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安資管料港股短期波動性維持高企

Published on 03-06-2020

信安資產管理發表報告,認為隨著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立法決定草案之後,有機會再次引發前一段時間靜止下來的大規模示威活動,尤其是在10月立法會選舉之前,目前一切都取決於《國安法》的實施詳情。一旦本港政治環境再趨緊張,將有機會影響香港經濟復甦的進度。

《國安法》之上,若美國取消對香港的特殊經濟待遇,是另一極大的不確定因素,措施有機會大大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外商投資的取態及資金流向。一旦美國總統特朗普暫停香港的獨立關稅優惠,亦會對本地經濟,尤其對本身前景依然暗淡的出口、轉口業務帶來進一步打擊,惟這一切亦取決於特朗普希望推行相關政策的力度與時間。

無論如何,本港經濟今年幾乎肯定會繼續衰退。去年大規模示威活動的影響未完全消退,消費、外貿、投資活動本身已基本停滯,加上年初疫情的打擊,及今年進一步的不明朗因素,縱使政府至今公布的財政措施規模已相當於GDP的一成左右,本港全年經濟較大機會進一步下行,全年負增長或擴至4%至5%。

投資市場方面,恒生指數五月下挫近7%,表現是環球主要股市中最差,主板沽空比率進一步攀升至近21%,創1998年有紀錄以來最高。同一時間,港股波動性持續增加,以90天價格波幅來量度,恒指波幅上升至2012年來最高。

雖然過去一段時間,南下資金持續增持港股,首五個月累計已達2,740億元,超越2019年全年的總和;同一時間,內地投資者市場佔比亦持續上升,惟短期內,港股承受的壓力仍相對較大,對內面對本身經濟及政治前景,以及盈利下調壓力等負面因素;對外則要面對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及環球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以至環球經濟的復甦進度,港股短期波動性料維持高企,包括地產、收租、零售及金融等一眾本地股面對的挑戰或相對較大。

至於債市,若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或引發個別評級機構進一步下調本港主權評級。過去一段時間,評級機構在調整香港評級時,都曾提及以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自治程度作釐定香港評級的條件之一。短中期內,緃使香港仍難以被其他內地城市如上海或深圳等所取代,惟中港日益緊密的經濟、財政及社會政治聯繫,或令個別評級機構重新審視香港目前的主權評級,尤其在內地評級面臨下調的情況,香港將難以獨善其身,企業在港發債成本或將進一步提升。

聯繫匯率制度方面,截至四月底,香港外匯儲備規模達4,400億美元,是基礎貨幣兩倍以上。另外,假設以1美元兌7.8港幣之匯率計算,目前外匯儲備規模相當於港元貨幣M3約46%。此比率高於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期之38%,與2003年SARS時期約43%以及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約36%,足以保證聯繫滙率制度的穩定。

儘管港元一年遠期曾跌穿7.85弱方兌換保證水平,但由於現貨仍保持強勢,貼近7.75強方兌換保證,相信遠期匯率突然大幅波動,主要是由於《國安法》的消息傳出後,推升短期避險對沖需求所致,而目前港元一年遠期匯率已逐步遠離弱方兌換保證水平。

事實上,海外市場大幅減息令香港擁有拆息優勢,1個月港元拆息(HIBOR)與美元拆息(LIBOR)的差距目前位於歷史高位水平,吸引資金持續流入本港,引發套息交易,令香港銀行體系結餘由低位540億元回升至近950億元,流動性狀況有所緩解。目前並沒有明顯跡象顯示有大量資金流出港元或銀行體系,加上未來中概股來港第二上市或帶來一定資金需求,這些因素或令港元匯率維持強勢,並抵消部分美國方面決定的負面影響。

More Stories
【深夜點播】古亦🎧 歌詞背後(十) LMF《惡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