。命運弄人,殺手雄氣難消,再次於牢中引發內訌,正哥不忍再作替死鬼,多翻掙脫,面臨挑釁,素有積怨的囚犯營造戲劇張力,讓氣氛愈推高漲,開展了囚犯間的打鬥場面。

《監獄風雲》截圖

血腥、暴力掀起高潮的序幕,主角的眼神已從壓抑的人類變成原始的野獸。拳打腳踢,自傷殘殺的片段中續見主角的雙眼變成失控野性的攻擊者,中了當權者的圈套,達至無可挽回的局面。獄警以高壓水槍制服囚犯,已見主角雙眼瞳孔放大,猶如獲勝的捕獵者,緊緊抓著獵物,抵抗,咆哮。

殺手雄的出現正要坐享其成,但他不但看小了人的原始力量,更重要是他喝止了獵食的過程,製造空間讓野獸重整計謀,同時讓觀眾稍息片刻,迎接最後高潮。

物極必反。不斷被壓抑、被逼服從,囚室中的怨氣四起,再無規矩可言。空間的混亂更突顯主角的目標清晰,眼中只有欺善怕惡的殺手雄,緩緩地爬上高架床,以囚室的一排床為前進的跑道,大叫,伴隨挑戰權威的決心,平凡、原始的在囚者飛撲至漠視人性的獄長;大笑,已再無法看見主角的雙眼,瞇起的笑眼盡顯勝利者的滿足;失性,主角延續他原先的捕食,活活地咬走獄長的耳朵;勝利,緊握拳頭,仰天狂笑。

短暫的勝利,後果可想而知。值得不值得,對或錯,導演沒有加插他的意見,他就如紀錄片導演,把大自然、最自然不過的景象放在大家眼前。在大自然,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沒有絕對的答案,但發生了,你會有自己的觀察,自己的覺悟。
|《監獄風雲》| 1987 • 導演 林嶺東
出品人 麥嘉 • 編劇 南燕 • 配樂 盧冠廷

[tmm name=”%e8%99%8e%e8%b2%89″]

原文列於作者Instagram,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深夜點播】陳靈書🎧Singin’ In The 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