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禁酒令」變「禁酒吧令」 飛鏢發展再受打擊

近日特區政府猶如《九品芝麻官》的方唐鏡上身,在限制人群聚集以減低市民交叉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安排方面「彈出又彈入」。

《九品芝麻官》(網上圖片)

筆者早前提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稱有意透過修訂法律,暫時禁止全港8,600間食肆、酒吧或領有酒牌的食肆售賣及供應酒類飲品,原因竟是 「飲醉後會有更親密行為」。話音剛落,有行政會議成員隨即公開唱反調,指 「禁酒令」「到皮不到肉」,既無助減少人群聚集,亦可能引來司法覆核。結果,林鄭月娥數日後「跪低」,宣布撤回 「禁酒令」建議。

事隔近一星期,政府於昨日刊憲宣布,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行使《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所賦權力,要求主要用作售賣或供應酒類處所(即酒吧或酒館)必須於今日傍晚6時起關閉14天,直至4月17日下午5時59分為止,違例者最高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

陳肇始昨晚召開記者會解釋 「禁酒吧令」。(NOW新聞截圖)

連月來的防疫抗疫工作顯示,政府往往沒有從被規範者(市民、商戶、組織等)的角度設想,事前亦未有與各行業人士有充分溝通,導致推出的措施很多時候都被批評「離地」、無所適從;即使參考外國做法,卻「抄啲唔抄啲」,不倫不類。結果抗疫不成,反而加深民怨。

單就「禁酒令」變「禁酒吧令」一事為例,林鄭月娥起初稱「酒吧不賣酒可以做其他事情」,已經令人吐血;如今政府急忙宣布酒吧停業,卻沒有提出相應支援措施,將停業後的各種營業問題留給店主自理,處理手法完全欠人性化。要知道英國政府早前宣布全國所有餐廳、戲院、酒吧、咖啡店及健身室等娛樂場所立即停業時,同時宣布會為無法出糧的企業代付員工八成薪金。特區政府會有魄力提出類似措施嗎?

說回飛鏢業界的困境。近期社會上的飛鏢交流活動幾近完全停頓。 香港能夠掟鏢的地方主要分為兩類:飛鏢道場和酒吧。前者早已因為市道慘淡而水盡鵝飛,加上政府早前宣布多項處所需要暫停營業14日,有道場因擔心會誤墮法網而索性休業;後者如今亦要硬食禁令,拉閘收舖。值得留意的是,政府可以因應情況而延長停業禁令,到底酒吧能夠多熬多少個14日?

政府宣布,酒吧暫時停業至4月17日,(作者攝)

道場和酒吧禁止營業,下一步就是影響到飛鏢聯賽的進行。本港三大飛鏢聯賽:Dartslive Super League、Phoenix Official League和香港飛鏢會聯賽,至今仍然未公布開季或復賽日期。假如掟鏢場所稍後不幸出現結業潮,絕對會影響到賽事運作。上述三個聯賽主辦單位,不可不察。

來到尾聲,筆者希望「表揚」一下身為飛鏢「業界代表」的香港飛鏢聯合總會(HKDFA),為香港社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樹立榜樣。政府連日來以口頭呼籲和訂立規例的方式,希望市民減少聚集,如非必要就不要走上街頭,減低疫情在社區傳播的風險。HKDFA現時雖不屬於任何一種政府已下令停業的處所,但都選擇響應政府呼籲,早於疫情肆虐初期已自我隔離,遠離鏢壇至今,其堅毅精神實在可嘉。在此祝願HKDFA一眾幹事及工作人員身體健康。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Email: 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