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有毒】異能+頭腦=破案

Published on 10-02-2019

如果有朝一日,你擁有特異功能。你可以體驗面前的屍體是如何死去,但隨即被卷入兇殺案,受到嚴刑迫供,勒索金錢,你會如何做?

美國長大的主角,深受「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話影響。決心要令死者安息,還無辜者清白。這便是故事的開幕。

被以刑換供時,有一點是主角自作孽,明明符合要求入籍美國卻只拿綠卡,使得本來可以在美國領事館介入而得到基本人權的機會沒有了。

(美國駐港領事館Facebook)

持有美國綠卡的華人律師,被中國地方警局稱「假洋鬼子」、「笑面虎」,透過千人計畫成為省法律顧問,及接觸省長。又要脅以當年嚴刑逼供醜聞起訴地方警局,成功介入一宗死亡案件。作為決心要冤(全)案(力)不(打)再(臉)出現之路的起點。

作為男主角當然會有一女警員作為助手。助手是地方警局的菜鳥警花,故事開首時,筆者以為會是內海薰這樣的歡喜冤家。但最後竟是親如父女的師徒關係(岸谷美砂?)。

在這故事中,主角能力不是萬能的,因只能看到臨死前的畫面。所以在第一個案件中主角的破(打)案(臉) 計劃便遇上了問題:死者沒有看見兇手。只知道是受到空氣中毒而死。幸好在偶爾機會下,發現了真相,原來是因鄰居的中藥熏蒸工序所產生的有毒氣體引致中毒死亡。

又因故事在開首已知死因,主角主要工作便是利用法証尋找証劇及尋找兇手真身及所在地方。

例如在第二個案件中,為把真兇繩之於法。主角尋求大學化學系支援,花費六位數字來分析油漆,以縮小範圍令真兇合理地浮上水面。

對於主角而言,破案最大困難是如何合理地證明兇手犯案及找出兇手(主角很多時只知道兇手外表)及找出死者身份。所以主角破案方式往往非尋常方法。

如A市死人,卻在B、C市找出死者身份。以律師身份幫助公司收購以把罪犯共聚一堂。

大張旗鼓,用過千警力裝兇作勢,利用心理壓力逼使兇手坦白從寬。乃至以更換身份證名義,收集一批指紋,找到兇手。

使外人誤會他是依靠天馬行空、膽大心細、後台強硬才能破案。使其異能不會暴露。

(內地現任公安部部長兼總警監趙克志)

可能因為故事作者是讀法律出身,所以書中有不少法律科普及中美法律比較。本故事時作者尚有師夷長技之心。可惜是在最新的作品中,這優點沒有了,他的新書成了宣傳公安的文學作品。

正如同平台的《黑鍋》,小說版明明是寫黑警,但影視化後卻成了宣傳公安的「偉光正」,除了名字外,劇情全人設大改。

某方面可看出維尼掌權後,內地文學的避諱多了。這令筆者想起了日本的《圖書館戰爭》。

但有一點筆者是很認同主角的是,程序正義是很重要,當連程序正義也不能夠保障時,還談什麼結果正義。

二次元的神農氏

某老牌大專畢業生,90後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堅信萌即正義。

Email: ykopkbqi@yahoo.com

版權屬作者所有,普洛托斯時聞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More Stories
【深夜點播】渺渺 🎧TONick《你好》