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馬風塵】飛鏢與桌球:命運迴異的發展路

筆者偏好瞄準類的運動。自高中時期起,不時約同學於假日到康文署體育館打美式桌球,數十元就能消磨一個下午,不亦樂乎。由打桌球轉到掟飛鏢,始於數年前一次中學同學聚會。當時自己初次接觸電子飛鏢靶,已覺得很有趣,從此與這門運動結下不解之緣。由一開始抱著娛樂心態,到道場投幣玩電子飛鏢機,到希望技術能夠更進一步而不斷練習,再到近期硬著頭皮加入飛鏢隊參加聯賽,確實沒想過,自己的飛鏢路能夠走得這麼遠。

沒有過人的技術,唯有靠後天努力,將勤補拙。紅磡一間桌球室內的飛鏢區,是筆者假日練習的好去處。每次去到那裡,都會看見幾位小學生在上美式桌球班。聽他們與導師的對話,估計是來自同一學校的學生,並將會參加學界比賽。另外,飛鏢區內近日亦貼出一張海報,宣傳由康文署贊助的「美式9號球公開賽」。上述兩個小片段,彷彿折射出本港飛鏢與桌球運動發展的迴異命運。

康文署贊助「美式9號球公開賽」。(作者攝)

香港桌球總會多年來舉辦的各項英式及美式桌球比賽,一直獲康文署贊助,這全因為總會乃港協暨奧委會會員之一,受惠於署方的「體育資助計劃」(見《且談飛鏢(下)》)。2017–18年度,總會單是透過這個計劃,已獲得逾240萬元。

另外,康文署自2009–10年度起推出「培育系統計劃」,協助各體育總會發掘和培育有潛質達至精英水準的年輕運動員。獲資助的體育總會可利用相關款項,推行體育發展計劃、籌辦本地賽事,為代表隊提供密集訓練,以及讓成員參加海外訓練及比賽等。 香港桌球總會上年度便透過此計劃,獲得近36萬元資助金。

對於上述計劃,本地飛鏢運動員只能說聲「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假如講錢傷感情,那麼轉個話題,談談硬件,談談軟件。

早於十多年前,康文署眼見壁球場使用率不斷下滑,遂將部分壁球場改變用途,擺設美式桌球檯,為年輕人提供不吸煙、不飲酒的場地練習桌球,對改變大眾對這門運動的觀感和普及桌球運動有一定作用。署方現時有11個體育場地合共提供4張英式桌球檯及21張美式桌球檯供公眾人士租訂,這些設施去年的使用率為65%,與網球場(63%)和乒乓球室(66%)相若。

順利邨體育館桌球中心於2010年1月啟用。(圖片來源:康文署)

一個壁球場的面積為9.75米乘以6.4米,而一個硬式飛鏢區所需的空間約為3米乘以2米,即一個壁球場可設置約10塊硬式飛鏢靶。假如康文署能夠在全港騰出幾個壁球場並改建成飛鏢區,對有意學習飛鏢的人士而言,已是很大的幫助。

此外,桌球作為香港體育學院「A 級」支援精英體育項目,運動員除了可在體院享用先進訓練場地,還有教練團隊、全面的運動科學及醫學支援等。桌球訓練系統Sight Right的創辦人Stephen Feeney今年就應港隊邀請,利用系統協助港隊訓練,改善運動員擊球時的準繩度。Sight Right雖能夠同樣應用於飛鏢運動,但對於未能在體院佔一席位的本地飛鏢好手,自然無法接受同類訓練。

香港體育學院為精英運動員提供最新訓練科技。(圖片來源:政府新聞公報)

成立快將25年的香港桌球總會,最令筆者欣賞之處,是「制度」。它建立出一套完整的教練及運動員架構,有效培訓人才。以英式桌球運動員為例,總會透過舉辦學校體育推廣計劃及各種程度的訓練課程,為年輕一代提供接觸桌球運動、提升個人技術的渠道,表現良好的學員更有機會獲安排參與青少年培訓,甚至港隊培訓計劃,逐步朝著為港爭光的目標進發。

回望本地鏢壇,雖然什麼都缺,卻不缺逆境自強的精神,「自己鏢壇自己救」:沒有政府場地,玩家就以飛鏢道場或提供飛鏢設施的酒吧為練習場所;沒有培訓計劃,有團體及資深鏢手就開班授徒,向年輕一代,甚至長者推廣這門運動;沒有政府對運動員的財政支援,本地飛鏢好手就努力爭取代言人合約或各種商業贊助,並透過參加海外賽事贏取獎金,解決生計;沒有政府對飛鏢運動的重視,飛鏢運動員就衝出香港,以亮麗成績證明:香港人掟鏢,毫不失禮。

本港全職飛鏢運動員林鼎智(Royden),多年來經常到外地參加大型飛鏢賽事。(圖片來源:THE WORLD SOFT DARTS WORLD CHAMPIONSHIP)

然而,要讓飛鏢運動健康而蓬勃地發展,除了需要政府重視和支持,亦需要貼地和做實事的「業界代表」。港協暨奧委會的會員資格對發展一門運動有多重要,筆者不再贅述,如何走進這個「大爐」,與其他體育總會一同「取暖」,盡力覓得各種支援以推動飛鏢運動發展,是「業界代表」最需要思考的問題。相反,偶爾在社交網站發文,匯報個別飛鏢好手的參賽表現,縱使能為自身提升丁點知名度,對業界發展卻無實質作用。畢竟,「Like」是不可以當飯吃的。

古亦

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電郵:kooyik.lifeishard@gmail.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與股同行】博同程藝龍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